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不速之客

    玄武镇守北方,由一龟一蛇而成,一般都是蛇在龟壳之上,萧辰仔细的看了一下这个大门,这个大门除了雕刻了一副玄武的图像以外,再没有别的东西。

    他此时也找不到下手的地方,萧辰顺着整个玄武摸了过去,也没有发现什么凸起的或者是空心的地方。

    在一座门前纠结了半天,萧辰此时也有些心烦意乱,他想点根烟,但是发现因为来的时间比较急匆匆因此也没有带烟,一时间有些气闷,于是就靠在柱子上准备歇息一会儿。

    萧辰掏出矿泉水喝了一口,然后把矿泉水放到了地上,又把目光锁在了这座门上,起身的时候因为一个不小心打到了地上的矿泉水。

    矿泉水顿时浇在了柱子的下方瞬间就被吸收了下去,就在这个时候门缓缓的开了,萧辰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门就突然自己开了,然后他转过头去却发现自己的矿泉水突然倒掉了,而玄武的那根柱子下方已经是湿湿的一片了。

    萧辰蹲下身,摸了一把地上的土地,然后拿出随身带的小铁锹,对着地下稍微挖了吧,不意外的就挖到了一道跟排水道一样的水槽。

    而这个水槽里面现在充满了水,萧辰顿时有些了然,原来这个设备是这样子的。

    他站起身,有些惊讶的看着那道门,心里有些佩服了起来,这个墓冢是多少年前的东西,还不得而知,反正应该是很早很早之前的东西。

    在当时的那个年代,居然都有人想出这种机关,萧辰真的对此表示十分的佩服。

    虽然看起来十分轻松的开启了大门,但是这对萧辰来说一点都不轻松,他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就踏进了这个大门,

    刚刚的那个大门也算是给了萧辰启示,这里面的所有东西应该都可以用智慧闯过去的吧。

    不,不说不定,萧辰默默的想到,身为一个门派的开山前辈,萧辰角的他设下的墓冢,可能不止只有用智商才能过去的,应该还有用武力才能过去的。

    所以前面等待着他的,不仅仅只有文试,还有武试,萧辰内心里不由得感叹,他为了这下半部的秘籍,真的是花费了如此多的精力和时间,希望这下半部的秘籍不要让他太过于失望。

    萧辰可不希望自己劳心劳力换来的结果,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果然在前面的不远处,萧辰就遇到了他现在所遇到的第二个危险。

    因为在前方仅仅一个人,可通过的一个隧道里面盘旋了一大约有萧辰大腿粗的巨蟒。

    这还只是粗度,长度多少还不得而知,不过看在它盘了那么多圈的身子上,萧辰觉得他的这个长度,应该也是十分的骇人。

    而此时他似乎是被萧辰踏进来的脚步声给惊醒了,一双绿色的眼眸盯着萧辰死死的不放,舌尖不时的吐出猩红的蛇信子。

    纵使萧辰天不怕地不怕,此时面对这条蛇的时候还是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巨蟒像是看着一个不速之客一样,用那双冰冷的眸子一直到死死地盯着萧辰播放,好像萧辰有任何一个动作他就能立马扑过去把萧辰卷起来一口吃掉一样。

    如果现在站在这里的要是别人,恐怕早就被句芒的这个样子给吓瘫了,不过站在这里的好歹是萧辰,他怎么会轻易的被一条蛇给吓到?虽然这条蛇让他确实有些恶心罢了。

    萧辰仔细的想了想,说实话,他不想跟这条蛇多费太多的精力,如果光跟这条蛇耗的话估计要耗上一段时间,萧辰这个人最怕麻烦,因此,他的考虑一个好一点的方法,成功的解决这条蛇,而且又速度快。

    萧辰屏住呼吸跟这条巨蟒对峙着,然后脑子十分快速的旋转着,他现在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直接越过这条巨蟒呢?

    突然之间,萧辰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粉状物品直接洒在了巨蟒的脸上,然后快速的撤离了这个位置,巨蟒随即跟上,张着血盆大口,冲着萧辰而来。

    眼看萧辰就躲不过这条大蟒的攻击,就在下一刻巨蟒突然闭上了嘴巴,整条蛇瘫倒在了地上,像是昏死过去一样。

    他瘫倒的那一刻,重重地从高空坠下来,巨蟒的大头重重的拍在了地上,发出了很大的响声。

    萧辰扶了扶额头,幸好周围没有居住村民,不然的话估计会以为地震了。

    而此时刚刚踏进一个小墓室的另一伙人听到这声巨响,顿时脸色发白。

    “就说你们不该来不该来……”那个拿着罗盘的中年人脸色苍白,一直在嘀嘀咕咕的说道。

    女孩像是听不惯中年人说这样的话一样,直接一个巴掌拍了过去,中年人因为他们有三个保镖,因此有些畏畏缩缩的。

    只不过他的眼睛里却闪着一抹寒光,虽然他这一次被人劫持了来探路,不过他这一次出门前,他师傅给他算过,他这次虽然凶险的会遇贵人,是死里逃生的命。

    知道了自己会死里逃生,中年人对于眼前的这伙人更为不屑了,想要寻找东西,也要看他们有没有那个命。

    中年人莫名的就想到了在树林里遇到的那个年轻人,那个人会是自己的贵人吗?自己的贵人会那么的年轻吗?

    “你到底能不能把准确的方向算出来?”那个小孩子开口说的,只不过他的声音一说出来就不是小孩子的声音了。

    这个人居然是个侏儒人。

    中年人收起了自己的心思,然后拿出了罗盘,仔细的推算了一下,指了一个方向:“对,就是这个方向了。”

    “这个方向,那你倒是说怎么过去啊!你这个天师是不是傻?”女孩不满的嘟了嘟嘴说道。

    老者这个时候并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眼前的这一帮人,然后用眼神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中年天师。

    他现在心里对于这个天使还是有些怀疑的,对于他推算的位置,老者现在有些不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