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 恨铁不成钢

    孟家家主现在想起来心都在痛,恨不得直接拨了那个畜生的皮!然而他就算再怎么样也没有用了,刚刚的那一通电话,毕瀛海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十分明显了。

    他此时就算再怎么恨也没有用了,万万没有想到,一切的一切都毁在一个败家子手里,毁在轻视别人手里。

    毕瀛海派下来的人十分迅速的就接管了孟家家主手里的一切权利,而对于萧辰则都恭敬有加。

    毕竟大家都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因此对于萧辰的救场,他们也是十分的感激。

    相反,对于养出了这么大的祸患的孟家,这些人就十分的看不顺眼了。毕竟他们家在他们的眼里,其实已经跟叛变差不多了。

    这么说真的不是虚的,不服从上面的指令,那么真的跟叛变没有什么两样。

    因此这些人都看孟家家主和孟家人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孟家家主面对这样的情况也束手无策。

    这一回下来的人并非萧辰之前那样什么都没有出示,只出示了一张推荐信,这一回下来的人直接出示了自己的军官证。

    孟家家主面对这样的强压也没有任何办法,于是不到短短的一天时间内,关于孟家的流言,在整个漠北就迅速的散了出来。

    所有人都在他们家的笑话,毕竟他们以为之前紫阳宗和柳家倒台了以后,没被信任的第一大世家就会是孟家无疑了。

    然而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孟家接管了紫阳宗不到短短的两天,就迅速的被别人接管了紫阳宗的势力,甚至于孟家的状态比之前还要不如。

    其他时间都派人细细的打听,这么一打听才知道孟家之前无意间忽视的年轻人,竟然是能够单枪匹马单挑紫阳宗主的一位武功十分高强的高手。

    而孟家所遭遇的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孟家当初自视甚高,用眼光轻视了这个年轻人,以及孟家公子胡作非为所致。

    顿时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唾手可级的权利和地位就因为这么可笑的理由给失去了。

    有不少人都幸灾乐祸的想着孟家家主此时的肠子恐怕都要悔青了吧。

    萧辰在紫阳中享受了两天大爷般的待遇以后,就遇到了前来送地点的越归。

    越归是和御悟宗主一起过来的,越归看着萧辰,捏紧了自己的拳头,然后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的跪在萧辰的面前:“前辈此次前往铁云岭,还请前辈带上晚辈!”

    御悟宗主听到越归这么说话,心里一个咯噔,越归听到他想亲自过来给萧辰送地点的时候,硬生生也缠着跟了过来,当时御悟宗主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直到现在御悟宗主才明白了越归的心思,不过他脸色一沉,还没有先说话就先看了看萧辰的脸色。

    萧辰也没有想到越归竟然会有这样的心思,不过他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带上越归,对他来说无疑是多了一个累赘。

    凭着萧辰的本事,一路上自然不会出什么问题,但是要多带着一个越归,那么发生意外的几率就会高上许多,而且萧辰看御悟宗主的样子,估计内心也是不情愿越归跟着他走的吧。

    于是他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此次前去墓冢实在太过危险,你还是不要去为好。”

    越归还想说什么,御悟宗主就拉住了他,然后说道:“萧先生一个人前去,尚能顾自周全,若是要带着你,还要分一丝心神在你的身上,你这不是给萧先生添麻烦吗!”

    御悟宗主指责性的说道,果然越归一听到御悟宗主这样说,心里就犹豫了许多,确实依照着他的水平,跟萧辰走在一起就是给萧辰添麻烦的。

    虽然越归本人也不想承认,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他也没有办法,他抬头看了一眼萧辰,却发现萧辰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拒绝。

    于是越归眼睛里充满希望的火光,瞬间就破灭了,罢了罢了,他原本也没有抱什么希望,而且他去了,确实会给前辈带来不少的麻烦,想到这里越归的心里总算舒坦了许多。

    于是他低了低头,然后对着萧辰说:“抱歉前辈,是越归鲁莽了,给前辈添麻烦了。”

    萧辰摆了摆手,表示并不在意这些,他看了一眼御悟宗主,然后说道:“你现在年纪还小,好好修炼修为才是正经事。还不快起来,在这跪着像什么样子。”

    既然受了这一声前辈,那么萧辰还是摆了一下自己前辈的架子。

    越归听到萧辰这么说,连忙起身擦了擦膝盖的位置,然后对萧辰弯了弯腰说道:“晚辈谨记前辈教诲。”

    见到越归这个样子,御悟宗主眼神略带感激的看了一眼萧辰,萧辰随即摇摇头表示这不算什么。

    御悟宗主这两日通过跟越归在一起的时候就观察出来了,越归对萧辰有一种别样的崇拜感。

    为了防止越归追随萧辰的脚步,御悟宗主还是厚着脸皮请求了一下萧辰指点一下越归,让他不要那么不清醒。

    不是越归追随萧辰的脚步有什么不好,而是萧辰的这个脚步是越归最都不上的,为了防止越归以后修炼修为的时候出现心魔,御悟宗主也不得不厚下这个老脸了。

    只不过他原以为越归只是崇拜萧辰而已,没想到越归这次来竟然打着是跟着萧辰一起去的主意。

    这个想法让御悟宗主差点吓一跳,不过好在萧辰没有答应了下来。

    御悟宗主的内心,此时对萧辰充满着感激,毕竟此去凶险而越归又是他最小的徒弟,御悟宗主对此十分的上心。

    偏偏越归年纪又到了这个岁数御悟宗主也不敢多说他什么,生怕他一个不乐意就离家出走了,这该怎么办?

    萧辰也看出来了,青少年的叛逆期而已,他也乐得做这个好人,更何况这个叛逆期的越归萧辰并不讨厌,至少没有像孟子默他们那样讨人厌。

    相反,萧辰还有些欣赏这个敢作敢为的越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