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 忍无可忍

    依靠着郑姣姣的鲜血,解开了这道看起来十分诡异的大门。

    而郑姣姣到最后也不是没有醒过来,只不过他醒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血已经流了将近过半了,她身体十分的虚弱,睁着眼眸不可置信的看着郑学光。

    “爷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仿佛用尽最后的力气,要声嘶力竭的呐喊出来一样。

    郑学光此时看着郑姣姣,就像看着一个没有感情的尸体一样:“爷爷花费心思养了你这么多年,现在就是你该向爷爷报恩的时候了,毕竟郑家的荣宠和疼爱,你都已经好好的享受过了。”

    萧辰摇了摇头,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嘴里不住的喃喃的说道:“真是强词夺理。”

    或许是他发出了一丁点的声音,让茅七和六子都感觉到了,六子向来敏锐过人,他目光直直的盯着萧辰站的地方,然而只看到了黑漆漆的甬道,什么都没有看见。

    他盯着那里看了好一会儿,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茅七看着六子盯向那个位置,然后心下了然,估计贵人刚刚就隐蔽在那个位置吧。

    在郑姣姣鲜血流尽,整个人的身体呈现出泛白的状态的时候,这道大门终于缓缓的打开了。

    而此时的郑姣姣也死不瞑目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六子像拖只动物一样,直接把她拖到了一边,省得挡住他们的路。

    还是茅七看不过去,他走了过去,一把把手盖在了郑姣姣的脸上,然后轻轻的扶了下来,郑姣姣的眼睛彻底闭上了。

    郑学光看到这一幕,心下对于茅七多了一些好感,他对茅七微微欠了欠身,然后说道:“多谢。”

    茅七摇了摇头,侧身避开了,他可不敢接下郑学光的这个欠身。

    一行人这才彻底的走进了主墓室,主墓室里面的东西看起来十分的简陋不过就是三个大台子上面放着各式各样的东西而已,而最右边则是一个巨大的石棺。

    眼见着墓室的大门已经打开,萧辰此时也不躲着藏着了,他直接走在众人的身后走了进去,众人听到脚步声,然后回头一看就看到了萧辰他们十分惊讶的看着萧辰。

    六子仿佛猜到了什么对萧辰的眼神看起来十分的不利,而茅七则是暗中对着萧辰点了点头。

    “没想到和小兄弟又在这里见面了。真是巧了。”率先开口的人是郑学光,毕竟他是这一行的领头人。

    萧辰笑了笑,然后对着郑学光说道:“是啊,真巧,没想到你们竟然跟我的目的是一样的呢,不过没有想到您这个教授,居然能够放自己亲孙女的血,果然是十分的有奉献精神啊!”

    萧辰话也说得十分的讽刺,但是郑学光也不在意这些,毕竟如果他要是真的这么在意脸面的话,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了。

    而且在说了只要这些人都不说出去,谁知道他的亲孙女就是打开大门的祭品呢,郑学光笑得十分的韩旭,只不过眼里的寒光却出卖了他的阴谋。

    是的,他想把萧辰彻底的留在这座墓冢里,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

    他们这一行人看起来十分的破落,但是萧辰却依然十分整洁,看起来不像是经过什么灾难走到这里的,郑学光不由得怀疑,难道萧辰知道什么便捷的通道吗?

    “不知小兄弟来此究竟为何目的?”郑学光试探性的问道,要是这个人的目的跟他们是相同的话,那么直接杀无赦。

    萧辰自然不会告诉他们自己真正的来意:“自然是有要事要前来,不然我闯这鬼地方做什么!不仅有巨蟒,还有毒蜘蛛群,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实在是太让人难以应付了。”

    萧辰装作不经意的说道,实际上却是隐晦的告诉了这帮人,他遇到的危险不比他们的差。

    六子深吸了一口气,如此看来,这个人的武功定然十分高强,不然也不会闯过这么多的危险之地了。

    他和郑学光不由得对视了一眼,然后微微摇了摇头,这个人不太好对付。

    六子给了保镖一个眼神,正当保镖准备出手的时候,变故却突然发生了,整个主墓室摇摇晃晃的起来,看起来像是地震了一样,但是茅七闭着眼睛仔细测算了一下,这次好像并非是地震,而是,主墓室居然要崩塌了。

    六子和郑学光顿时整个脸都变了,他们是想要这里的东西没有错,但是不想就此死在这里,于是两个人冲向三座台子分别往自己的背包里疯狂的装东西,准备装完就跑。

    此时的茅七也跟着凑起了热闹,萧辰又岂会让六子和郑学功轻易的带走东西,于是直接伸手冲向了六子。

    六子凭借自己的身形娇小轻易的躲开了萧辰的这一手,然后回首冲着萧辰空挥了一下拳,萧辰刹时间感到一股气流冲着自己而来,赶紧避开。

    是他小瞧这个六子了,没有本事怎么敢出来混呢?萧辰沉了沉眼眸,他这个时候可没有时间和功夫再跟着六子瞎晃荡,于是,直接对着六子甩出了两个银针,然而六子好像是天生敏锐一样,他居然躲过了萧辰的银针!

    这样萧辰十分的不可置信,已经很少有人能够躲过他的银针了!这个六子究竟是个什么来头?

    然而一切等不及萧辰深思的时候,墓室上的石块整个稀稀碎碎的就砸了下来,大块小块地一起落了下来,让所有人都避不可避。

    萧辰抢下六子手里的包,六子十分的不愿,而且此时上方正在不停的落下石块,这张六子又难以招架。

    就在这个时候,一块大石块突然砸了下来,萧辰和六子之间彻底分开,不过巧的是,萧辰正好被大石块困在了三个台子的中间,而六子整个人则被隔离开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