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三章 戏精

    那个跟紫阳宗主搞到一起的女人,他怎么可能看的上?

    真是笑话,如此不干净的女人,给他萧辰提鞋都不配。

    “你在瞎说什么?我不过是有些事情想要问谭梦卿罢了!还不让人把他们两个都拖出来!”萧辰厉声的斥责道。

    孟家家主却以为萧辰恼羞成怒,颤颤的不敢反驳,不过却将萧辰的话交给了屋子里的人。

    孟子默和谭梦卿两个人正激战到兴奋之处,孟子默整个人双眼迷离,谭梦卿也躺在床上浑身是汗,娇滴滴的喘息着。

    声音勾人的一样,引得孟子默恨不得再跟谭梦卿再来一回。

    就在这个时候,孟家人破门而入,还没有等孟子默来得及说什么,他们直接把孟子默从谭梦卿的身上拉了下来。

    孟子默大吃一惊:“你们这是做什么反了吗!”

    “抱歉公子,家主请您去外面!”一个孟家人拱手说道,然后直接拉起了孟子默不松手,甚至连给孟子默穿衣服的机会都没有。

    外边的人得到了孟家主的消息,又直接冲了进来,也不管谭梦卿有没有穿衣服,直接把谭梦卿从床上拉了下来。

    谭梦卿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们,声音尖叫了起来:“做什么?你们做什么?快放开我!”

    “恕难从命!”

    他们不管不顾的把谭梦卿从床上拉了下来,甚至有几个中途还去摸了一下谭梦卿的胸口处,还有人不怀好意的捏了捏。

    谭梦卿整个人羞愤欲绝,她和孟子默两个人身上没有披一件衣服就被从卧室里拖了出来。

    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出了这个房门才是噩梦,院子里已经密密麻麻的站了一票的人。

    这些人里面有曾经的紫阳宗门徒,也有那些孟家的人,看到他们两个人出来的时候,大部分的人的目光第一个就锁向了谭梦卿。

    谭梦卿呆愣愣的看着院子里的所有人,都在盯着她看,啊的大叫了一声,然后蹲下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身子。

    她甚至都能感觉到院子里的人对她那种淫秽的目光。

    这种目光让谭梦卿整个人都疯了,她没有想到,她不过是勾引了一个孟家的公子哥,妄图借着这个公子哥的势力离开紫阳宗而已。

    怎么就被人抓住了?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围观呢?

    谭梦卿痛苦的捂住了脸,抽泣不已,孟子默看见眼前的阵仗也大吃一惊。

    特别是看见孟家家主和萧辰的时候,他整个人就慌了,扑通一声直接跪了下来。

    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要说,还是先认错比较好。

    孟子默想得十分的通透,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他只要率先认错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归根结底不过就是他在紫阳中睡了一个女人,只不过这个女人的地位有些不一样而已。

    虽然孟子默浑身冻得冷飕飕的,不过他还是直接跪在了地上,对着孟家家主说道:“家主,是我不好,我不该受了这个女人的勾引!”

    听着孟子默的话,仿佛是要把一切的错误都归根于谭梦卿的身上了。

    不过在场的其他人也都理解,这个所谓的紫阳宗圣女,其实一点分量都没有。

    孟子默现在只不过是作风的问题,他只要老老实实的认错,那么也就不过只是受一顿皮肉之苦而已。

    谭梦卿看着孟子默这么急于甩锅的模样,有些震惊不已,她抬起头来震惊的看着孟子默,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孟子默居然把所有的锅都甩在了她的身上。

    她确实有着想借着孟家公子哥的势力离开紫阳宗的这个想法,但是他们两个的开始却是孟子默主动引诱谭梦卿的。

    然而到了这个时候,孟子默却把一切的过错都推给了她自己,这让谭梦卿有些接受不了,她转了转眼睛愤恨的喊道:“你闭嘴,明明是你强迫我的!前辈前辈,你要给我做主!他强迫我根本反抗不了!”

    谭梦卿惨白着一张小脸,眼睛上挂着晶莹的泪珠,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萧辰,惨兮兮的哭诉着。

    孟子默听到谭梦卿去找萧辰告状,脸色就白了,他曾经得罪过萧辰,萧辰这个时候肯定不会让他太过于舒坦的。

    萧辰接下来会怎么做?在场所有人也不知道,孟子默的内心都有些忐忑不已。

    就连孟家家主也看向萧辰,好像萧辰的决断才是他最后做出来的决断一样。

    看着家族也是一副以萧辰的意见为主的样子,孟子默闭上了眼睛,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他知道这回他是跑不了了。

    萧辰怎么会被谭梦卿那种拙劣的演技给轻易的骗到,他想了想,然后说道:“这样吧,把他们两个送到练武场吧。”

    练武场是紫阳宗内的一块中心地方,平日里来来往往的人都很多。萧辰这样说,估计就是想让他们两个丢人败兴罢了。

    其实萧辰私心里更想让他们去水牢尝试一下,不过想想还是在练武场被众人观赏更为美妙。

    孟家家主一愣,显然没有明白萧辰的意思。

    萧辰随后就说了几个字:“就这样送过去,让人家观赏观赏。”

    孟子默脸色立刻就变得惨白了起来,他现在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衣服就被丢到练武场,任众人观赏的话,那么他以后咱们家还有没有威严了?

    萧辰这招真的是狠,让孟子默以后在孟家没有一丝一毫的立足之地,甚至是孟家主也不敢给孟子默求情。

    至于谭梦卿,她整个人都昏了过去,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仅凭在这个院子里丢人败兴还不够,还要被挪到练武场给众人观赏。

    一想到所有人都能看到她的身躯,她的躯体,那些人看着她的时候,眼里带着的那些目光,谭梦卿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接受不了。

    因此她在听到萧辰这样说的时候,整个人就直接昏了过去,孟家家主为难的看着萧辰:“这……”

    这人都昏了过去了,这丢人败兴的时候还是不要再被人参观了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