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 找茬

    “一个是外交部的部长,还有一个也是一个官员,怎么亲爱的你连那个油皮滑脑的外交部部长都不认识了?”史密斯搂着亚历克斯的腰在她的耳边呢喃的说道。

    亚历克斯笑着捶了史密斯一下,然后说道:“不是那两个人,是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的那个人,看起来好像有点奇怪呀!”

    史密斯一听到亚历克斯说的人,就知道她说的人是萧辰了,想到这里他就不由得想起昨天不愉快的事情了,因此史密斯皱了皱眉头,撇了撇嘴角,并没有把萧辰放在心上:“他只说他是个接待人员,叫萧辰,具体是做什么的应该没有那么重要吧,只不过是一个黄皮猴子而已,你不要太放在心上。”

    亚历克斯笑着点了点头,然而内心却把萧辰的这个名字记在了心上,他可不像史密斯那个没眼力劲儿的,如果只是个普通的接待人员,那么汪俊峰和毕瀛海两个人没必要这么的在意萧辰的感受。

    他们刚刚对待萧辰的时候,虽然没有说是十分的恭敬,也没有十分的特意对待,但是他们对于萧辰的态度,就表示出了萧辰的身份,绝对不一般。

    “好了亲爱的,我们不提他们了,咱们进去吧,我们得想办法从中方手里面捞一点好处才是。”亚历克斯爬到史密斯的耳边,呢喃的说道。

    史密斯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是的亲爱的,不过你确定了吗?那个郑真的死了?”

    “当然了,郑还有郑的孙女都已经死了。”亚历克斯露出了一个得体的笑容,她微笑着看着身边的所有人,声音压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在说什么好笑的事情。

    史密斯和亚历克斯正常的时候,他们的保镖肯定都在外面,不会都进入到宴会厅的,那样的话把他们当成什么了?

    茅七和萧辰觉得如果能从外面的保镖嘴里面得知什么不一样的信息,那就好了。不过萧辰也没有抱什么希望,毕竟他们的这些保镖都是美国的特种兵,经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兵肯定不会透露出什么不一样的消息。

    但是萧辰感觉他还是前去试探一番比较好。

    萧辰悄悄的留了个消息给汪俊峰和毕瀛海,然后就带着茅七一同绕到了宴会的后方,宴会厅的后方就是安置这些保镖的地方。

    当然这个时候安置的保镖不过是明面上的保镖,暗地里的保镖,其实还有很多,不过大多都藏起来罢了。

    “呼,这牵扯上国家的事情,还真的是如此的难办,屋里的保镖就不说了,外面还有不知道多少的人隐藏在暗处。”茅七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说道。

    萧辰听到茅七这么说有些惊讶的看着茅七,他没有想到茅七竟然能够察觉到暗处居然还有人,茅七的武功,说实话他也没有试过,因此萧辰不由得对茅七有些好奇了起来。

    “七哥,你能感觉到藏在暗处的人?是通过武功还是什么?”

    茅七摇了摇头,他修炼的自然跟萧辰修炼的东西不一样,萧辰靠的是修炼功法,他靠的则是感知:“就怎么跟你说呢,每个人身上的气息都是不一样的,常年杀生的人,他们的手上都有血气,我是靠气息感觉到他们的。”

    其实这也不是完全的解释,更完全的解释,说起来有点长,茅七也不想再去多说了,毕竟他们这个时候也不是来听这些的时候。

    毕瀛海带来的人看着萧辰出现在这里,一时间有些诧异:“长官好,长官这是?”

    “你去派人盯着史密斯先生身边的那个亚历克斯,去找暗处的人盯着小心点,那个女人不简单,我再去看看周边。”萧辰凑过去低声的吩咐道。

    这人此刻虽然好奇萧辰为什么要吩咐他去盯着一个女人,但是一想到萧辰刚刚说这个女人不简单,于是就收敛了自己的神色,然后立正喝了个脚后跟,跟萧辰敬了个礼:“收到长官。”

    “哦哟,这个脚后跟磕得可以。”茅七看到眼前的这一幕,调笑的说了一句。

    经过这几天的接触,萧辰也知道了,茅七虽然年纪三十出头,这一个不折不扣的中年人了,但是有时候还是有一颗玩闹的心的,不过萧辰对于这些也不在意,毕竟茅七的实力摆在那里。

    一个懂得阵法,而且萧辰还见过茅七在画符,他对于茅七的印象不知不觉又加深了茅七,这个人看起来好像什么都会一点,而且十分的有头脑,这让萧辰十分的欣赏。

    如果茅七知道萧辰这么想,肯定会笑出声的,毕竟不是谁都能得到自己贵人的认可的,不是吗?

    萧辰是自己的贵人,那么离贵人自然是越近越好了,而且这几日,茅七虽说跟在萧辰的身边,但是还没有确切的知晓萧辰到底是什么身份,不过由此看来萧辰的身份肯定不简单就是了。

    “那赶紧把这点破事儿解决了,然后去湘西。”萧辰一个人喃喃的自语。

    偏巧这茅七的耳朵就是十分的灵,他听到了萧辰这样说,然后就说道:“萧辰,你接下来这是要去找六子吗?”

    “六子从墓冢里拿出一个十分重要的东西,那个东西对我十分的有用。”萧辰也不隐瞒茅七,毕竟茅七已经知道的那么多了,再知道一点也无可厚非。

    虽然不知道茅七为什么要一直跟在她的身边,不过萧辰看的出来茅七并没有什么别的心思,因此很多事情都让茅七知道了。

    不过萧辰的内心还是有些好奇的:“我有点好奇,七哥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说是跟这其实也不对,茅七不过是到了安全的地方,没有离开罢了,而是选择跟在了萧辰的身边。

    茅七,我没有想到萧辰会开口问这个问题,他仔细的想了想,还是决定开口说了出来:“我这次带家里人去旅游之前,我师父给我算过一卦,死里逃生遇贵人,要是没有死,就会遇到命定的贵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