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出头鸟

    因为只有这个样子,才能够彰显出他们漠北孟家的待客之道。

    孟家主是十分要面子的人,孟家在外也毕竟是一个名门望族,他断然不会让任何有碍于孟家面子的事情发生。

    不过有人准备礼服,还不用自己花钱,萧辰自然是乐意的。

    而此时的柳家,也就是这场宴会的举办地点,正在开着一场小型的会议,会议的讨论的重点就是这次的宴会目标。

    是的没错,柳家办这场宴会还是有目的性的,不过说的也是上流社会哪一家举办宴会是没有目的性的呢。

    只不过他们目的都是不一样的罢了,因为在这个会议讨论的会议室里面,除了柳家的几位高层人员,还有一些人是来自于紫阳宗的高层人士。

    这场会议的讨论,说是柳家家族内举办的,但是实际上却是紫阳宗要求柳家举办的。

    他们真正的目的就是想要找个借口,将整个漠北有权有势的大佬聚在一起。

    毕竟没被这么大一块地方,紫阳宗也不能全权的照顾到,而且他们要是全部都沦落到了自己人的手里,那么其他的世家就该奋起反抗了。

    因此为了不造成这种局面,这才有了这么大的一场宴会。

    而且为了不让其他的势力感到怠慢,这一次去送请帖的都是柳家的正经嫡系公子。

    所以才有了前面的柳皓彦去孟家送请帖的场景。

    不管是柳家还是紫阳宗,都觉得他们这一次摆低了姿态,给了这些人应有的尊重,那么这件事情就会好解决一点点。

    至于一些不好解决的那么他们私下里会动,用别的来解决。

    因为请帖是送到孟家的,就算柳皓彦点名了,萧辰也依然没有请帖,所以就只能跟着孟家的车一起到了柳家。

    车上只有两个人,就是孟家主和萧辰,至于孟子默,他早早的就来到了柳家,据说是柳皓彦相邀。

    孟家主对于孟子默搭上柳皓彦这么一根线还是十分满意的,于是就早早的放了孟子默出去。

    见到了宴会厅之后,就有人走上前来邀请孟家主。

    “孟家主,我们家主有事相邀。”

    萧辰沉了下眼眸,柳家这次举办宴会的目的绝对不简单,据他这两日来的打听,柳家已经把漠北所有势力的人都邀请了。

    正装弄的那么大,就是不知道柳家这次想要做什么了。

    因此萧辰走过去的时候,装作不经意的碰了一下孟家主。

    “见谅,刚刚想事情,一直没有注意。”萧辰立刻就道了歉。

    孟家主听到萧辰这么说也不好在继续追究下去了,而且柳家主还在等着他。因此孟家主只好笑了笑,然后说道:“无事无事,我这边还有事先走了,你先到处逛逛吧。”

    说着就跟着来人走了,只留下了萧辰一个人。

    萧辰一个人往酒会的宴会厅走过去,还没走进去就看见了柳皓彦被以孟子默和张勋一为首的一群年轻人簇拥在其中。

    不用别的,光用看脸就知道他们一定是在无所不用的恭维着柳皓彦。

    某种程度上,萧辰是不排斥拍马屁的,但是像这种无意义的奉承萧辰还是觉得没有必要的,而且还是十分的看不过去。

    不过无论怎样,这是他们的事情,萧辰觉得自己没有必要插手。

    萧辰找到服务生要了一杯香槟,然后站在玻璃窗前看着窗外的一切,灯红酒绿。

    而此时的孟家主,已经完全惊呆了,他没有想到柳家家主不仅仅只邀请了他一个人叙一叙。

    孟家主过来的时候,这个会客厅里面已经有了五六个人了,他一一的看过去,这里面都是熟悉的面孔,全是在漠北有一定权势和势力的人。

    孟家主眯了眯眼睛,他没有想到柳家居然会把这么多的人聚在一起,孟家主的心里十分快速的盘算着柳家的目的。

    然而让他更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在漠北稍有名气或者权力的人都来,到了之后,又进来了三个人,这三个人孟家主是见过的,是紫阳宗的高层。

    他书房的资料上就有这些人的消息,此时这三个人出现孟家主也是老油条了,哪有什么不明白的。

    “今天呢,叫诸位来就是有一件事情,紫阳宗统领了整个漠北,但是漠北的利益还是要分配一下的。”柳家家主笑着说道。

    虽然表情是笑着的,但是在场的人并没有感觉到他的善意。

    “今天所有的一切分配都是按照紫阳宗的分配来的。至于你们手中的利益,我们也不抢夺,只要上交三成就可以了。”紫阳宗的一名长老说道。

    其他的家主都是十分的不满,毕竟在紫阳宗之前,他们都是一个人独吞那么大的一块利益的,如今却要让出三分利,这可不是普普通通的蝇头小利!

    但是此时也没有人站出来,他们就只能沉默着。

    孟家主心里打起了小九九,无论如何今天这件事情不能立马敲锤子定下来,怎样都得把这个事情先拖一拖再说。

    于是孟家主开头说了一句:“三分利,这利有点不小啊!”

    这种时候只要有了一个开头的人,那么后面的人就会立马跟上:“确实是,你们什么都不做,开口就要了三分利,这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我们做自己的生意好好的,为什么要给你们利?”

    紫阳宗的一个长老拍了一下桌子:“我们可以保证你们交过利以后,不受任何小门小派的骚扰!”

    这话说的十分有含量,甚至还带着某种威胁,不受骚扰,那么不交利的话,估计就会受到紫阳宗的骚扰了吧。

    在场都是各个家族的家主,能换到这个位置,都是老油条了,这话里的意思,有哪一个还听不明白的?

    因此大家都噤了声,这种事情不好做出头鸟,一个搞不好就全玩儿完了。

    孟家主沉吟了一声:“这件事情不是小事,我一个人做不来决定,我得回家跟族里商量一下。”

    无论如何,这件事情得先拖住再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