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紫阳宗来人

    而其它的大佬听到那三人跪下行礼以后,都有些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们这些人并不依附于紫阳宗的存在,但是,如今这两个人是紫阳宗的修真者,一位还是执事,一位还是圣女,听起来地位就很高。

    就在这个时候,柳家家主作为紫阳宗门下的最大势力率先跪了下来说道:“恭迎周执事,恭迎宗门圣女!”

    其他家主见柳家主都这么跪了下来,于是也纷纷跪了下来说道:“恭迎周执事,恭迎宗门圣女!”

    而正厅的那些富二代和纨绔子弟们,早在自家家主跪下来的时候,就已经跪了下来。

    现在大厅之中只有萧辰一个人鹤立鸡群般的站在那儿,并没有跪下来。

    萧辰站着扫视了一圈众人,这群人居然是这样般的存在,在柳家主和紫阳宗的权威下,居然就这么跪了下来。

    说这些人软弱无骨,烂泥扶不上墙,还真的是没有说错。

    萧辰的这番操作,不仅震惊住了其他的几位势力大佬还真惊住了周正青和谭梦卿等人。

    众人震惊的看着萧辰一个人直立立的站在那里不屈不卑,也没有丝毫要跪下的意思,一时间抽气声响起了一片。

    孟家主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只觉得心里要发凉,先不说萧辰死在这里,老大那边不好交差,单单就是萧辰是他孟家带过来的人来说,他孟家说不定今天要折在这里了!

    但是因为有两个修真者在这里,他并不敢多说什么,因为在场的气氛,只要不是眼瞎的人都能看出来那个周执事的神色并不是十分的好。

    周正青和谭梦卿两个人呆呆的看着萧辰,周正青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屑,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威胁和挑战,这个人莫不是土包子不成?难不成还是傻了?为何看见别人都跪下,他居然还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而且看样子也没有任何要跪的意思。

    他的眼眸沉了沉,轻轻的咳嗽了两声,然而萧辰听见以后也没有任何反应,这样周正青真的弄了下来,他现在可以明确的知道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压根儿就是故意的,他根本不是什么没有反应过来,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现场寂静得连根针掉下来,都可以听得见,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大气不敢喘一声,生怕惹怒了眼前的这位周执事。

    旁边的谭梦卿倒是多看了萧辰一眼,毕竟萧辰这样出众的相貌,她还是少见的,就算是修真门派里面的一些内门子弟,也没有萧辰这样出众的样子。

    因此并没有察觉到旁边的周正青是什么样的一副表情。

    周正青此时的脸黑如墨炭,下一秒仿佛墨水就要滴下来了,在场所有的人都对他恭恭敬敬地,唯有萧辰一个人鹤立鸡群,不跪下不说,甚至都不理睬于他。

    这让周正青的心情十分的不好,周围的气压一下子就压了下来,让众人有些呼吸困难了起来。

    然而这种气压对于萧辰来说却是十分轻松的事情,很容易扛过去的,因此他扬起了嘴唇嘲讽的笑了笑,而这种嘲讽的笑容更加加剧了周正青对于萧辰的愤怒之火。

    面对着萧辰这样的一张脸,谭梦卿并不想让周正青对他下手,于是就趁机说道:“还不快快行礼,难不成想让周只是对你下手才肯行礼吗!”

    萧辰眯着眼眸看着谭梦卿一眼,谭梦卿被他看的心脏蹦蹦跳,却见着萧辰张开嘴巴说了一句:“行礼给你们跪下吗?”

    若有若无的嘲讽的说出来这句话以后,萧辰又扔给了周正青和谭梦卿四个字:“痴心妄想!”

    谭梦卿被萧辰这四个字吓得一哆嗦,芊芊玉手指着萧辰:“你这个小辈,我好心好意提醒你,居然敢这样子对我!真的是不识好歹!”

    萧辰觉得有些搞笑,这些人的脑回路永远都是这么的奇葩,于是呵呵笑了两声:“怎么不识好歹,怎么?不跪下来跪舔,你们就是不识好歹了吗?”

    这一次,周正青的怒火总算是被萧辰激怒了,他想要伸出手来去揍萧辰。

    柳家主眼看着周正青想要发火,心里想着这件事情怎么能行呢?毕竟萧辰是孟家家主带过来的人,而且孟家在漠北还是有稍微大的权力的,要想从孟家手里得到那份利益,此时这个人还是要留着比较好。

    综合的利益考虑下,柳家主还是决定出头打这个圆场,于是就开口说道:“周执事息怒息怒,千万不要因为一个无名小辈动了肝火,不值当的不值当。”

    柳家主的这一番动作成功的让周正青的行动停了下来,毕竟柳佳是他们紫阳宗门下最大的服用,他此时也不能够不给柳家主面子。

    其余的家纷纷指责萧辰道:“这个小辈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如今的小辈见到长辈也不知道跪下行礼吗?”

    “孟家主带进来的人真的是好教养!”

    孟家主此时摸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幸好幸好他还以为萧辰今日要殒命于此。

    “这件事情确实是小辈的不懂事,依我看就这样吧,让这个小辈给两位跪下行礼,算是道歉了。”柳家主为了不拂了周正青的面子这样提议道。

    碍于目前是在柳家,事情也不好,闹得太过,因此周正青仔细思索了一番,还是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

    “也罢,我如今也不愿意难为现在的小辈,既然如此,就让他跪下给我认个错吧。”周正青一副十分高冷的模样说道。

    那语气仿佛是在上天恩赐了一样。

    对于其他家主来说,周正青这样的方法确实是在恩赐了一般,但是对于萧辰来说这确实是侮辱。

    萧辰的眼睛沉了沉,他决定要给这两个人一个教训,不过是紫阳宗的一个外门执事而已,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东西了。

    正好借此机会,探探紫阳宗的深浅。不过只是片刻间,萧辰心下已经有了决断。

    柳家主见周正青都这样说了,萧辰却依然还没有动作,于是又训斥了一句:“小辈,还不快给周执事和圣女跪下请安认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