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章 化古

    估计茅七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的贵人居然把他错认成了别人,如果他要是知道事情的真相,估计会哭的吧。

    毕竟他把他自己的所有身家希望都压在了那个素未谋面的贵人的身上,他的贵人却把他错认成了别人。

    不过好在他们两个人并没有铸成什么大错。

    茅七为了拖住这一行人,带着他们整整到在这里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左右,然后为了防止他们发现什么,又偷偷的往湖里扔了一个让湖水变色的药丸。

    这样看起来就像是湖水在一个小时之内变了颜色,所有的鳄鱼都毒死了一样。

    三个保镖还有郑姣姣和侏儒人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有郑学光意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茅七却没有从茅七的脸上发现什么,于是只能作罢。

    不怪他心思多,只是他总觉得茅七这个人似乎进了墓室以后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不过郑学光很快的就放下了心思,就算他的心思多又怎么样,茅七的妻子和儿子都在自己的手里,只要有这两个人在,不怕茅七不乖乖听话。

    至于刚刚那一闪而过的违和感,郑学光很快的就忽略掉了,他相信自己的决策绝对是正确的,谋划的这么周密,肯定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的。

    然而此时的郑学光不知道有些人他偏偏就是那么的倒霉,茅七再稍微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所有人,然后把目光锁在了那个侏儒人的身上。

    他从一开始加入这支队伍就知道,这群人里面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那么就是这个侏儒人,因为其他人的面相看上去都是有血光之灾的人,甚至都有些短命之数的存在。

    比如这个郑老头子,他的命数也就这么久了,今天若是不死,就算是强行的被救出去,也只能拖一到两个月而已。

    郑姣姣这个人嘛,她是活不过这几天的,天师下来不与将死之人计较,因此这几日郑姣姣哪怕多有冒犯,茅七还是忍了下来。

    至于其他的这三个保镖嘛,那就端看救援来的及时不及时了,如果救得及时的话,说不定还能逃过一劫,如果救的不及时的话,那么就死在这儿了。

    而这其中唯一一个完好无损逃出去的人,就是这个侏儒人,茅七仔细的眯了眯眼睛,这个侏儒人看样子是老头子招募过来的人,实际上的来历,茅七觉得这个人估计也是不简单。

    “就算这些鳄鱼都死了,那咱们怎么过去啊!”郑姣姣撒着娇的朝着郑学光抱怨的。

    茅七摊了摊手:“这可就不归我管了,鳄鱼我已经解决了,怎么过去就该你们想办法了吧?”

    茅七确实是不想管这档子事,而且他还是想再给贵人拖一点时间。

    要知道他们这边的进程越慢,留给贵人的时间也就越多,茅七相信他的贵人一定是一个十分机智的人,不然怎么可能会成为他的贵人?

    茅七虽然已经是个中年人了,但是身为天师一脉的骄傲还是有的。

    等到他们这边折折腾腾大半天,终于过了这个鳄鱼池的时候,萧辰那边已经开始跟主墓室的门杠上了。

    龙凤雕琢的大门上面有有很多飞禽走兽,还有各样的御悟宗,整个大门雕琢的看起来像一幅十分精美的壁画,萧辰一眼就沉浸在了其中。

    甚至觉得这画里的世界十分的美妙,有一个小小的竹楼,还有那么一亩三分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如果能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那么就算此生不醒来,也是十分美好的。

    就当萧辰的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他飞快的摇了摇头,然后把这思念想甩出了自己的意识里。

    “我去这玩意儿还能迷惑人心?”萧辰惊讶的反问了一句,然而这个时候也没有人来解答他的疑惑。

    萧辰身为特种兵的总教官,坚持向来十分的坚定,而此时他却被一座门上的壁画勾引了心智,这说出去实在是太过于让人难以置信了。

    别说别人不相信,就连萧辰自己都觉得可能是假的吧。

    但是偏偏萧辰还记得他当时的那个想法,就像沉浸在那个世界里不出来一样。

    萧辰仔细的想了想,这种东西应该不是魅惑人心的,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这座门上应该被留了阵法。

    时隔这么上千年,这个阵法对于他依然有效,萧辰无法想象这个阵法刚刚形成的时候。它的效果该是多么的强悍。

    由此萧辰也不由得对当时的修真世界游戏好奇,仅凭一个阵法就能迷惑心智,那么修真界如果修炼到了大能的级别,又是什么样的状态呢?

    为什么大能已经是这么厉害的人物了,还能依旧陨落呢?难道仅仅只是因为灵气越来越不足的原因吗?

    萧辰此时的内心对于修真界是越来越向往了,他在这有生之年或许见识不到修真界的传奇一世了,但是他还是对往日那个翻云覆雨的修真界有些向往之一。

    他对曾经的那个修真界十分的好奇那个御剑飞行,阵法漫天,到处是奇珍异宝的修真世界,十分的好奇。

    然而事实是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修真界依然不复存在,现在仅留下的其余修真门派,只不过是当初的修真界一点皮毛而已。

    萧辰曾见识过越归,也见识过御悟宗主,也见识过紫阳宗主的功法,已经连古武都比不上了。

    这样一个令人传奇和向往的时代却就此没落了。

    而这一切所有的原因却是因为灵气不足,萧辰莫名的想知道造成这股灵气不足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而且令萧辰的内心更加好奇的是,修真界的大能难道都陨落了吗?就真的没有传说中飞升的吗?飞升的又飞升到了什么样的地方呢?

    当修真这一词的真正大门在萧辰面前展开的时候,萧辰的内心就充满了激动,他十分的想进入这个新世界,探寻这个新世界,然而让萧辰感到遗憾的是,这个世界已经枯萎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