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各退一步

    “你们白家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吗?”

    萧辰皱了皱眉头。

    自己并不愿意掺和别人的家务事,奈何这麻烦却自己找上门。

    白露脸色也十分难看,萧辰毕竟救了她,还送她回家,对自己有恩,虽然自己贸然拿萧辰当挡箭牌有些不地道,但她本意是劝退陆展罢了,没想到事态会发展成这样。

    “爷爷,爸,你们难道准备袖手旁观吗?”

    白露有些气恼的质问道。

    白老爷子闻言却犹如泰山稳坐,双眼紧闭,一言不发,仿佛置若罔闻。

    而她父亲也顺势扭过了头去,做法和老爷子如出一辙,在他看来,萧辰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就算被陆展打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能平息陆展的怒火就行了。

    陆展见两人这幅态度,笑得愈发猖狂,瞥了一眼白露后,目光又集中在了萧辰身上。

    “小子,乖乖束手就擒吧,我可不想把这这么漂亮的白家大院弄脏了。”

    他身旁的阿龙蔑视的望着萧辰,根本没有把他当回事儿,他能成为陆展的贴身保镖,可见其实力过人,对付一个毛头小子,杀鸡焉用牛刀。

    “非要动手吗?不打行不行?”

    萧辰叹了口气,突兀的问了一句。

    陆展闻言笑容愈发不屑了,在他看来,萧辰这无疑是认怂的表现,于是转而望着白露道:“白小姐,你是怎么看上这样一个废物的?要不然我给你一个机会,当做这事从来没有发生过,怎么样?”

    “你愿意放了他?”

    白露有些狐疑的反问道。

    “放了他?哈哈哈哈.白小姐你是不是太天真了,拐走了我的未婚妻的人,我岂能让他活着,若是传了出去,我陆展日后还怎么在外面混?”

    “动手!杀了他!”

    陆展说完,立刻冷冰冰的下了命令。

    而白露却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一脸懊恼的自责着。

    ‘他能杀了绑架我的人,想必武功也不差吧?哎,就算他能逃出陆展的抓捕,但是在这宛城乃至湘西,他根本没有容身之地。’

    白露想到这,又忍不住叹了口气,自己算是玩脱了,把萧辰给害死了。

    “给过你们机会,你们不珍惜,那就怪不得我了。”

    萧辰眼神一凝,对着朝他冲来阿龙,凌空一拳打去。

    “滋啦!”

    这一拳划出去,空气中骤然响起了音爆声,仿佛空间都被撕裂了。

    而原本漫不经心的阿龙见此,顿时瞳孔紧缩,仿佛看到了鬼一样,心头大骇!

    但是他已经来不及抽身离开了,只见萧辰遥遥一拳打出,一道无形气劲轰然击中了他。

    阿龙的身子犹如断了线的风筝,径直倒飞了出去,重重摔在了花坛上。

    “轰隆!”

    半个花坛都被阿龙给砸塌了,灰石四溅,而阿龙嘴角溢血,胸口有一块肉眼可见的凹陷,已然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什么!”

    白老爷子、白先生、陆展三人同时发出了一道惊叹!

    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一幕。

    白老爷子等人脸色变化十分精彩,他们阅历丰富,自然一眼就看出萧辰是位武者,能凌空一拳把人打成半死,实力绝对不低!

    而脸色最为难看的莫过于陆展了,阿龙是他亲自挑选的贴身保镖,他的实力如何,陆展十分清楚,曾经有十几个不长眼的醉酒大汉挑衅他,被阿龙一个人不到五分钟全收拾了。

    他原本以为萧辰只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并没有多上心,可这一下彻底把他惊到了。

    ‘內劲大成!不不不!能这么轻易碾压阿龙,至少是化劲入门!’

    陆展此时的心里犹如惊涛骇浪,他惹了一位疑是化劲武者的人,而令人细思极恐的是,这个人太年轻了!看起来才二十出头!难不成他是某位武学豪门世家的子弟?

    陆展虽然近几年混的春风得意,但是也仅限于宛城、湘西这种偏远的小地方,跟京城那边的大势力完全没得比。

    “萧萧先生是吧?敢问您师从何人?”

    陆展谨慎的问道,他虽然跋扈,但是脑子不傻,一位化境武者放在那里都是一等一的大人物了,若是萧辰铁了心要杀他,自己根本逃都没机会。

    至于拿自己的家族名头震慑他?完全是无稽之谈,一位化境武者想逃的话,天下之大,哪里都可以去。

    “你还没资格问我师傅是谁。”

    萧辰冷冷的回答道。

    陆展被这句呛到了,虽然心里十分恼怒,但是不敢表现出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之前都是误会,重新认识一下,我叫陆展,是宛城陆家的人,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请您吃顿便饭,权当赔罪。”

    “你还不够格请我吃饭。”

    萧辰依旧冷冷的拒绝。

    这让陆展愈发恼怒,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但无奈形势比人强,他再恼火也得忍着。

    “既然这样,我还有点事,日后我再上门赔罪。”

    陆展讪笑了几声,转身就准备溜。

    “我让你走了吗?”

    萧辰冷漠的声音再次在他耳边响起,这让陆展的身体为之一僵,他转过身笑着问道:“萧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萧辰悠悠道:“我之前给过你们机会,可你们却咄咄逼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你们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现在打不过就想跟没事人一样跑?真当我是泥人,没火气呢?”

    萧辰根本没有打算给这个陆家大少一点面子,没有顾忌的直接点明了说,这也无疑是撕破脸色,捅破了陆展之前好不容易糊上的窗户纸。

    陆展的脸色也渐渐沉了下来,既然撕破脸皮,再装孙子就没有意义了。

    “小子,你还想干嘛?难不成准备杀了我?你要知道这里可是白家,我如果死在了这里,那么.”

    他后半句话实则是说给白老爷子等人听的,暗示让他们帮自己,否则自己死在了这里,陆家找不到凶手,肯定会把怒火发泄在白家身上。

    白老爷子也是人精,立刻听懂了陆展的话外音,立刻笑着上前打圆场道:“两人都是青年俊杰,何必为了一点小矛盾大打出手,不如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