第六百五十六章 自讨苦吃

    萧辰听到这里哪还有不明白的,这不又一个宴会上想找茬的人物吗。真搞不懂他们为什么要在宴会上找茬?

    孟子默则是在一旁暗暗的笑了起来,身为漠北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大多都是知道柳皓彦是一个什么样的性格的,像柳皓彦这样睚眦必报的人,萧辰在他的手里肯定讨不到好的。

    想想自己的满腔怨气,都有人帮自己出气了。孟子默觉得甚是高兴,不过为了此时孟家的脸面,他才没有笑出声,只是一直在隐忍而已。

    柳皓彦在孟家受了如此的气,心中一点都不高兴,他觉得一定要到宴会的时候吧,萧辰狠狠的教训一顿,不然真的对不起他柳皓彦一直在外的威名。

    因此柳皓彦连带着看着孟子默也有些不顺眼,斜眼看了孟子默一眼,然后就跟孟家家主说道:“请帖我已经带到,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柳皓彦因为是在孟家遇到了萧辰,因此也稍稍的记恨上了孟家,因此在面对孟家家主的时候,并没有十分的恭敬和礼遇。

    这让孟家主十分的不爽,他们家在漠北纵横许多年也没有人敢如此对待他,就算是柳家的家主来了,再不说,该有的礼遇也会给他的,如今却有一个毛头小子,下了面子,孟家主的内心可谓是十分的不平。

    萧辰是一个多么聪明的人啊,他只用看一看孟家主的表情,就知道孟家主此时心里在想什么了。心里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

    柳皓彦的失礼让孟家主十分的生气,但是他也不好表明出来,因此就只是嗯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

    柳皓彦见孟家主这样直接抬脚走人了,孟子默见此情形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还是舔着脸笑着说道:“这样吧,我去送送柳二公子吧。”

    孟家主也觉得此事不能失了礼数,于是就点了点头,但是还没有说话。

    柳皓彦也知道他自己有些地方有些失礼,但是他觉得以他们柳家在漠北的势力,他完全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

    至于孟家主,就算是掉了他的脸色又能怎么样?因此柳皓彦对此无以为意。

    孟家主见柳皓彦离开,于是也起身道:“我书房里还有点事,先上去了,萧辰你自便吧。”

    萧辰在孟家受到的待遇可谓是有些轻慢了,不过萧辰对此表示不怎么在意,他正想观察一下,这孟家现在是不是可靠。

    因此这次的宴会就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如果他想的不错的话,这次的宴会应该大有玄机。

    不过现在还是探查不到的,一切的一切都要等着宴会当天才能知道被掩盖下的真相。

    萧辰坐在沙发上思索着,过了没有一会儿孟子默就回来了,孟子默看到萧辰还悠然自在的坐在沙发上,于是就轻轻地嗤笑了一声。

    “没想到你这么好运气,能让我去点名邀请你去参加柳家的宴会,这可是你的福气呢!”孟子默看似恭喜的说道,实际上内心却是恶毒的想着到时候柳皓彦会怎样的对待萧辰。

    想到萧辰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出糗,孟子默就觉得自己的内心十分的兴奋,毕竟自己在萧辰的手里已经吃了几次亏了,他现在万分迫切的想要去整治萧辰,奈何一直都被萧辰戏耍,此时有了柳皓彦的帮忙,那么萧辰这一次必定会栽个跟头。

    孟子默心里的恶意萧辰几乎不用观察都能感觉到,因为已经满满的都是溢出来的感觉了,萧辰光是坐在那里,就能够感觉到来自于孟子默身上的重重的恶意。

    不过萧辰对此并不引以为意,在他的眼里,这种事情根本都不值得关心。不过萧辰比较好奇的是,怎么这一个两个的都喜欢在宴会上整出来这一出呢?

    之前的谢文亭,如今的柳皓彦,一个两个的,都要在宴会上争点什么,是不是他们这些纨绔子弟除了宴会就没有别的方式了?

    孟子默看着萧辰毫不在意的表情,心里面恶气满满,但是此时在孟家他也不能对萧辰做出来什么样的举动。

    毕竟之前家主可是严重警告过他的,他也不敢违抗家主的命令,因此孟子默只能把这一口恶气憋在胸口。

    现在就慢慢的享受吧,等到宴会上面,柳皓彦会让他好看的!柳皓彦这个人有多么的残忍,他们私底下都是知道的,有不少的人都是被柳皓彦玩死的,不过碍于柳家家大势大,大多数的后续处理都是柳家给他摆平了。

    如今萧辰得罪了柳家二公子,那么一切都不用他动手了,他只要坐着看戏就好了。

    想到这里,孟子默看着萧辰的眼里都带着一丝丝的寒光,他现在恨不得这些寒光仿佛一把刀子一样,能把萧辰给戳穿了!

    萧辰无奈的笑了一声,然后像是喃喃自语,也像是说给孟子默听一样:“有能力的人会自己动手,只有没本事的人,才会祈求别人的帮忙。”

    萧辰说完以后就转身离开了,徒留下孟子默站在原地暗自咬牙。

    他这是什么意思?是觉得我没能力?还是瞧不起我?孟子默的眼睛都快要出血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管家过来也不敢上前多说一句话。

    参加宴会是要准备礼服的,其实男士的礼服还是稍微简单的了。

    孟子默本想借着这个来嘲笑一下萧辰的,毕竟这个人是一个土包子,什么见识都没有见识过。

    但是萧辰之前用赌马赢了一大笔钱,因此他本人是不缺钱的,所以孟子默根本没有这个机会来嘲笑萧辰的。

    不过就算是萧辰现在有足够的钱可以包装一下自己,这一次的礼服还是孟家全承包了,孟家主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让别人说他们家的客人要去参加宴会还得自己准备衣服的。

    因此碍于面子,孟家主就算是内心十分的不喜欢萧辰,也不能不去给萧辰准备参加宴会的礼服,相反,他要给萧辰装扮造型,挑选礼服,整个人打扮得十分光鲜亮丽才可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