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采补之术

    是了,他怎么忘记了?炉鼎这个词还有另一个含义。

    如果一切都是这样的话,那么所有的情况都说得通了,这本秘籍居然是采补之术?萧辰有些不可思议的盯着手里的秘籍。

    他有些不敢置信的样子,他刚刚读了那么久,仔细的研究了很多,都觉得这本并不像是那种阴邪的采补秘籍。

    难不成这中间出了什么岔子?萧辰用过饭之后,还在仔细的思索着这件事情,他现在是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他原本想着去逼问之下紫阳宗主,但是左思右想,如今那个老狐狸嘴里吐出来的肯定不是什么真话,于是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孟家来的人非常快,孟家家主这次也跟着过来了,毕竟这么大的事情,他要是出面的话,会给孟家树立更多的威严。

    这样天大的好机会,孟家家主自然不会轻易的放过。

    只不过可能吗?一切都是那么简单的吗?萧辰心眼看了一眼现在正威风凛凛的孟家家主,威风不威风,过两日就知道了。

    等到过两日,上面的人下来了,这孟家家主手里的权力自然也该交出去了。

    紫阳宗在一夕之间就换了主人,这件事情是别的宗门都不知道的,其余宗门还在战战兢兢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所畏惧已经被萧辰一锅端了。

    而且是那么的简单,没有费一丝一毫的兵力,自己一个人单枪匹马挑了紫阳宗的宗主。

    这件事在所有人的眼里看起来都十分的不可思议,紫阳宗的门徒弟子也无法想象他们认为的一个贵客,居然突然之间成了他们宗门地位最高的人。

    因为孟家忙着接手紫阳宗的一切事物,所以谭梦卿的圣女职位也保留了下来。

    这个时候,紫阳宗的其余长老都被囚禁,仅仅一个圣女又做不了什么,因此大家都忽略了她。

    谭梦卿看着紫阳宗,现在来来往往巡视的都是孟家成员,心里可谓是慌的厉害。

    她就这样留在紫阳宗内,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她还不可得知,反正最后的结局都不会是太好罢了。

    谭梦卿虽然畏惧于萧辰的存在,但是她仍然想着要逃跑逃离紫阳宗。

    她想要逃离这个地方,找到一个没有人见过她的地方,她可以好好的生存下去,而不至于像如今的这样呆在紫阳宗内胆战心惊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死了。

    谭梦卿如今已经不想着报仇的事情了,反正她这辈子估计也报不了仇了,萧辰的可怕,她是深深的见识过的。

    这样恐怖的力量,她这辈子也不想见识到第二次了,因此眼前之计,唯有溜出紫阳宗才是正道。

    孟家这一次全员出动,孟子默也跟着孟家家主来到了这边,虽然孟家家主生怕萧辰还记得孟子默的这个仇,但是让孟子默去好好的伺候萧辰的话,萧辰说不定就出了这口气就放过孟家了。

    不得不说,孟家家族的这个算盘可谓是打的十分的好,十分的妙,只不过,孟家一开始做下的决定,就造成了最后的结果。

    从一开始,孟家家主轻视萧辰开始,到最后孟子默的挑衅,这一桩桩,一件件萧辰虽然不是那种十分记仇的卑鄙小人,但是也都记在了心上。

    萧辰毕竟不是圣母,得罪他的人,必然是要该付出代价的。

    所以孟家的代价,只等毕瀛海的人来了就好了。

    孟家在这漠北纵横了这么多年,这点权利是时候也该回去了,毕竟,政府养着他们可不是为了养着一头狼出来的。

    他们家竟然没有功高盖主之功,那么就不要享受如今的这个赏赐了,他们也要不起。

    此时的孟家家主还不知道要发生的事情,乐呵呵的跟萧辰坐在一起。

    “家主,宗门外有人找萧先生。”一个孟家人前来禀报道。

    此时的紫阳宗门外,站着一个裹着一身黑衣的瘦弱少年,少年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像是赶了几天路的样子。

    眼前的这个少年就是越归,越归安顿好了师伯以后,就一个人风尘仆仆的赶往漠北。

    一路上打听着萧辰的名号,到了紫阳宗,在紫阳宗外蹲了一天,原本想要偷偷的潜入进去,却发现紫阳宗内突然涌现了许多孟家人。

    在想想自己之前听到的消息越归就明白了,萧辰这是已经把紫阳宗主给办了。

    顿时越归的心里对于萧辰的崇拜就更加的加深了,他没有想到萧辰居然是这样厉害的人物,连堂堂的紫阳宗主都奈何不了他,甚至被他打到一败涂地。

    确认了这个事情以后,越归才敢让人去禀报,不然的话,越归只有深夜潜入紫阳宗了。

    孟家家主突然间听到萧辰有客来访,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萧辰在漠北这样的地方居然还有客人。

    不过萧辰的事情,他也不敢多说什么,用眼神看了一眼萧辰,萧辰想了想,也不知道外面找自己的是什么人,于是就点了点头说道:“请他进来吧。”

    不管来者是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萧辰还没有怕过人。

    不怪乎萧辰首先想的是仇家,毕竟,他在漠北并没有什么认识的人,难不成是有人寻仇来寻到漠北了?

    萧辰心里也是嘀咕了起来,直到孟家的人领着瘦弱的越归进了大厅,萧辰材反应过来。

    “前辈!”越归见到萧辰激动的叫了一声。

    萧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师伯的事情都弄好了吗?你怎么来了漠北?”

    越归挠挠头冲着萧辰笑了笑,然后说道:“师伯让我带他去一个市郊那里,然后就让我赶来漠北,帮前辈的忙了。”

    虽然知道前辈并不需要自己的帮忙,不过越归还是觉得多出一个人就多出一份力。

    那就点了点头,笑了笑,虽然觉得越归并不能帮上什么忙,但是越归和他师伯有了这个心就行。

    至少不至于像孟家,让他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跑来紫阳宗。

    孟家家主听到越归这样说,心里面有些一顿,他以前也没有想到男人会那么厉害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