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一群蝼蚁

    “出车祸了?”

    萧辰很快就稳定了下来,他望了一眼司机,司机可没他这般强悍的体质,直接晕倒在了方向盘上。

    这时,面前的一辆跑车上下来了几个醉醺醺的男女,指着萧辰等人破口大骂。

    “他妈的!不长眼啊!”

    “你们给老子滚出来!”

    为首的一个男子踉踉跄跄的走到车窗旁叫嚣着。

    这时,司机也慢慢醒了,也幸好有紧急气囊弹出,所以他只受了一点轻伤,没有大碍。

    “你们怎么这么蛮横啊!刚刚明明是绿灯,是你们闯红灯撞了我们!”

    司机大声反驳道。

    “什么狗屁红灯绿灯,这里是中海,老子说你全责,你就是全责!”

    男子冷哼道。

    “周大少,这破出租车估计还不够您重新上个漆的钱呢。”

    一旁的长衫男子也醉醺醺的走过来,不屑的摇了摇头。

    “哎呀,你们看周大少的车都撞成这样了,估计大修一次至少得几十万吧。”

    周大少怀中的女子瞥了一眼跑车损坏情况,意味深长道。

    “啊!几十万!”

    司机听到这话,顿时慌了神,他一个小司机,一年到头的工资也不过十万左右,一下子让他拿几十万出来,等于是要了他的命啊。

    “你你你们不要讹我,我有行车记录仪的,就算警察来了,也是你们全责。”

    司机有些紧张的说道。

    “警察?哈哈哈哈”

    周大少有些好笑的和几人对视了一眼,随即爆发出哄堂大笑。

    他冷笑的上前,一把摁住司机戏谑道:“老子是周家的人,这里是中海,我的话就是王法,你不信试试看啊。”

    “什么!周家的人!”

    司机闻言脸色猛然大变,他是常年全国各地跑长途的,所以见识和消息都比普通人知道的更多。

    中海周家那可是这里土皇帝一般的势力,当地的豪门世家,各方大佬想见周大师一面都得看他心情。

    虽说二年前突然发生了一件,周大师被一个年轻人打败,动摇了周家的根基。

    不过幸好这个年轻人并没有在中海久呆,周大师也没有死,周家依旧在中海一手遮天。

    “求求你们,这都是我的错,可我真的拿不出几十万来啊。”

    司机急得都要哭了出来,如果眼前的男子真的是周家的人,他哪有胆子报警啊,这不是自寻死路嘛。

    “好啊,你跪下给我磕头,磕高兴了,老子就放你走。”

    周大少嚣张的大笑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司机也没有犹豫,叹了口气就准备跪下。

    就在这时,一双手拉住了他,让他半弯曲的腿怎么也跪不下去。

    拉住他的人正是萧辰,萧辰脸色淡然的瞥了一眼众人缓缓说道:“大丈夫当世,只跪天、只拜地、只敬双亲,怎么能随便跪别人?”

    “哎呀,萧先生,你别说风凉话了,快放开我,我要是不跪得赔几十万,我还有家小要养,她们都指望着我,我哪里有这么多钱啊。”

    司机脸色一黯。

    “那就更不能跪了,此事我看的最清楚,你没有错,是他们无理取闹。”

    萧辰的话刚说完。

    周大少等人脸色全都沉了下去,脸色不善的盯住了萧辰。

    “你他妈又是哪根葱,是不是想作死啊?”

    “你们把这位师傅的车撞坏了,如果识相的话赔点钱自己滚,不然你们就真的是在作死了。”

    萧辰依旧神色不变说道。

    众人闻言全都愣在了当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随即又爆发出一阵大笑。

    一旁的司机更是脸色一变,连忙拉住萧辰在他耳边低声道:“年轻人,你不要争一时口头之快啊,你恐怕不知道中海周家的名头,我们惹不起他们啊。”

    “哈哈哈,这真是我来中海这么久,听到最大的笑话。”

    “周大少,我看这小子是在找死啊,要不要哥几个替你教训一下他。”

    “不错,居然敢侮辱我们周少,是该好好教训一下。”

    周大少身旁的几个小跟班立刻趁机讨好道。

    “行吧,行吧,你们下手轻一点,随便断只手就行了。”

    周大少说的轻描淡写,但平淡的语气却充满残忍的意味。

    两人得到允许,立刻冷笑的走上前,一左一右围住萧辰。

    萧辰见这两个醉汉连路都走不稳,脚下踩住了两块石头,轻轻一踢,这两颗石头‘嗖嗖’的飞了出去,击中了两人。

    虽然这一下,萧辰根本没有使出十分之一的力气,但还是把两人打倒在地,哭爹喊妈的呻吟着。

    周大少看到这一幕,也是微微瞪大了双眼,立刻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

    “小子!你居然敢打伤我的人!你给我等着!”

    他也不是傻子,知道萧辰身手不凡,立刻就想跑。

    “我让你们走了嘛?”

    萧辰的身形如同鬼魅般拦住了他的去路。

    这下让周大少愈发惊慌了,他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问道:“你还想怎么样?”

    “赔钱、道歉!”

    萧辰指了指一旁看傻眼的司机道。

    “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甚,你知不知道我是.啊!”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被萧辰捏住了肩膀,发出‘咔嚓’一声,立刻惨叫了起来。

    “我赔!我赔!你别动手,有时好商量。”

    周大少疼的鼻涕眼泪全都流了下来。

    萧辰松开了手,周大少连忙从车上拿出厚厚一叠现金,大约有两万块的样子,亲自送到发愣的司机手里,送完钱还像小鸡啄米般鞠躬道歉。

    “这样行了吗?”

    周大少有些畏惧的望着萧辰问道。

    “滚吧!”

    萧辰摆了摆手。

    周大少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丝毫未停的上了车,带着另外一个女人一起迅速离开了这里。

    直到周大少离开,司机望了望自己手中的钱,还处于发懵状态。

    大约过了十几秒,他猛然醒了过来对着萧辰说道:“我们快走,如果他真是周家的子弟,我们就惹下大麻烦了!”

    “我不走了,既然到了中海,我也顺便拜访一下老朋友。”

    萧辰摇了摇头。

    “什么!萧先生,你可能是不知道中海周家的名头,你如果留在这里肯定有大麻烦的。”

    司机好心的告诫道。

    “你不用管我,你先走吧,中海周家在我眼中不过蝼蚁一群罢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