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萧辰的底细

    白老爷子一番话照顾到了两个人的颜面,也给了双方一个台阶。

    而且萧辰已经展现了自己的实力,白老爷子自然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对待萧辰。

    白先生也趁机上前附和道:“老爷子说的有理,和气生财,不如就此罢手。”

    他说完还悄悄拉了一下自己身旁的白露,毕竟萧辰是白露带来的,也许她说话,萧辰会听。

    白露见自家人变脸这么快,也是一阵脸红,有些无颜面对萧辰,但是想到事情闹大了,总归不好,也硬着头皮开口道:“是啊,你们两个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吧。”

    萧辰皱了皱眉头,依旧冷声道:“想让放了他也行,跪下来给我道个歉,这事我就当没发生过。”

    自己平白无故差点被人打了,结果还让自己退一步,当做没发生这种事,真当他萧辰是任人欺辱的软柿子?

    众人听到这话,脸色一僵,萧辰的话说的太绝了,根本没有给他们一点在打圆场的机会。

    陆展的脸色铁青,他也看出了白家人一副墙头草的样子,两边都不愿意得罪。

    今天这个亏,自己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了!

    陆展咬牙切齿的望着萧辰道:“凡事留一线,你当真要做的这么绝?”

    他话音刚落,只见萧辰弹指一点,一道气劲轰然在他身旁炸开,留下了一个篮球大小的坑洞。

    这要是打在人身上,恐怕连个全尸都保不住!

    陆展也被萧辰这一手给吓到了,‘扑腾’一下,直接跪在了地上,咬着牙说道:“对不起!今日是我冒犯了,还望赎罪!”

    “滚!”

    萧辰仿佛打发苍蝇一般,随意挥了挥手,这让陆展气得都快内出血了,但是再待下去除了继续丢脸,也没什么能做的,很快就阴着脸离开了白家。

    白老爷子和白先生十分惊愕的对视了一眼,这年轻人也‘狂妄’了,居然没有给陆展一丝丝面子。

    要知道在宛城,陆家的势力可不是一般的大,曾经白家还能压得住陆家,如今陆家傍上大人物,更是一飞冲天,他们也不敢随便招惹,哪怕陆展只是陆家的一个后辈。

    一旁的白露则是被萧辰的手段给震住了,她就知道萧辰不是普通人,此时她望向萧辰的目光有了一些异样。

    陆展走后,白老爷子十分客气的将萧辰请进内屋坐下,白先生的态度也转变的十分快。

    化劲武者并不稀奇,他们白家也有几位化劲武者的客卿,但是这么年轻的化劲武者就罕见了。

    两人几乎不约而同都认为萧辰应该是某个大世家出来历练的子弟,要么就是名师之后!否则无法解释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却拥有这么恐怖的实力,这份天赋放眼整个华夏也十分罕见啊。

    等侍女送上茶,白老爷子笑着说道:“小友请喝茶,之前没来得及感激你送小露回来,老朽先给你道个歉,还望海涵。”

    这时,白先生离开了一会儿又很快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两个佣人,两人抬着一口大箱子。

    白先生示意打开箱子,里面装满了金银玉石打造而成的珍品,虽然萧辰不懂这行,但是看其做工,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

    “我刚听小女说了,你答应送她回来,她便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这里装的都是我们白家几代人收藏的珍品,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就拿这件玉面罗汉来说,唐宋年间的物件,现在市场价在二个亿左右,这里的东西你随便挑几件吧,就当我们的谢礼了。”

    白先生说这话的时候,也有些肉疼,这里面的东西可都是他们白家的家底啊,随便拿几件估计价值都过十亿了。

    不过钱不重要,重要的笼络到这位天赋异禀的青年俊杰才是首要的大事,他们看中的还有萧辰背后的势力。

    毕竟就在十分钟前,他们还对萧辰不屑一顾,选择了袖手旁观,若是只消花点钱就能安抚萧辰,就算是花上二十亿也值了!

    萧辰喝了口茶,扫了一眼箱子里的东西摇了摇头道:“我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

    两人闻言都是一怔,这么价值连城的东西都引不起他的兴趣?不过这也无形中印证了他们心中的想法。

    萧辰绝对不是普通人!只有那些大世家的子弟才能对眼前的巨富无动于衷。

    白老爷子想到这,态度愈发和善了,十分亲切的和萧辰聊了起来,四周的佣人都看傻眼了。

    要知道白老爷子是何等身份?有一次省长来了,也没能让白老爷子出来多走两步相迎,此时却和一个年纪差了五十岁的后生小辈,聊的正欢。

    白先生也是不是插了一句,完全没有一点点一家之主的架子,仿佛把萧辰当成同辈人看待。

    大约日过正午,一个侍女走进来说道:“老爷,小姐洗漱完毕,已经准备好饭菜等你们去。”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白先生点了点头,转而对着萧辰说道:“萧先生,不如留下来吃顿便饭?”

    萧辰也没矫情,点了点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三人一同去了餐厅,桌子上摆满了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七八个佣人站在一旁伺候。

    “爷爷,你们来了,快坐吧。”

    此时洗漱打扮过的白露,换上了一套靓丽的连衣裙,与之前的完全是判若两人,也让萧辰不由得多看了亮眼。

    ‘果然人靠衣装这句话没错啊。’

    几人一同坐下,白老爷子笑着开口道:“听萧先生的口音应该是京皖一带的人,尝尝我们当地的特色菜,希望能对你胃口。”

    白老爷子不亏为人精,随随便便一句客套话,就能在无形中打探着萧辰的底细。

    萧辰也不回答,只是夹了两筷子菜尝了尝,点了点头道:“确实和我以前吃过的东西不一样,味道不错。”

    “哈哈哈,喜欢就多吃点,我们这儿地偏人稀,也没有什么好吃食,但是一些特色菜是中原地区尝不到的。”

    老爷子笑着说道。

    几人边吃边聊,半晌,白先生突然开口问了句:“不知萧先生来宛城是为何而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