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 刁蛮

    因此他此时就算心里有再多的不满,郑学光对于六子还是不得不露出感激的表情,就让郑学光十分的感到憋屈。

    六子对他大不敬,他却只能忍着六子,甚至还要做出一副十分感激的样子,这让郑学光的内心十分的难受。

    郑学光是接受了这个解释,但是天之骄女的郑姣姣却不愿意接受这个解释,她啪的一下拍了六子抓住自己的手,然后一脸嫌弃的看着六子:“你居然还敢抓我的手,本小姐的手是你抓的吗!”

    六子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他是侏儒人没有错,但是他一路混到如今的这个位置,就算是有人对他不满嫌弃甚至是厌恶,都没有人敢直接的表现出来,这一个郑姣姣真的是戳中了她内心深处的痛。

    因此他看着郑姣姣的眼神带着一丝的不满,怨恨甚至是恶毒的样子,郑姣姣被他的眼神看的吓了一跳,然后又开始惊叫着说道:“你居然还敢用这种眼光看着我!爷爷你快看看!他摸我的手就算了,他还敢这样看着我,他是要杀了我吗!”

    郑学光看着六子眼睛里的恶毒之意,心里顿时一惊,这个六子只怕也没有那么简单,不过这个时候,他显然不能站在郑姣姣的身旁了,因为解开这道大门的唯一办法就是郑姣姣的鲜血。

    虽然郑学光也不知道这个事情是真是假,不过他竟然从文献里看到了,那么郑学光就觉得他有必要去试一试,哪怕这个试一试会让郑姣姣没了性命。

    在郑学光的眼里,为了自己的大业,郑姣姣是可以牺牲的,毕竟这是孙女而已,他的儿子还可以再生的。

    而且娇生惯养了郑姣姣这么多年也是时候让她为家里做出一点贡献了。

    然而这一切的想法郑姣姣都是不知情的,她看着郑学光的眼睛,眼睛里含满了泪光,身为一个女人,她最懂得用自己的优势,以前这样子看着郑学光,爷爷就会十分的疼爱她,什么样的要求都会答应她的。

    然而这一次却让郑姣姣失望了,郑学光只是看了一眼他,然后就转过头去,沉声说道:“这个时候不是任性的时候,你要听话!六子也只是为了救你而已!你不跟六子道谢,还去跟他闹,像什么样子!”

    郑姣姣心里面顿时发紧,她没有想到郑学光居然会这样说,好像自从下墓以来郑学光对待她的态度就没有先前的宠溺了。这样郑姣姣十分的惶恐,她在这么多的兄弟姐妹中脱颖而出,依靠的就是郑学光对于她的宠爱,然而这一次她发现郑学光好像没有那么宠爱她了,加上郑姣姣如此不慌张?

    郑姣姣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六子直接敲昏了,郑学光看着六子这样做,顿时怒了,无论怎样,郑姣姣还是她的孙女,六子直接敲昏了,郑姣姣这让郑学光感觉到了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

    “六子,你这是做什么!”

    六子无所谓的看着郑学光,然后随意的说道:“自然是敲昏了好办事儿,难不成你希望你的孙女亲眼看着你拿她的血来祭门吗?”

    郑学光听到六子这样说,被怼的哑口无言,茅七这时候吃惊的看向这两个人,他没有想到郑姣姣跟过来的原因,居然会是因为这样。

    他之前一直好奇,为什么郑学光会选择带一个拖累,没想到居然打着的是这么个主意,自己的亲孙女都敢下手,郑学光这个人可是真的狠啊!

    不光是茅七,在角落里的萧辰都有些震惊了,他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打开这个大门居然还需要祭品,而且极品居然还是这个老头的亲孙女?

    看来这个老头为了墓冢里的东西很是下得去手啊!萧辰摇摇头,这件事情有点棘手啊,那个女孩子他肯定是不想救的,其实冷眼旁观也是可以的,但是让萧辰头疼的事这个老头竟然这么下的去手,那么就一定不好对付,他比别人要狠的多。

    郑学光看着一眼倒地的孙女,心里面闪过了一抹心疼,不过也只是一抹而已,这点心疼对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其实做祭品只要是女孩子都可以算是正学过,为了不暴露自己就拿郑姣姣来充数了,赵娇娇到时候若是失踪了,那么他还好解决,但是如果他要是抓别的女孩子的话,一旦被有心人查到,那么就能查出来他的目的了。

    所以郑学光为了不引人注意,就只能拿证交交来充数了,到时候再告诉郑家人,郑姣姣为了保护自己,不小心跌落山崖摔死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因为这座大门对于六子并没有什么攻击力,所以是六子拉着郑姣姣道大门的旁边,然后动手割开了郑姣姣的大动脉。

    郑姣姣吃痛想要醒过来,却被六子再一次的敲昏过去,六子看着鲜血从郑姣姣雪白的手腕里流出来,心里面顿时感觉畅快极了。

    你在狂战号又怎么样呢?现在还不知道了,我手里马上就要死了,等你的鲜血流光,你这白嫩嫩的小脸就干瘪如斯了,六子低下头,拍了拍郑姣姣的小脸,一双眼眸里充满了狂暴。

    此时六子的样子,就算是萧辰看了都觉得疯狂,然而此刻他是低着头的,并没有人能够察觉出来六子眼里的疯狂。

    茅七看着鲜血从郑姣姣的手腕流出,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他此时觉得有些胆寒,连自己的亲人都能下得去手的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恶人啊!

    而且据说郑姣姣还是郑学光最疼爱的孙女,最疼爱的孙女,居然就拿来做这样的事情?

    茅七此时不由得怀疑自己的三观,难道是他对最疼爱这三个字有什么误解吗?

    只有保镖此刻面无表情,他对这样的事情向来无感,他是雇佣兵,他们对于感情并不在意,而且风里雨里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事情他们没有见过?

    别说只是杀个孙女,弑母弑父的都见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