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炉鼎之用

    只要有机会逃出生天,那么它还可以重来一次,因此紫阳宗主打算留这这个底牌来跟萧辰换取逃命的机会。

    只不过萧辰可没有这么想,他已经再没被耽误了够久的时间了,如果说这本秘籍只是个废物的话,萧辰沉了沉眼眸,那么他就在这里把紫阳宗主杀了也没有什么问题的。

    毕瀛海也不会找他的麻烦的,毕竟毕瀛海忽悠萧辰来漠北的一个借口就是紫阳宗主手里有秘宝。

    萧辰沉了沉眼眸,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为什么说好的是秘宝,但是到了这里却是一个秘籍呢?

    如果说毕瀛海为了忽悠萧辰来漠北撒谎是有可能的,那么越归和他的师伯却没有撒谎的可能啊!这中间肯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紫阳宗主还打算跟萧辰谈条件,那萧辰是满脑子都是这件事情,薇娅不自觉的就放了出来。

    紫阳宗主此时又修为全无,顿时整个人就瘫软在了地上,他还没有来得及跟萧辰做交易,就在萧辰的威压下,不自觉的把自己的钥匙交了出来。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萧辰已经打开了那个盒子。

    萧辰摸着眼前薄薄的一本密集,怎么都感觉有点不对劲。不过萧辰并不会在谭梦卿和紫阳宗主的面前显示出来。

    他把紫阳宗主往密室里面一关,然后关上了密室,对着身旁的谭梦卿吩咐道:“你去出去告诉紫阳宗其余人,就说宗主闭关,即日起不可任何人打扰。”

    “是前辈。”谭梦卿应了下来,显然这件事情她平时经常做。

    儿子杨宗泽一个人在密室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尤其是这个密室,并没有氧气的输送,紫阳宗主觉得自己要不了多久就会窒息了。

    不行,他接受不了自己,因为窒息而死在这里。

    就在紫阳宗主想尽一切办法想要逃离密室的时候,萧辰一个人拿着那本秘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他有些莫名的看着眼前的这本秘籍,总是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的样子。

    于是他仔细的翻看了一下这本秘籍,秘籍十分的奇怪,到炉鼎那里戛然而止。

    像是这本秘籍,并不完全一样,萧辰并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反正就是奇奇怪怪的样子。

    他仔细的翻查了这本秘籍之后就给毕瀛海打了个电话:“是的,我这边搞定了,紫阳宗主修为已废。”

    “那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哦,他现在被我关在密室里,我就得到了一本秘籍,但是我觉得这本秘籍有些奇怪。”萧辰随口和毕瀛海说了句。

    然后没有等毕瀛海说话,萧辰就又说道:“我把紫阳宗主解决了,其余的几个长老也不是大问题,你派人来接手的时候,我一并给你解决了。”

    毕瀛海听到萧辰这样说,肯定开心呀,毕竟这个大大的麻烦,就这么轻易的让萧辰给解决了,这对他来说是再轻松不过的事情了,于是立刻就点头答应了:“好的,我会让孟家那边的人手率先过去的,我这边的人随后就跟上。”

    毕瀛海说完这些以后,又发自内心的真诚的感谢萧辰:“萧兄弟,这次真的多谢你了,要不是你出手,我这老脸都不知道往哪搁!你说革职事小,我临了退位了,出了这么一件事情,真的是晚节不保呀。”

    虽说毕瀛海还没有到退位的年纪,不过他在这个职位上也做了很久了,调职也就是这么一两年的事情了,若是临走之前真的出了这么一件事情,一生的征途差不多都毁在这上头了。

    所以说毕瀛海是从内心里感激萧辰的,毕竟萧辰第一次救了他的性命,第二次又帮了他这么大的一个忙,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萧辰好。

    而且萧辰的实力,其实也根本不需要他帮什么忙,毕瀛海觉得自己还是默默的在身后给萧辰当后盾比较好。

    一个人是不是诚心的,从话语里面就能感觉到的,萧辰感觉到了毕瀛海的诚心,因此这段时间心情不是很好的萧辰,难得的心情有些舒畅了起来。

    “老大你说笑了,我既然接了,这就是我的任务了。别提帮忙不帮忙的了,那边的人让他们赶紧往这边走吧。孟家家主不是很老实,要好好的敲打一下。”

    毕竟在萧辰在孟家过得并不是十分的舒心,因此他也不想让孟家接下来过得十分的舒心。

    紫阳宗一被政府接盘,那么相当于漠北的柳家整个就倒了,能不能沦为二流家族都是难说的。

    柳家倒了以后起来的就是孟家了,平心而论,萧辰并不想让孟家起来的这么舒坦。

    做事总是要付出点儿代价的,不是吗?

    不知道孟家的家主要是知道了萧辰的这个想法会不会悔得肠子都青了,恨不得穿越回去敲死,当时轻视萧辰的自己。

    萧辰得到了准确的消息以后,就开始研究起了那半部秘籍,他对这本秘籍的好奇心十分的强大,越看越觉得有趣,只不过总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谭梦卿为了讨好萧辰,吩咐紫阳宗上上下下都对萧辰十分的优待,更是严重的警告了一下他们,萧辰是紫阳宗的贵客,更是宗主的贵客,怠慢不得。

    虽然通过昨日的宴会,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萧辰身份并不一般,但是也没有想到就连一般不愿意露脸的圣女,也出来警告他们,不可怠慢萧辰,因此他们对萧辰伺候得更加上心了。

    只不过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能够打动萧辰,他的面前此刻有一张纸,纸上只写着两个字,炉鼎。

    萧辰对这两个字总有着十分的好奇心,他已经研究这两个字,研究了好久了。

    这本秘籍最重要的一点也就是卡在那里的一点就是炉鼎,可是这个炉鼎究竟是什么呢?

    “前辈,用餐吗?”突然之间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谭梦卿娇滴滴的声音在外面传来。

    萧辰突然间眯了眯眼睛,看向门口谭梦卿所在的方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