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抓人

    然而无论如何这声前辈,谭梦卿和周正青两个人都得叫,还得叫得心甘情愿才行。

    两个人都没有想到,他们出来的这一次居然会折在萧辰这里。

    一个年纪轻轻的毛头小子,但是武功却是如此的高深,而且看着他的功夫不像是修真功法,反倒是武功一类?

    要知道修真之人是最瞧不起武功之法的,他们始终学得修真是更为高深的法则,而武功则是更为末端的东西。

    但是实际上是现在的社会已经处于末法时代了,灵气不足,他们修真者也是步步艰难,甚至有的修真者远远比不上修武者。只不过就是他们都不愿意承认的事情罢了。

    萧辰料理了谭梦卿和周正青以后,冷眼扫过了众人,道“这两个人,带回孟家了。”

    他虽身无外物,但是有些东西还是放在了孟家的,因此非常有必要去取一趟。

    而其他人他又十分的不放心,因此这一趟回孟家还必须要带上谭梦卿和周正青两个人,不然难免剩下的人会放了他们。

    毕竟柳家可是依附于紫阳宗底下的第一大势力,如果这个时候他走了那么柳家主必定会放了这两个人的。

    萧辰可不想再去抓住这两个人。

    孟家主率先起身,然后走到了萧辰的跟前:“我这就让人去准备车。”

    孟家主这会儿的姿态可谓摆得十分的底,其余人都不敢起身,孟子默想要起身,却被孟家主一个眼神给压了下来。

    孟子默看了一眼家族的眼神,顿时就把头给低了下去,他怎么忘了他之前那般嘲讽和萧辰作对,如今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被萧辰放过呢,这时候他还是不要去触萧辰的眉头比较好。

    至于其余人那更是瑟瑟发抖,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其他家主也都不是傻子,看了这个情况也都明白了,孟家和柳家不是一路的。

    孟家先前虽然低于柳家一等,不过往后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因为柳家背后的靠山,紫阳宗的圣女和外门执事都被萧辰给撂倒了。

    就这他们还没有看出来萧辰的真正本事,这看起来是多么的骇人听闻呀。

    他们无法料到萧辰的实力究竟有多么的强,因此也无法衡量出来,孟家和柳家究竟谁才是这漠北的第一大世家。

    现在所有的人里面都有着这么一个衡量的称,一切都静待以后事情的分晓了。

    紫阳宗地处漠北极北,是一个荒无人烟,十分罕见的地方。

    也不知道紫阳宗的先祖是发了什么疯,把地方见到这么一个地方。

    漠北一路上虽然大多是沙漠,不过还是有一片又一片的绿洲的,绿洲之上也是有很多客栈的。

    而这些绿洲之上,就有着紫阳宗的一些秘密的联络地点。

    谭梦卿和周正青两个人就是打着这样的消息才决定带萧辰前往紫阳宗的。

    想要前往紫阳宗,也要看自己有没有这个命来承受这一切,周正青的内心全是怨恨。

    他为人一向高傲,极爱面子,却被萧辰当众给了这么大的一个耳光,这又怎么能够不让他记恨呢!

    他和谭梦卿两个人奈何不了萧辰,但是不代表宗门内的长老们奈何不了萧辰?

    他周正青就不信萧辰能够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下生还!

    想到他们的计划,谭梦卿和周正青两个人相视看了一眼,然后露出了一个有些残忍的微笑。

    萧辰走在他们的身后,只见他们对视一眼,并没有看到他们的表情,因此也不知道他们心里打的到底是什么小九九。

    萧辰带着周正青和谭梦卿,两个人随便挑选了一家客栈,谭梦卿看到客栈的名字,眼睛微微一亮,然后就收起了自己的表情。

    虽然只是那么一刹那,但是萧辰还是很快的捕捉到了谭梦卿的表情,我却没有当回事儿,只不过想知道谭梦卿到底想要做什么,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罢了。

    萧辰随手的在谭梦卿和周正青的身上随意的点了几下,然后就对着客栈的前台说道:“两件标间。”

    拿了房卡以后能转,直接将谭梦卿和周正青两个人扔在了一间房间里面,他自己选择了一间。

    别的不说,让他和周正青那个人住在一间房子里,萧辰觉得他做不到。

    谭梦卿微微皱起了眉毛,他是紫阳宗的剩余,但是其实也是紫阳宗宗主的一个炉鼎,若是让宗主知道,她在外居然和一个外门执事睡一个房间的话,实属有点太过于不好听了。

    没想到那个男人居然如此的不绅士居然能让周正青跑过来跟她一个房间?他还知不知道照顾点女士?

    这也得亏萧辰并不知道谭梦卿的想法,萧辰要听到于玄机内心的想法估计也只是呵呵一笑,你丫算哪一个?

    这时候看到谭梦卿的脸色并不好,周正青脑子大概算计了一下,可能是谭梦卿觉得这样安排有失于她圣女的身份吧。

    周正青心里不屑的嗤笑了一下,最烦这个圣女平时把架子端的那么高了,不过就算他此时心里不买也不敢对于选集表达出来。

    “圣女,这样也好,方便我们行事!”就是说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不和萧辰一间房间,确实方便了他们的行事,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

    谭梦卿点了点高傲的头,然后淡淡的瞥了一眼周正青说道:“此事你知我知,若是要宗门内其余人知道了,就是你的死期!”

    周正青明白谭梦卿指的是他们同房的这件事情,虽然心中对谭梦卿有些不屑,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毕竟他不敢反驳谭梦卿。

    “圣女大可放心,属下并非多嘴多舌之人。”周正青点头保证。

    其实不管周正青是不是多嘴多舌的人,谭梦卿想要的,不过是一份安心罢了。

    毕竟说句实在的,她只能算是宗主的私人物品,这件事情如果是让宗主知道了,那么她估计不死也得脱层皮。

    说实话,谭梦卿并不想承受这样的苦楚,因此才会万分的小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