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 惊疑

    罢了罢了,如今的这一切只不过是世道的演变而已,现在的灵气已经如此的稀薄,修真界也很难在起来了。

    不管往日是如何的辉煌雄伟,在如今的今日,他们已经残败破落了。现在的修真界就像是一只被抽干了精气的巨龙一样,虽然有心想要重振雄风,但是已经飞不起来了。

    龙飞凤舞雕琢的大门,此刻就站在萧辰的面前,看起来十分的辉煌雄伟,但是就是这座门此时拦住了拦住,他现在对这个门束手无策。

    不过萧辰对此感觉并无气馁之意,因为这座门虽然一直在阻碍着他,但是一想到这座门后能够带给他的东西,萧辰不由得就觉得充满了信心。

    而且最后的这座大门,如果真的这么简单的就被打开的话,萧辰对于这座墓冢的真实性就有待怀疑了。

    毕竟是修真界老祖的墓冢,如果真的这么轻易的就被打开,那么萧辰心里对于一个修真界所有的幻想都毁于一旦了。

    萧辰仔细的环顾了一下大厅的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样的东西是让人感觉到特别突兀的存在,所以此时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来什么,不过那个门确实是有魅惑人心的力量。

    他就算再怎么克制自己,一旦靠近那座门,心中的思想就会不由自主的跟着那座门走,这一切让萧辰对于这个门的研究没有进展。

    “这个情况怎么搞…”萧辰皱着眉头,一个人喃喃自语,他已经在这座门前纠结了很长的时间了。

    而且之前跟他联系的神秘人已经不见了,让萧辰的内心有一些说不出的滋味。

    突然之间,萧辰的耳边听到细细碎碎的声音,有轻有重的像是一些脚步声,萧辰不由得看向其他的通道,难不成他们是从别的地方过来了,跟萧辰走的不是同一个道路吗?

    到达这个主墓室门前的路一共有四条,从这个位置看过去像是有四个门一样,上面都上书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个大大的匾额,说是匾额,实际上也不对,因为是石块筑成的。

    虽然知道有人跟他的目的是一样的,但是萧辰还是默不作声的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清扫了一下自己来,过得很紧,然后隐蔽的躲到了自己来时的那个门里。

    墓室里面比较黑,什么光都透不进来,他们全靠着矿灯的光来看见里面的东西,因此不仔细搜查的话是看不到萧辰来过的痕迹的,也正是因为如此,萧辰才对此十分的放心。

    萧辰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观察着这一行人,率先走出来的就是老者,然后是那个女孩子,还有一个中年人和小孩子,而那三个保镖此时仅剩下一个了。

    他们此时衣裳都有些破了,看上去十分的脏兮兮的,完全没有萧辰这边十分清爽的样子。

    里面唯一稍微干净一点的,就只剩下那个侏儒人和那个中年男人了。

    萧辰不由得对自己的想法有了隐隐的怀疑,如果他之前猜测的人是三个保镖里的话,那么剩余的这个保镖会是那个人吗?萧辰觉得这个人明显不像。

    至于剩下的两个保镖去哪里了,萧辰自然也不是傻子,他们一路走过来肯定会遇到不少的凶险,这少了的两个人自然是喂给了那些凶险了。

    只是萧辰没有想到在树林里遇到的这群人,居然真的跟他的目的是一样的,而且看起来那个中年男人似乎应该是个道士?

    毕竟头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他的手里就拿着一个罗盘。

    郑学光等人走出这个隧道,来到这个空旷空间的时候,整个人都舒爽了不少,毕竟他们一行人历经万险,不计艰难的终于来到了这个地方。

    看着眼前龙凤飞舞百花雕琢的大门,郑学光的眼睛都在冒光,整个人都十分的激动,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地方还真的让他找到了。

    郑学光只是朝着那个大门看了一眼,便沉浸了进去。

    郑姣姣进来似乎还想抱怨些什么,但是一抬头看到那个龙凤飞舞的大门整个人就懵了,她张大嘴巴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大门。

    侏儒人由于身高的原因,并没有仔细的观察那座大门,但是他此刻也感觉到了郑学光两人的不对劲,他本想好好的叫醒两个人,却发现一旁的茅七有一些不对劲。

    诸人用眼光打量着茅七,茅七看见众人的眼光,然后一顿装作不经意的看向大门的样子,然后心里默念口诀稳住心神,装作一副沉浸在里面的样子。

    虽然茅七的样子跟郑学光和郑姣姣的样子一样,但是侏儒人还是感觉到有些奇怪,不过他此时也没有想要去追究的意思了,毕竟来都已经来到这里了,只要能拿到他想要的东西,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

    茅七眼看着侏儒人,打消了自己怀疑的眼光,心下舒了一口气,他此时心里有些焦虑,难不成他的贵人还没有来到这个地方吗?突然之间茅七的眼光看向了一旁的地上,这个地上明显是有人来过的痕迹,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是看不出来的,毕竟墓室的里面是这么的黑暗。

    得到这个消息以后的茅七心里微微放松了下来,接下来无论如何他要跟他的贵人搭上线,因此茅七装作被迷惑的样子走向了一旁的墙壁敲了几下。

    侏儒人这个时候把目光直接定在了茅七的脸上,但是茅七还是一副被迷惑了的样子,侏儒人此时也不知道茅七究竟是被迷惑了还是在装的。

    就在这个时候,郑学光被迷惑的嘿嘿,假笑了几声,然后向前走了几步,有些晃不稳,侏儒人看到了这样的场景,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对于郑学光的恭敬,只是冷眼看着郑学光的样子。

    而刚刚茅七所做的事情,则被侏儒人下意识的给抛弃了。

    萧辰看着这一行人被大门所迷惑,然后又看到茅七被迷惑到墙边敲了几下墙壁,他顿时反应过来了,原来这个中年的道士才是跟他一直以来守护秘密的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