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 无可奈何

    二人面对面笑了一下,看上去和谐的很。

    就像是刚才的争斗,刚才的硝烟,全都不存在一样。

    萧辰在紫阳宗住了下来。

    他对紫阳宗的了解,大部分都是道听途说,还有就是毕瀛海的消息。

    今天过来之后,萧辰才算是真正的,接触到了紫阳宗这个庞然大物。

    等到萧辰离开之后,大厅之中只剩下紫阳宗的人了。

    紫阳宗主脸色难看,刚刚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就是永恒的屈辱。

    他一直引以为傲的秘密,竟然没能够打得过萧辰。

    这个印刻在他骨子之中的屈辱,必须尽快去除,否则日积月累,将会形成他心中,无法拔除的心魔。

    还是他的实力有些低了呀!

    想到了这里之后,紫阳宗主阴鸷的眼神,又落在了谭梦卿的身上。

    “你和我来房间。”

    紫阳宗主甩下一句话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谭梦卿不敢反驳,连忙跟了上去。

    不管怎么说,这里还是紫阳宗。

    谭梦卿跟上了紫阳宗主的脚步,在推开房门之后,就被狠狠的摔在了床上。

    因为刚才的屈辱,紫阳宗主将己心中的怒火,都发泄在了谭梦卿的身上。

    直到一番采补之后,感受到了体内亏损的力量又重新充盈,紫阳宗主这才踏实了一些。

    而这个时候,还在床上的谭梦卿,脸色则变得苍白了不少。

    她几乎没有了动弹的力气,不过每次采补之后都是这样的,她已经习惯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紫阳宗主心情好了一些之后,转过头来看着谭梦卿,终于流露出了一点点温情。

    “今天让你受委屈了。”紫阳宗主开口说了一句。

    谭梦卿的确是感动了,其实紫阳宗主今天为她,受了那样的屈辱之后。

    “宗主,我们不能就这么放过他,这个萧辰太过于嚣张了,以后一定是我们的一个大的麻烦!”

    谭梦卿说的不错,萧辰不光以后是一个大麻烦,现在就已经是一个麻烦了。

    “放心吧,他猖狂不了多久了。”紫阳宗主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

    谭梦卿点了点头,心中虽然安定了一些,但却还是觉得不甚踏实。

    第二天天亮,萧辰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他刚刚来到了紫阳宗,对于这里的一切还不是很熟悉。

    在紫阳宗四处转过之后,萧辰对于这里的位置和各种建筑,已经达到了了然于心。

    不过这一路上看来,萧辰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紫阳宗这个时候,已然变成了一枚毒瘤。

    紫阳宗之中的弟子,全然没有修真之人应有的风范。

    他们的言谈举止和行为,就像是市井混混一样。

    如果任由这匹饿狼,再继续发展下去,后果确实不堪设想。

    毕瀛海说的没错,萧辰明白了他过来的这一趟意义。

    萧辰准备回房间的时候,和谭梦卿面对面的撞见了。

    看到了萧辰之后,谭梦卿脸上的表情有些莫名。

    就是那种分明恨的不得了,却还要努力挤出笑容的扭曲。

    萧辰看见她这虚假的模样,忍不住说了一句:“我知道你讨厌我,说不定到现在还恨我,就不用这么做作了。”

    萧辰的一句话,让谭梦卿彻底破功了。

    在整个紫阳宗里,谭梦卿称得上是无人敢惹。

    虽然没有人知道,她和宗主的关系,但是凭借着圣女的这一层身份,她就已经享受了,紫阳宗最好的资源,和无上的荣光。

    所以她从来都没有,受到过这种委屈和屈辱。

    只是这些委屈和屈辱,却在萧辰的身上体验了太多次。

    包括这一次,萧辰完全不给她面子。

    过往的紫阳宗弟子,用自己好奇的目光窥视着她。

    这些目光对于谭梦卿来说,又是一记一记甩在她脸上的耳光。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谭梦卿努力挤出了个笑容。

    “听不懂吗?我本以为圣女只是肖扬跋扈了一些,没想到你的耳朵还有毛病。”

    “你……”

    谭梦卿感觉自己快气疯了,而周围路过的紫阳宗弟子也越来越多。

    这些弟子,没有光明正大的窥视,但是这些目光却让她如坐针毡。

    谭梦卿最终败北。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谭梦卿想起了刚才的事情,真是越想越气,心中还有着无限的委屈,不禁弯腰趴在了桌面上,嘤嘤哭泣了起来。

    萧辰的存在,就像是一根刺一样,狠狠的扎在了她的心里。

    要想让她开心一些,这根刺总是要被拔出去的。

    越是这么想着,谭梦卿的心中,就浮现出了一个,颇为恶毒的计划。

    只不过这个计划,她自己并不能实现。

    转眼之间,三日之后。

    谭梦卿不知道是不是偶然,这三天之中,她和萧辰经常偶遇。

    可是偏偏他们两个人,每次见到之后,谭梦卿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非要开口讽刺萧辰两句,当然结果都是她败得一踏涂地。

    所以到了这一刻,谭梦卿觉得自己无法再忍耐下去了。

    此时,谭梦卿站在宗主的门外。

    她没有一点点的迟疑,就推门走了进去。

    宗主闭着眼睛,看样子正在运转自己体内的气。

    突然之间的开门声,打断了他的动作。

    体内真气,瞬间乱作一团。

    那一次的失败,已经根植在他的心底。

    这几日虽然潜心修炼,但是每每到了关键时刻,萧辰的脸总会浮现出来。

    就和他所料想的一样。

    萧辰,果然成为了他心中的魔。

    这个心魔不除,他绝对没有进步的空间了。

    真气瞬间乱窜,紫阳宗主瞬间吐出一口淤血。

    谭梦卿心中一惊,连忙走了过去,靠进紫阳宗主的怀中说道:“宗主,你这是怎么了?”

    紫阳宗主这一口淤血,倒是缓解了心中的郁气。

    虽然是因为谭梦卿进来,打断了他的运功,不过紫阳宗主并没有怪罪。

    “你突然冲进来,有什么事儿吗?”

    紫阳宗主问起了这个,谭梦卿就无限的委屈。

    她都不需要酝酿自己的情绪,泪水就从眼中滑落。

    “宗主,那个萧辰实在太过分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