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 入药

    毕竟在当时的情况下,能够做出贩卖宗门物品的人并不多,越归能在那样的情况下做出这个决定,萧辰的内心还是十分的看好他的。

    毕竟这么小的年纪知道什么能舍什么事不能舍的人不多了,而且还重情重义,师伯病成那样也不离不弃的,依旧伺候在身边。

    萧辰的内心对于越归还是有些赞许的。

    所以在面对御悟宗主的这个请求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考虑,他就答应了下来。

    送到了地点之后,御悟宗主就压着越归回了自己的宗门,回去以后御悟宗主就把越归锁在了自己的房间里,毕竟,越归这个孩子现在处于叛逆期,他要是偷偷的跑出去了,那可就没有办法了。

    因此为了杜绝越归跑出去的这个可能性,御悟宗主直接就将越归锁了起来,任越归怎么敲门都没有用。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萧辰都并不知情,他送走了御悟宗主和越归以后,拿着地图仔细的研究了一下御悟宗主告诉他的地点。

    孟家和之前的柳家位置算是在漠北的正中央,而紫阳宗则是在漠北往西,前往西域的那条路上。

    御悟宗主给他的地点则在漠北往东,偏东北,但是不到东北地区的那个地点,是属于一个三不管的山岭位置内。

    萧辰仔细的盘算了一下,从这个位置到离墓冢最近的城市并没有飞机,甚至连直达的火车都没有。

    萧辰有些头疼,难道这么远的地方他要一个人开车过去吗?不过那种仔细的想了想,开车的话其实确实比坐车要方便许多。

    只不过就是累了一点而已,但是萧辰常年习武,这点路程熬夜对于萧辰来说其实并不算什么。

    那就想了想,然后就吩咐人去给他准备了一辆小型的房车,大型的房子她一个人太引人注目了,还是换辆小型的比较好。

    新来的这个军官指挥,得到了毕瀛海的嘱咐,务必要满足萧辰的一切物质要求。

    为什么只单单说物质要求呢?因为其他要求他们也满足不了,这是他们下来的时候,毕瀛海给的第一条指挥。

    由此可见,萧辰的位置是多么的重要,因此萧辰只是开了口,其他人就帮他准备好了。

    甚至小型房车上还有一系列的吃的用的东西,连冰箱都准备好了。

    萧辰对于他们的速度表示十分的满意,心想着,不愧是上头派下来的人,事情做的就是比孟家人到位。

    “长官,需要我们派一个人给您开车吗?”

    他们下来的时候,毕瀛海已经把萧辰在军部的身份告知给了他们,因此在其他人都称呼萧辰为先生的时候,他们称呼萧辰为长官。

    萧辰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不用,这次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其他人不敢违背萧辰的意愿,不过走的时候还是列队欢送,那个阵仗让孟家人看了,整个人都懵逼了。

    孟家家主抓住了一个军官,胆战心惊的问道:“萧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

    “长官身份特殊,不便透露。”这个军官一看这个人是孟家家主,于是就甩开了他。

    孟家家主一听整个人都蒙了,这些前来的军官居然还叫萧辰长官,那么萧辰在军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身份?

    孟家家主根本不敢细想,他生怕他稍微一细想,后果就是他所不能承担的。

    他怀着忐忑的心情离开了紫阳宗,回到了孟家,他一切的一切都当作不知道好了,不然就只要一想一想,他整个人都接受不了。

    他们孟家得罪了这么大的人物,还有能起来的时候吗?这些孟家家主根本都不敢去想象。

    他现在就期盼着萧辰忘了在漠北的一切,忘了孟家就好了,只要萧辰不转过头来再找孟家算账,那么他们就算是失去了在漠北的地位,但是至少还能保住孟家。

    不过此时的萧辰可没有闲心去思考这些,他的整颗心思都聚集在原铁岭的墓冢里,听御悟宗主说,那个墓冢十分的森严,难道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进去过。

    萧辰想到这里就知道,这肯定是一场硬仗,别的不说,怎么成功的进入墓冢里面就是一个问题,再加上他之前答应了御悟宗主,拿到秘籍以后,不破坏墓里的任何东西。

    所以这一切的一切都为这件事情提高了不少的难度。

    不过越有挑战性的东西,萧辰内心的兴奋度就会越来越高,萧辰这些天仔细的翻阅着这上部秘籍。

    他怎么都不觉得这部秘籍是一部修炼功法,这本秘籍怎么看都像是炼丹的东西。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紫阳宗宗主就是把炉顶和炉鼎搞错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一切都说的通了,萧辰通过仔细研究这上半部的秘籍,心里对下半部的秘籍也是充满了好奇心。

    如果按照秘籍上所说,寻找到百年难得一见的炉鼎,以她入药的话,那么便可救尽天下人。

    所以这个紫阳宗的圣女留着依然有用,先不管她是不是真正的炉鼎,还是留这再说。

    萧辰想到这里就去给毕瀛海回了一个电话,说明了一定要留下紫阳宗圣女,至于紫阳宗宗主,那并不在萧辰的关心范围内。

    而且萧辰相信等待着紫阳宗宗主的一定是死刑,还是立即执行的那种。

    毕竟他一个人造了这么多的孽,肯定也是时候还了。

    毕瀛海接到萧辰的电话的时候还有些纳闷,她不明白萧辰为什么非要把这么个水性杨花,人尽可夫的女人给留下来,不过萧辰既然这么说了,那么他就给萧辰一个面子吧。

    毕瀛海仔细的想了想,萧辰应该不会是看上了这个女人吧,他估计是留下这个女人有用处吧?毕竟依照萧辰的眼光,怎么可能都看不上这样的女人吧?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毕瀛海他自己的内心里也不敢确定,毕竟他可是听说萧辰是有未婚妻的人呀,要是萧辰真的看上了这个女人,那么他给萧辰把这个女人留下来可是得罪了不少人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