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一招寂灭

    “好啊!”紫阳宗主很生气,甚至在生气过后有些想笑。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了,只不过他现在的猖狂,却马上就要为自己而付出代价了。

    让这样一个年轻人,夭折在自己的手中,紫阳宗主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把一个人的傲骨折碎,碾落在地面,这是他最喜欢看到的。

    “你会知道,什么是后悔的!”

    紫阳宗主阴测测的,说完了这句话之后,随即便向着萧辰前去。

    萧辰看到了紫阳宗主,也提起了几分精神。

    在高手的对决之中,一翕一合之间,往往代表着无数的漏洞和危险。

    紫阳宗主盯着萧辰,想要找到萧辰的漏洞所在。

    但越是去看他,这越是觉得萧辰深不可测。

    二人的目光相对,见识到了萧辰眼神之中,汹涌磅礴的战意之后,紫阳宗主竟然有那么一点,想要退缩了。

    因为在萧辰的目光之中,有着年轻的朝气,有着不服输的傲气,还有一种全然的自信。

    只不过他咬牙坚持了下来,也没有让自己的表现,透露出来一丝半点。

    随即,紫阳宗主向着萧辰而去。

    他觉得眼前的这种对峙,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必须要尽快的,将萧辰给压制下去。

    紫阳宗主认为,这必须是一场速战速决,而且全方位碾压的战斗。

    所以在这一刻,紫阳宗主调集了自己身体之中的所有力量。

    他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实力,调到了最高,向着萧辰冲了过去

    二人双掌接触的那一刻,紫阳宗主有些心惊,因为最初只是感觉,但是在这个时候,有了触碰之后,他就清楚的感觉到了。

    萧辰体内的力量,的确是不比他逊色的,或许这其中有多么的浩瀚,他还感觉不到。

    二人之间的这场战斗,谭梦卿看不出什么来。

    她站在下面看着,只觉得这个时候,萧辰似乎有些落于下风了。

    因为从头到尾,都是紫阳宗主在主动进攻,而萧辰的那种防守,在她看来更像是节节落败。

    谭梦卿得意的笑了起来。

    之前被萧辰那样对待,她都快要恨死这个人了。

    这一次,萧辰被打败了之后,她一定要狠狠的羞辱他一番才行。

    想到了这里之后,谭梦卿的笑容越发灿烂了,真正由她的内心所散发出来的。

    只不过这个时候,紫阳宗主的心中却并没有那么轻松。

    在和萧辰对了几招之后,他心中越发惊讶了起来。

    这几招从外面看来,好像是他一直压制着萧辰。

    甚至最初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认为的,还暗自在心中嘲笑了自己,竟然在二人战斗的第一刻叫露怯了。

    所以紫阳宗主越发步步紧逼,而萧辰泽还是滴水不漏的防守。

    就在这样的焦灼之下,紫阳宗主才逐渐反应过来不对劲。

    因为不管是落于下风,还是最初的战意盎然。

    萧辰的脸上,从来都没有焦急的表情。

    他的样子,不像是在面对一场严肃的战斗,反而像是在观光,和指点一样闲庭若步。

    直到这一刻,紫阳宗主才反应过来。

    他被耍了,被这个年轻人给耍了。

    紫阳宗主的脸色,这一刻变成了绛红色。

    他之前的那些,疾风暴雨般的攻击,此时看来完全,就像是笑话一样。

    而萧辰脸上,始终挂着的那抹淡然笑容,就是对他最大的讽刺。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紫阳宗主心中警铃大作。

    他现在还想不通,萧辰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但是刚才的对决之中。

    他相信他的招式,已经被萧辰全部都看破了。

    这一场战斗,必需要速战速决。

    紫阳宗主闭上了眼睛,终于开始调集起了,他所拥有的最强大,也最神秘的力量。

    在这一刻,他达到了一种玄妙的境界。

    周围的所有植物,大到一棵参天大树,小到一株细嫩的小草,好像全都活了过来一样。

    这些植物的体内,有着汹涌澎湃的生命力,和无法想象的力量。

    在这一刻,紫阳宗主在冥冥之中,能够看到这些植物的体内,它们生命所流淌的模样。

    这些植物的力量,或许没有多么强大。

    但是当它们所有汇集起来,加上那种磅礴的生命力之时,就形成了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独特力量。

    紫阳宗主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

    凭借着他现在的这一招,他吞并了周遭的小门派,让紫阳宗站到了今天的高度。

    他同样自信,凭借着这一招,他可以将萧辰给碾压掉。

    可是他并不知道,萧辰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萧辰清楚的明白,这紫阳宗主的实力进步,有些不太对劲。

    所以在之前的战斗之中,他一直拖延着时间,就是想要从紫阳宗主的力量和招式之中,找到他有问题的地方。

    不得不说,紫阳宗主确实没有让他失望。

    因为此时此刻,萧辰终于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就在紫阳宗主,闭上眼睛的那一刻,萧辰就知道,自己等待的东西终于来了。

    他察觉到了紫阳宗主的动静,也感觉到了周遭的不对劲。

    “原来是因为这个吗?”

    萧辰自言自语了一句,随即轻飘飘的挥了一下手。

    周围的树木杂草,生长在石缝之中的小花。

    在萧辰的招式之中,一招寂灭。

    翠绿的树叶和枝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了下来,从翠绿到枯黄短短的一瞬之间,它们走完了自己一生的道路。

    谭梦卿站在旁边,看到的只是树木的变化,而紫阳宗主感受到的则是更加强烈。

    源源不断为他攻击力量的源头,已经被掐灭了。

    等到紫阳宗主睁开眼睛之后,原本生机盎然的院子,此时已经变得灰败了起来。

    紫阳宗主的脸色,也瞬间失去了红润。

    他除了害怕之外,还有深深的愤恨。

    紫阳宗主用怨毒的眼神,死死地盯着萧辰。

    他怒吼一声,冲着萧阳冲了过来。

    在这一刻,他已经别无畏惧,置之死地了。

    只不过很可惜,他已经没有了一战的实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