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 心机

    “那你事后可要好好补偿我,我可不想去跟那个男人委曲求全!”谭梦卿垂着眼眸说道。

    紫阳宗主不知想到了什么,然后试探的问道:“就是不知道梦卿你想要什么了。”

    他垂了下眼眸,希望这个谭梦卿是懂得分寸的,不然的话这个谭梦卿估计也留不下了,虽然他十分的享受谭梦卿的身体,但是谭梦卿要是生了不好的心思的话,那么还是直接宰了为好,毕竟谭梦卿已经知道了他那么多的秘密,若是谭梦卿叛变,那么……

    紫阳宗宗主,甚至都不敢想下去,后面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谭梦卿心里可没有紫阳宗主这么多弯弯绕绕,她把脸埋在了紫阳宗主的胸口:“你之前答应过我的,我要亲自处置那个男人!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这么样的羞辱过,我实在是气不过,心中这口气!”

    谭梦卿的声音都有些咬牙切齿了,可见她对萧辰十分的厌恶及痛恨。

    在谭梦卿看不见的地方,紫阳宗宗主这怀疑的眼光才慢慢的从他的眼眸里退了出去,谭梦卿也不知道,她刚刚差一点就被紫阳宗主起了疑心。

    谭梦卿不知道,她刚刚跟死亡之神打过一个照面,只觉得背后有些阴嗖嗖的,然后更加用力的抱紧了紫阳宗主,紫阳宗主对于谭梦卿的投怀送抱是十分的享受,不过他还是没有忘记他们的目的。

    于是他拍了拍谭梦卿的肩膀:“这个自然是可以的,我怎么可能会让你受了委屈不帮你报仇呢,放心,只要能够迷倒他,问出我想要的东西,接下来无论怎么处置我都交给你。”

    谭梦卿闻言嗯了一声,然后在紫阳宗主的目光下,坚定着自己的身躯,走出了房间。

    下一步她的目标就是去往萧辰所在的房间了。

    谭梦卿让弟子准备了两个酒杯,她今天是要给萧辰赔罪的,或者说不仅仅是赔罪。

    谭梦卿调整好了自己的面部表情,让自己变得十分的温婉,然后才敲开了萧辰的房间。

    萧辰所在的房间可以透过大大的玻璃窗,看到楼下所发生的一切,而此时萧辰就坐在这个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手机,看起来悠哉悠哉的样子。

    谭梦卿看到萧辰这样略微有些舒适的姿态,心里稍稍的松了一口气,如果是这样的话,萧辰的防备心可能会没有那么严重吧,那么她得手的几率可能会高一点。

    谭梦卿让弟子把就放下,然后就说道:“你先退下吧,宗主让我招待一下贵客。”

    “弟子告退。”弟子得了谭梦卿的吩咐,立刻就离开了,此时房间里面只有萧辰和谭梦卿两个人。

    萧辰看了一眼,今天装扮的十分美艳的谭梦卿,只不过抬眼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谭梦卿被萧辰刚刚的那一眼看得有些心慌,她在内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一定要沉住气,一定要沉住气,不然一切就完了。

    如果就在这里失败了,她没有把握自己能够承受住萧辰的怒火,于是她亮起了一个十分动人的笑容。

    然后悄悄的撩了一下头发,露出纤细的肩膀和锁骨,皮肤是那么的吹弹可破,看起来是那么的诱人,好像没有哪一个男人不为她停留目光一样。

    然而偏偏享受这一切的,萧辰却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目光根本都不在谭梦卿的身上停留一下。

    谭梦卿有些绷不住,不过她还是低下身,端起了酒杯,她今天穿的是一字肩,在这套衣服一下,她的身躯曲线更加的明显。

    此时弯腰,什么样的美景都闯入到了萧辰的眼前,萧辰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她,嘴角含笑,却没有说什么。

    他的目光扫过了那一杯酒上,这杯酒绝对有问题,就是那天她跟紫阳宗主密谋的那个神仙倒吧。

    这个酒有什么样的效果,他倒是想试试呢,不过却不是在他自己身上试。

    “前辈,前些日子是我在外脾气不好,有些骄纵了,难免得罪前辈,今日特来赔罪,希望前辈能够大人不计小人过,不与我等女子计较。”谭梦卿跪在了萧辰的边上把自己的姿态摆得低低的,双手举高把酒杯盛在了萧辰的面前。

    萧辰一直这样看着她,看了好几秒以后,直到谭梦卿的心里,有些不靠谱的发慌,他才拿起酒杯,然而却没有一饮而尽。

    谭梦卿见萧辰并没有喝下这杯酒,心里一慌,于是连忙摆正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也不敢起身,只能稍微试探性的问道:“前辈可是还不愿意原谅我吗?”

    萧辰只是放下了酒杯,并没有说什么。

    “只要前辈能够原谅我,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谭梦卿见萧辰沉默半晌,并没有说话,于是急急忙忙的说道。

    “哦?”萧辰像是被谭梦卿挑起了兴趣一样,转过头来看着谭梦卿意味深长的上下扫视了她一眼。

    萧辰本来长相就十分的英俊,别的不说,就是踏足娱乐圈也是顶层的面貌了,因此他那上下扫视的眼光让谭梦卿觉得有些害羞,又有些羞耻。

    谭梦卿瞬间就红了脸庞,然后低下头小声的说道:“前辈若是愿意,梦卿自然是肯的,只不过前辈一定要原谅我!”

    说着谭梦卿就起身坐在了萧辰的身边,一手搂住了萧辰的胳膊。

    萧辰的胳膊整个都在一个软软的环境里,要是普通的男人受到这样的待遇,肯定是高兴坏了,但是萧辰却不高兴,甚至于觉得有点恶心,于是就抽回了自己的胳膊。

    然后指着那片大大的落地窗说道:“去,去那跳个舞去。我还想见识见识紫阳宗的圣女跳舞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萧辰说的十分的轻浮,谭梦卿的脸上瞬时就染上了一层红,不知道是愤恨还是羞恼。

    但是无论如何,她今天都要讨好萧辰,只要今天能够讨好萧辰,让他喝下那杯酒。

    那么她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想想到时候,萧辰落到她手里的场景,谭梦卿就忍不住,暗地里开心不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