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真相

    只不过一个道士为什么会摩斯密码呢?这让萧辰不由得有些好奇,不过确定了跟自己联络的人以后,萧辰心里的稳定了些,他毕竟知道了哪一个是自己人。

    毕竟确定了以后,情急之下就不会误伤了。

    虽然萧辰不知道道士为什么会沦落到这群人的手里,但是萧辰知道这个道士肯定是不自愿的,不然也不会暗自里面找人联络求救了,甚至还卖了那么多的秘密给自己。

    萧辰并没有出去,然后一直把自己的呼吸闭了下来。

    直到萧辰把自己的呼吸都屏住了的时候,侏儒人这才放心了下来,他的直觉向来很准的,刚刚总感觉这里有什么威胁一样,现在怎么感觉一下,好像并没有这个威胁了,只不过他还是觉得茅七这个人有些不对劲。

    不过这个人有没有什么心思对他来说并无关系,他只要拿到他应该拿着东西走人就可以了。

    至于郑学光,一个可以利用的废物而已,利用完了以后就随便的扔在这里就行了。

    不过这个道士,他们还是不要得罪的好,毕竟天师疯起来,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拦得住的,至于这个天师的妻儿,他们实际上早已经把那母子俩放回了他们应回的地方。

    毕竟他们这个时候不好出面跟天师对上,茅山一派自古就不好惹,又护短的很,他们一般不会轻易的招惹茅山道士的,这次不过是没有办法才铤而走险的。

    侏儒人从茅七对于他们的态度似乎好像能够看出来,茅七好像猜出来了,他的妻儿安然无恙,不然茅七后来也不会一脸放肆的样子。

    茅七早就猜出来自己的妻儿无恙了,这群人虽然敢绑架自己的气,而不过他们并不敢对自己的妻儿做什么,毕竟自己是茅山一派的道士。

    茅山派最为护短,曾经为了一名弟子跟人家斗的七零八散,硬生生把对方逼到绝境之处。

    所以一般没有哪个硬茬子敢去招惹茅山派的道士的。

    而且他之前稍微推算了一下啊,妻子和孩子确实是安然无恙的,现在已经在安全的地方了,就在自家老家。

    得到了这些消息以后的茅七整个人就放肆了起来,对他们也没有之前的那般恭敬,甚至有些大爷的想法。

    郑姣姣当时被茅七整个人气得发懵,茅七人狠嘴又毒,怼的郑姣姣整个人都说不出话来气的跳脚。

    别看茅七是个中年大叔,实际上不过30出头,刚刚是个精英的行列,而且又是茅山一派这一辈最为杰出的一个,茅山派除了护短以外还有另一个最为明显的特征,那就是嘴毒,茅山派子弟大约对于普通人脾气都不是很好,这好像是一个遗传一样,从上到茅山派的掌门人,下到茅山派刚入门的小弟子都是一样的。

    郑学光此时也不能拿着茅七怎样,他虽然对茅七也是十分的不爽,但是要威胁的到茅七,还是得等到他们出去了以后,他现在还以为自己手上还有茅七的妻儿,殊不知他手上的茅七妻儿早就让人给放出去了。

    侏儒人看着他们四个人沉浸在这个魅惑人心的幻象里好长时间了,才把他们叫出来。

    用的还是最简单最原始的方法,拿着矿泉水朝着这四个人的脸上依然泼了一瓶水。

    郑学光和郑姣姣两个人都十分的愤怒:“六子,你过分了啊!”

    郑学光有些愤怒他一把年纪了,居然还要被一个小辈泼水,这个小辈纵然是来历不凡,郑学光此时也觉得他绝对忍不下这口气的。

    至于郑姣姣,她整个人就想走上来去打六子了,却被六子抓住了手:“郑大小姐有点过分啊,你们刚刚已经被迷幻了心智,我叫醒你们还是有错的?”

    六子不屑的看了一眼郑姣姣,郑姣姣虽然身份娇贵,但是在他的眼里确实是不算什么的。

    被养成这样的女人,是没有任何价值的,不不对,或许一会儿她就有了她的价值,六子个子矮,他的目光看得低,他目光灼热的看着郑姣姣的双腿,一会这个女人,这个活蹦乱跳的女人就要死了,想到这里,六子莫名的有点开心。

    而茅七此时却皱起了眉头,他并没有参与到他们刚刚的争吵当中,他只是没有想到刚刚他自己在心里默念口诀却只是稳住了一瞬间的心声之后,也被那大门上雕刻着的龙飞凤舞的东西勾引了心神,当时甚至都觉得要是在那里过一辈子就好了。

    郑姣姣之所以那么恼羞成怒的原因,是因为她在里面梦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却被人打断了。

    是的,每个人的环境都是不一样的,萧辰的幻境仅仅只是小桥流水人家,而郑姣姣的幻境则是众多优质的男生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郑学光的幻境则是他拿到了墓室里的东西,富可敌国的样子,至于茅七的,那么就十分的简单了,幻境里面只有简简单单的两个人,他的妻子和他的儿子,他的妻子目光含笑的看着他,他的儿子抱着他的大腿撒娇。

    至于保镖的幻境,他的幻境就是一个普通人,过普普通通的一生。

    这个幻境对于每个人来说,展现出来的都是他最想要的东西,六子根本没有沉浸进去,所以他不知道他们刚刚究竟幻想到了什么样的东西。

    茅七倒吸了一口气,他没有想到这做大门上的龙飞凤舞幻境,竟然如此的厉害他用了静心咒语还是没有用,整个人依然还是沉浸了进去。

    他心里不由得感叹,虽说他们道法一家,对于修真门派的阵法没有任何想法,但是此时此景,看到经过这么多年的阵法对于人们依然有效,甚至他刚刚还沉浸了进去,心里还是不由得有些感叹,阵法这种东西,真的让人感到害怕呀。

    “如此,那是麻烦六子了。”郑学光听到了六子刚刚那样说,他此时也回过神来,知道了自己刚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他可能会被那个座门迷幻致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