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算计

    别的暂且不说,光是提起萧辰这个名字,紫阳宗主就已经恨得牙痒了。

    “怎么回事?”紫阳宗主问了一句。

    谭梦卿一边哭着,一边控诉起了萧辰的种种罪状。

    “这里还是我们紫阳宗吗?萧辰未免有些太过于目中无人了,这几日以来他天天挑衅我,实在是太瞧不起我们了。”

    谭梦卿的话,戳中了紫阳宗主内心的痛处。

    萧辰这个人的确是狂妄,况且现在已经成为了他的心魔,不除掉是绝对不可以的。

    更别说之前的那一场对战,紫阳宗主自信,自己已经使出了全部的力量,但是仍然无法击败萧辰。

    不管是出于心中的嫉妒,还是对于未来的考量。

    萧辰必须死。

    所以这些天,紫阳宗主的闭关,并非一直闭门修炼。

    他一直在想着,有什么办法在兵不血刃的情况下,解决掉萧辰这个大麻烦。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想出了一个相当阴损的招数。

    所以此时,紫阳宗主搂住了谭梦卿,低头在她的耳边说道:“放心吧,我已经有办法收拾他了。”

    听了紫阳宗主的安慰之后,谭梦卿并没有彻底放心下来,毕竟不久之前,紫阳宗主也失败了。

    “那个萧辰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你到底有没有办法对付他呀?”

    紫阳宗主低下头,看着谭梦卿忧心重重的模样,不免有些心疼了。

    虽然她不过是区区一个炉鼎,但是谭梦卿的模样着实是勾人。

    低头看她的时候,她肤如凝脂,睫毛轻轻颤动,加上红唇微张,一副柔弱无骨的模样。

    况且这采补的过程,也确实是欢愉。

    所以紫阳宗主,难免有些心疼了。

    况且到了这个时候,谭梦卿也不是个傻的。

    那天紫阳宗主被萧辰打败,她最初是有些慌张,但是经过这些天的思索,总觉得那日,萧辰和紫阳宗主话里有话。

    现在既然想要弄死萧辰,她也想知道紫阳宗主有什么办法,不然她的心中总是踏实不下来。

    “宗主,如果你有办法就告诉我嘛!难道这么长时间以来,你连我都不相信吗?”

    谭梦卿不停的撒娇,加上种种美好的回忆,再有内心的嫉妒,紫阳宗主,难免有些头昏脑胀。

    “你知道我的实力,为何提升的这么快吗?”紫阳宗主突然开口问了一句,但好像有点风马牛不相及。

    “为什么?”这个问题她也好奇,于是便开口问道。

    “我曾经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本秘籍,所以才会修炼速度突飞猛进,秘籍之中有一种介绍,跟着这种介绍,可以制作出一款迷香,不管你实力通天也好,三头六臂也罢,都无法逃离这款迷香。”

    竟然有秘籍这种东西,谭梦卿先是惊讶万分,紧接着便狂喜过望。

    有了这本秘籍之中的香料,萧辰如果真的迷昏了,想对他怎样都可以了。

    “这个东西真的能制服他吗?”谭梦卿追问了一句。

    “放心吧小宝贝,当然没问题了,到时候你想剥皮抽筋,都任由我们去做了。”

    紫阳宗主嘿嘿笑了一下。

    这款迷香需要的原料异常稀少,恰巧紫阳宗主这里,有少量的存货。

    等到迷香制作成了之后,就是萧辰等死的时候。

    两个人都搬开了压在心底的一座石头,对视一眼之后,笑着滚在了床上。

    只不过此时此刻,他们高兴的还太早了一些。

    就在他们刚才,讨论的热火朝天,想要把萧辰拨皮抽筋的时候,他们嘴里所讨论的人,正站在外面听着,把他们所说的话,一字不落的全都听到了。

    萧辰笑了一下,因为面对像这样愚蠢的人,他除了笑真不知道该做什么。

    这些时日以来,萧辰一直想要找到紫阳宗主,功力进步的原因,只是没想到这么快,那两个人就傻呵呵的,把所有秘密,都捧到了他的面前。

    只不过萧辰唯一没有想到的是,紫阳宗主和所谓的圣女,原来是这样的关系。

    看来接下来,他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了。

    接下来的场面,就有些辣眼睛了,萧辰没有再继续看下去的心情,转身离开了这里。

    屋子里面的紫阳宗主和谭梦卿正打的火热,他们完全不知道,就在他们恶毒的计划,刚刚准备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失败和夭折。

    秘籍之中所流传出来的迷香,制作的工序极其的复杂,所以在过了将近一个星期之后,迷香才算是新鲜出炉。

    这个迷香号称神仙倒,就算是萧辰手眼通天,都无法逃开迷香的作用。

    紫阳宗主拿到迷香之后,已经开始在想象着等到萧辰中招之后,该用什么样的方法,去好好的收拾他。

    萧辰所用的功法,他倒是十分好奇,不如到时候,就先来问问功法吧。

    紫阳宗主自信满满,谭梦卿过来的时候,他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

    “宗主,事情办成了吗?”谭梦卿一看他的模样,就猜出了大致的原因,喜不胜收的问道。

    “已经到手了。”

    紫阳宗主点了点头说道。

    自从那天一时意乱,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了谭梦卿之后,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倒是更亲近了一些。

    “太好了,我们什么时候下手?”

    谭梦卿跃跃欲试,眼看着萧辰的末日就要来了,她几乎已经无法在忍耐和等待。

    其实不光是她,紫阳宗主也同样无法忍耐了。

    今天他就要把自己所受到的屈辱,全部都加倍还回去。

    “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晚上我会组织一场宴会,梦卿你还需要受些委屈,到时候对他温柔一些,等到他意乱情迷之时,一击中地。”

    紫阳宗主柔声说了一句。

    谭梦卿本来有些抗拒,只不过想到了之前的种种,就算让她再对萧辰献殷勤,也没那么艰难了。

    “让我去也行,但是这个萧辰,我也要亲自教训他。”

    谭梦卿这么说。

    “当然没问题了,我就是要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紫阳宗主点头答应了,二人笑得放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