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下套

    到时候一定要让萧辰学狗爬,学狗叫,什么样的屈辱,都要在他身上尝试一遍。

    谭梦卿的内心已经在模拟了各种各样欺辱萧辰整治萧辰的办法了。

    萧辰看她半天没有动静,于是挑了挑眉毛,捏起了谭梦卿的下巴:“怎么,不愿意?”

    萧辰眼里的嘲笑是真的刺痛了谭梦卿,但是就算她的内心如何的愤怒,此时也必须忍受这样子的场景,因为她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让萧辰高兴,然后喝下那杯加了料的酒。

    然而在萧辰的眼里,谭梦卿内心的愤怒不值一提。

    为了怕萧辰不高兴,谭梦卿只能仰起了笑脸,然后说道:“前辈误会了,怎么可能呢,梦卿这不是还没有想好给前辈跳什么舞嘛!”

    “不用别的,棒子国女团跳的舞。”萧辰随意的说道。

    谭梦卿心中一紧,只觉得自己的嘴角都快要僵硬了,他没有想到萧辰居然会这样的时候,棒子国女团跳的舞,那在所有人的眼里看起来都是艳舞一样的存在。

    而且在这大大的玻璃窗前跳,楼下是能够看到的,所有人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她堂堂紫阳宗的圣女,在大跳艳舞。

    萧辰这一招是真的狠,不过此时无论如何,谭梦卿都必须忍下去,因为这件事情是她的使命。

    她要是不完成的话,宗主今天绝对是不会放过她的,而且她也不想,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放过萧辰。

    毕竟之前与萧辰同行的那几日受到的羞辱是她此生受到的最大羞辱了!她这辈子从小长到大,没有受过这样的羞辱!

    谭梦卿咬紧下唇,露出了一个青涩的笑容,只是她的内心知道她现在是有多么的不甘和愤怒,想要掐死眼前的这个男人。

    想到这句话成之后的事情,此时就算有再怎么屈辱谭梦卿都忍了下来,她走到落地窗前,看着楼下人来人往的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跳了起来。

    萧辰在谭梦卿背对着他走向窗台的时候,就把两个酒杯的位置换了一下,然后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一直盯着谭梦卿。

    看着谭梦卿熟练的样子,萧辰不屑的笑了笑,他本以为谭梦卿是不会这些的,但是没有想到谭梦卿居然还会跳这样的舞。

    谭梦卿一个堂堂的紫阳宗圣女,断然不会在公众场合跳这样的舞蹈,那么跳这样的舞蹈是用来取悦谁的就可想而知了。

    萧辰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谭梦卿眼里面有些不屑的样子,让谭梦卿一眼就看到了,谭梦卿的内心微微有些作痛,她没有想到她现在这样做是在自取其辱。

    萧辰对她根本不为所动不说,而且还用那样的眼光看她,仿佛她是一个垃圾一样。

    这让谭梦卿天生的自信如同一个雷劈一样,把她劈得四分五裂,二哥有些僵硬的扭动着身躯看起来和之前的抚媚动人,完全是两个模样。

    萧辰就跟察觉不到他跳的跟狗屎一样,反而在低头刷手机,这对于谭梦卿来说,无疑又是另一种屈辱。

    身为一个女人还自认为十分有魅力的女人,连一个男人的目光都吸引不了,这对谭梦卿来说是十分不能接受的事情。

    楼下突然之间有一个弟子十分眼尖的看到了楼上的落地窗,发现那里居然有个人在大跳艳舞,于是惊呼的说道:“天哪,居然有人在那里跳舞!”

    “还是那种上不得台面的舞蹈!”那个人抬头看了一眼说道。

    因为谭梦卿是背对着落地窗的,所以没有人看到谭梦卿的,连他们都以为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在跳舞,纷纷都表示不屑。

    谭梦卿因为顾及颜面,也就从来没有做过转身的动作,因此现在所有人都不知道那个在落地窗前大跳艳舞的人就是谭梦卿。

    有一个只是看到了这一切,拉住了他们,低声的斥责道:“那个房间里的客人是宗主的贵客,人估计是宗主请过去的,你们不要在这里瞎讨论,当心受罚!”

    一番严防惩治加恐吓下去,众人议论的声音小了许多。毕竟宗主可不是好说话的,他们都不敢去触碰宗主的眉头。

    不过他们也只能在心里偷偷的议论,刚刚那个大跳艳舞的女人腿和腰屁股是真的好呀,虽然没有看到脸,不过光凭着那副身躯,看起来就是一个不错的美人呢。

    不少男弟子心里都暗想,这位宗主的贵客,今天估计要享受一个美好的夜晚了。

    谭梦卿跳完以后就扬起了一个僵硬的笑容,然后走到了萧辰的跟前,把酒杯递给了萧辰:“希望前辈对我这番表演还算满意。”

    萧辰瞅着刚刚被换过的酒杯,然后拿起了这杯酒,一饮而尽。

    片刻之后,萧辰装作不胜酒力的样子揉了揉眉头:“你们这是什么酒?怎么后劲这么大?”

    谭梦卿这是抽起了嘴角,扬起了一抹属于得意者的笑容:“前辈啊,这酒可是有个好名字呢,这酒的名字叫神仙倒,意思就是神仙喝了也醉倒。”

    “什么!你竟然……”萧辰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谭梦卿,一副被谭梦卿骗到了的模样,谭梦卿随即哈哈大笑两声。

    “我告诉你,萧辰,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废物而已,等到宗主用完了你我就把你当做身边的一条狗养,你每天就给我趴着当狗吧!”谭梦卿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萧辰,仿佛想把心中的恶气全部出出来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宗主给谭梦卿打了电话:“怎么样?事情办妥了吗?”

    谭梦卿坐在沙发上,两只脚搭在茶几上,笑意盈盈的说道:“自然办妥了,宗主交给我的事情,我哪一次没有办妥呢?”

    紫阳宗宗主,闻言大喜,立刻推开了身边的女子,然后就急匆匆的走向了萧辰所在的房间。

    萧辰此时已经装作被神仙倒弄倒的样子了,紫阳宗主看到萧辰这个样子,大喜过望,搂着谭梦卿直接就来了一个火辣辣的法式热吻。

    旁边口水黏腻的声音让萧辰实在觉得恶心,甚至都想直接蹦起来杀了两个人算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