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古怪女孩

    萧辰觉得凭着他的感觉,御悟宗主和越归两个人根本不会出卖这个消息,那么这剩下的人是从哪里得来的目标来探这座墓冢的?

    而且他勘察了几天,周围并没有其他人的出现,突然之间萧辰想到了那有老有少的组合,难不成那群人的目的正巧就是这座墓冢?

    萧辰现在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相了,不过他深吸了一口气,不管是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个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的组合,无论如何萧辰觉得自己都不应该输给他们才对。

    而且那个女孩子,萧辰皱了皱眉头,莫名的让人生厌。

    表面上撒娇卖萌可爱,实际上却是杀人不眨眼的人物吧,一旦确定了那群人的目的不一般,萧辰似乎就找到了当初看在那个女孩子不爽的违和感在哪里。

    而且那个小孩估计有什么过人之处吧,萧辰仔细的眯了眯眼睛,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仔细的回想了一下那一老一少的场景,中年人似乎很是不情愿的表情,估计是被威胁过来的,不过为什么被威胁的抓过来,这个萧辰并不了解。

    那三个壮年的男人,一看上去就是雇佣兵,只不过对外说的是保镖吧,那个女孩子手上绝对不干净,那个老者也不是什么慈眉善目的人吧。

    至于那个小孩儿,萧辰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对方的行径,他怎么感觉那个人并不像小孩子呢?

    相反去跟他要佐料的女孩子更有点小孩子的脾气,而那个小孩子再吃到那样没有口感的肉,居然也能够忍下去?这完全不像是一个小孩子应该有的反应。

    难不成?萧辰的脑子里面突然一闪而过出了三个字,侏儒人!

    如果那个小孩子是侏儒人的话,那么就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那个女孩子撒娇卖萌有小孩子脾气,而这个小孩子却没有这种脾气了,因为这个小孩子他根本就不是个小孩子,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甚至比那个女孩子的年纪都大!

    想通了这一切以后,萧辰随即放松心情的继续走了下去,至于那群人,已经被萧辰抛在了脑后了,且不说这一路上危险重重,就算是这群人最后能够成功的到达主墓室,萧辰还是觉得他们的战斗力似乎有点不够看的。

    因此根本就不准备将这群人放在心上,毕竟萧辰的目标十分的明确,他想要的只有下半部的秘籍而已,并没有其他的东西,如果这些人不犯到他手里的话,那么萧辰就跟这些人进水不犯河水,但是如果这些人要犯到他的手里的话,那么就别怪萧辰不客气了。

    萧辰凭借一己之力制服了巨蟒,而茅七那群人却被一个鳄鱼池给拦住了,幽黑不见底的池水里,一条条鳄鱼伏息在那里。

    听到这群人的呼吸声和脚步声都纷纷张开了眼睛,巨大的眼睛一直都在锁定着他们,这样的场景就算是茅七自己也吓了一大跳。

    而最胆小的女孩子,已经寒毛都立起来了,就算是三个雇佣兵一般的保镖,此时也不禁的后退了一步。

    只有老者一个人镇定的站在那里,丝毫不肯退却,因为前面诱惑着他的是更为有价值的东西,为了这个东西,老者觉得一切都是应得的。

    哪怕散尽其他人的性命也是可以的。

    只不过老者这个时候的心情他们并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估计此时他们都会选择离开吧。

    甚至连女孩子也没有想到,最疼爱她的爷爷居然会有拿着她做祭品的想法,这一切在郑学光的眼里却是应该的,他平时疼着宠着这个孙女这么久了,这一次他这个孙女也该为他做点贡献了。

    在文献记载里,这个墓冢里开启宝物的那道最后的大门则需要未经人事的少女的鲜血来做祭品。

    这也是这一次郑学光为什么会不嫌麻烦的带郑姣姣的原因。

    带她来的目的只有这一个,只不过郑学光是不会告诉郑姣姣的。

    “这!老先生……”侏儒人这时候也有些害怕,毕竟这些池子里面可是一群的鳄鱼啊,都不知道饿了多久了,那绿油油的眼光看着就让人害怕。

    老者用力的敲了一下拐杖,然后冷冷的吩咐道:“想办法过去。”

    说的倒是简单,想办法过去,可是整个一片池子根本没有任何桥,也没有任何高空悬挂物,可以飘荡过去,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除非就是杀光这里面的鳄鱼,但是凭借着他们的战斗力,杀几条鳄鱼还是可以的,那么多的鳄鱼要怎么杀才能杀得干净?

    这对于其他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麻烦,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件事情而郑姣姣这个人此时已经被吓得双腿发软了。

    她平时虽然骄纵,手上沾染过不少的人命,但是也从来没有直面的面对过这些巨兽,尤其还是那样可怕的鳄鱼,她此时不禁有些后悔起来,她为什么要撒娇让爷爷带着她来这种地方呢?

    可怜的郑姣姣不知道她能够来到这个地方,全是她爷爷一步一步的套着她,引她上钩,让她走进这个圈套的。

    郑学光看着所有人不说话,此时也沉默了一会儿,忽然他把目光转向了茅七,茅七乃是茅山派的天师,他觉得茅七肯定会有办法,茅七顿时一顿,他没有想到这个糟老头子居然把希望放在了他的身上。

    虽然他有能够对付这些鳄鱼的办法,但是他并不想这么早的就拿出来,如果过早的拿出了自己的所有东西的话,茅七觉得他保命的机会可能会更小。

    因此茅七装作并没有什么办法一样,给了郑学光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郑学光皱了皱眉头,然后拿起拐棍轻轻的敲了一下地板:“茅七先生,我相信你绝对会有办法的,你要知道,咱们所带的食物不多,如果你不想饿死在这里的话,那么你一定会有办法的。”

    茅七当然有办法,但是他并不想这个时候拿出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