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准备

    于是萧辰摇了摇头,然后对着毕瀛海说道:“是有了一个麻烦,我从漠北那边得知这边有一个古墓,就前来查看,中途遇上一个自称是某大学考古系教授的一个人,名字叫郑学光,这个人和他的孙女郑姣姣,还有三个保镖都死在了墓室里。”

    毕瀛海听到这里皱了皱眉头:“他们是盗墓贼?”

    毕竟大家都是国家编内人员,对于盗墓贼可是十分痛恨的,因为每一个古墓都是国家的宝物,所以就算私底下有些念想,但是对于盗墓这一个事情,大家都是公开厌恶的。

    萧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是这样的没有错,他们确实是盗墓贼,我跟着他们偷偷下了墓,然后发现了一个事情,他们中间还有一个侏儒人,这个侏儒人的名字叫六子,身手似乎十分的不简单。”

    毕瀛海听到这里闻言一阵萧辰的身手,他是见识过的,能让萧辰说身手似乎十分不简单的人,那么他这个人大概是有点来头啊。

    “那我这边帮你查一下,他是跟郑学光等人接触过是吗?”

    萧辰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毕瀛海说道:“麻烦你了。”

    两个人就此挂断了视频电话。

    把这桩事情解决了以后,萧辰才开始清点这些东西,顺便找一下下半部的秘籍。

    他把所有的东西都分类,然后从中挑选出了下半部的秘籍,小心翼翼的跟上部秘籍放在一起。

    之后萧辰顿了顿,然后跟御悟宗的宗主开了视频,无论怎么样这个墓冢,毕竟是人家开山前辈的墓冢。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虽然责任不在萧辰,但是萧辰觉得他还是有必要去告知他们一下。

    “是我,萧辰。”

    御悟宗的宗主接到这个视频的时候十分的惊奇,她觉得要萧辰成功进入墓冢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没想到萧辰竟然这么快就跟他联系了,他以为萧辰还是有什么要求助的呢,甚至都有点不敢接视频,不过还是接了。

    经过这几天的精心调养,御悟宗的宗主此时已经没有了初见萧辰时的那种状态,整个人的精神显得十分的不错,虽然还没有十分的饱满,但是这个精神状态对于一个被困了这么长时间的人来说,已经十分不错了。

    “萧先生,好久不见。这是有什么事情吗?”

    能主动了一下然后对着视频说道:“是这样的,我在进入墓冢的时候,遇到了另一伙人,是盗墓贼,我和对方进行对打的时候,主墓室突然塌了。我情急之下,只得带出了主墓室里的东西,还有一少部分,当时因为碎落的石块被砸在下面,我没有拿出来。”

    说完以后萧辰就把摄像头切换到后置的,然后对着他刚刚整理好的一地的东西又说道:“下半部的秘籍我已经拿到手了,剩余的这些东西我会让军部给你们安然无恙的送回去的。”

    御悟宗主也没有想到萧辰找他居然会是这样的事情,更没有想到他们开山老祖的墓中竟然已经坍塌了:“这伙人前往墓冢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我并不知情,他们一行七个人,三个保镖还有那对爷孙已经死了,一个侏儒人已经逃窜,他带没带走墓室里的东西,我也不知,还有一个是茅山一派的天师是被抓过来的,对此并不知情。”萧辰把事情都说给了御悟宗主。

    御悟宗主对此也只能作罢,是谁人指使,并不知情,而且他们宗门现在也没有能力去追究这些事情了。

    他现在对于萧辰十分的感激,要是旁人得了这些定然不会归还的,没有想到萧辰居然还心系他们,在墓室坍塌的时候,还把这些东西带出来归还给他们。

    这份情谊,御悟宗上上下下都对萧辰感激不尽。

    御悟宗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萧辰说道:“实在是太感激你了!若是旁人,恐怕做不得萧先生这般。”

    “无妨这些只是小事而已。”

    挂断了两个视频电话以后,萧辰就把自己的心思整个都埋在了破解下部秘籍之上,看过了下部秘籍之后,萧辰才深深的觉得这部所谓的神功秘籍其实就是炼丹秘籍而已。

    不过这部炼丹秘籍倒是十分的有用处,里面有很多的秘方,这些秘方让萧辰对此充满了好奇心,只不过萧辰仔细的翻查了这些东西里面的所有东西,也没有找到那本秘籍里面所说的炉鼎。

    说是炉鼎,其实就只是一个药炉而已,这个药炉还不怎么大,单手可拎起来,但是萧辰就没有看到这件东西。

    他仔细的翻查了所有的东西,就是没有发现这么一个药炉,突然之间萧辰回想起了六子走的时候手里拎着的东西,那一个黑漆漆的东西好像就是带着三只脚的一个炉鼎?

    难不成六子拿走了那个炉鼎?萧辰仔细的回忆了起来,然而当时他只是一闪而过,并没有记得十分的清楚,于是他忍不住召唤了茅七。

    茅七这个时候刚刚联系上自己的妻儿,正在腻歪当中,听到萧辰的拍门声,立马走了出来。

    “这大半夜的不睡觉是有什么事儿吗?”

    萧辰也不是那种磨叽的人,想问什么便直接问了:“你记不记得当时那个六子走的时候拎着什么东西?”

    茅七仔细的回想了一下,然后说道:“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不过黑漆漆的像是一个锅一样?而且六子个子不高,看起来更像是抱着锅走的。也不对,我说不上来那东西叫什么,反正黑漆漆的看起来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萧辰听到茅七这么说,心下更是确定了,那个药炉肯定就是六子拿走了。

    至于黑漆漆的很好理解,常年不用的东西自然会生出来黑漆漆的东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