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四章这都不死?

    “周少,我们就这么走了吗?”

    跑车上,周少身旁的女子小心翼翼的问道。

    此时周少脸上满是阴霾,犹如一触即发的火药桶。

    “不走等死啊?没看到他小子会功法吗?他妈的,这个仇老子肯定要报。”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女子继续问道。

    “哼,敢惹我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我要去找我三哥,不能让这个小子跑了。”

    周少冷哼道。

    周家。

    “三哥,您可要给我做主,替我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小子。”

    周少委屈巴巴的站在一旁,而他身旁则坐着一位青年,青年不急不缓的喝了口茶,才慢慢放下茶杯。

    “周清啊周清,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算盘,天天挂着我们周家的名头在外面飞扬跋扈,你要记住,你只是我们周家的一个表亲,是我父亲见你可怜才收留你,允许你姓周。”

    青年斜瞥了一眼他,冷声敲打道。

    “三哥!我冤枉啊,我这次可真的没有在外面乱来,我当时是想和气生财,可那小子居然大言不惭骂我们周家不过一群垃圾,我实在气不过,不能让别人小瞧了我们周家,可却被那人给狠狠羞辱了,小弟无用,还请三哥恕罪。”

    周清添油加醋的把真实情况全改了。

    果不其然,青年听到这话,重重的将杯子砸在了地上,冷哼道:“虽然二年前,我们周家被一个叫萧辰的人重创了,势力大不如以前,可也不是一个毛头小子能轻易羞辱的,那人在哪儿?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长了两个脑袋。”

    青年名叫周平光,是周阳朔的儿子,当年萧辰大战周阳泉,将周家打破中海神坛时,他并不在家。

    等他回来听说了这一切,心中除了无限的震惊还有强烈的复仇感。

    周家嫡系会修炼一本秘法,这已经不是秘密,但这秘法只有一些有天赋的子弟才能修炼成功,周平光则是周家二代后辈中最有天赋的人,也是周阳泉最看重的一位后辈。

    周清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连忙上前说道:“我一回来就马上派人去跟踪他了,不过那小子会点功法,对付起来有点麻烦啊。”

    “麻烦?呵呵,有我在,哪怕他是一位半步宗师也得俯首。”

    周平光不屑的摇了摇头,他虽比不上周家的顶梁柱周阳泉,但是胜在年轻,才二十左右就已经有了堪比半步宗师的实力,连周阳泉都曾在众人面前夸赞他是周家未来的希望。

    龙泉山。

    景区深处的一片密林中。

    早在十多年前这里就被划分为了国家3A级景区,但是由于龙泉山山路崎岖,终年迷雾笼罩,所以只有外围的一小块地方被开发了出来,最深处的老林则无人探索过。

    谁也不知道,这里却住了一个人。

    司徒信鸿坐在小茅屋旁的简陋桌子上,自斟自饮,突然右眼皮跳了一下。

    “奇怪,难不成我有灾祸发生?”

    他皱了皱眉头,从怀里几块木片,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符箓和梵文。

    只见他将木片放在桌子上,认真推演了起来,随着时间过去,他额头的皱纹也越来越深。

    直至他拿起最后一块木片,右手却猛烈颤抖了起来。

    “哐当!”

    木片从其手中滑落,但没来得及掉在地上就诡异的在半空化为了齑粉。

    而司徒信鸿身子仿佛僵住了,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而他的眼中竟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惊慌。

    半晌,他才叹了口气有些自嘲般笑了笑道:“我活了二百三十四年,也算活够了,是时候离开了,只是小辰今天会回来,我怕是没机会跟他道别了。”

    言毕,司徒信鸿站起了身,拿起桌子上的酒葫芦长饮了一口气,而后抓住酒葫芦的手轻轻一用力,酒葫芦破碎开来,里面酒水四溅。

    他伸出右手捏成剑指,以酒水为墨,以双指为笔在桌子上写下了一段话。

    “该做的都昨晚了,也该走了。”

    司徒信鸿深深望了一眼这四周的大好河山,突然一股股精纯的真气从他体内飞出,转瞬间就如同化蛹似得将他包裹了起来,随即整个人化为一道流星般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

    龙泉山山外,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

    司机一脸狐疑的望着萧辰问道:“小伙子,你当真不请个导游嘛?我可是听说有不少贪玩的孩子偷跑进这山里,可再也没有回来了。”

    “放心好了,这里我也不是第一次来。”

    萧辰笑了笑,付清车费,司机也不再多劝,很快便离开了。

    正当他准备进山时,几辆轿车以八十码的速度朝着他飞驰而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萧辰望着这几辆轿车,皱了皱眉头,眼看这几辆轿车就要撞到他,但他也没有丝毫慌张,不躲不闪的站在原地望着他们。

    此时,开在最前面的一辆车中,周清望着越来越近的萧辰,狠狠的将油门踩到了底,眼中闪烁着疯狂的意味。

    这里地偏人稀,可是个杀人埋尸的好地方。

    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周平光见萧辰居然毫无惧色的站在那,一点躲闪的意思都没有,眼中也闪过一丝讶然。

    他对着周清吩咐道:“停车。”

    “什么?可是”

    周清望着他愣了一下。

    “我说停车!”

    周平光的声音渐渐冷了下来。

    眼看车子再有十几秒就撞上了,周清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并没有听周平光的话,而是再次将油门踩紧了。

    高速行驶的汽车,距离萧辰也不过百来米,仅仅一眨眼的功夫就能撞上。

    这么快的车速,如果撞在人身上,是绝无生还的可能!

    “我叫你停车!你没听见吗?”

    周光平有些恼怒的看着他。

    就这么短短的几秒钟,车子已经撞了过去,纵然周平光想阻止也晚了。

    ‘去死吧!’

    “咚!”

    两者相撞,发出了一声巨响,周清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但仅仅过了一秒,他脸上的笑容就彻底凝固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