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天赋异禀

    周清用力揉了下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他没有疯。

    萧辰居然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那,似乎这超过万斤的冲击力对于他来说犹如挠痒一般。

    “我一定是在做梦!”

    周清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根本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幕。

    而他身旁的周平光也是瞳孔一紧,如临大敌般望着萧辰。

    以血肉之躯硬抗这一下,虽然说让他来也有可能做到,但绝对不可能像眼前这个年轻人一样泰然自若。

    萧辰低头看了看自己被卡进车头的双腿,微微一用力将双腿抽了出来。

    周平光等人也迅速了下了车,刻意和萧辰拉开了距离,相隔十几米对峙着。

    就凭刚刚那一幕,周平光就已经推断出这个年轻人实力不俗,而且极有可能是一位外功高手,和一位外功高手靠的太近,简直是送命的行为。

    十步之内,外功高手甚至能做到瞬杀半步宗师的地步!

    萧辰扫了一眼周清,立刻认出了他,不过这伙人为首的则是另外一个青年。

    沉默了半晌,萧辰率先开口道:“我今天没时间陪你们玩,赶紧滚吧。”

    “阁下好大的口气,看来周清说的应该属实了,你敢侮辱我们周家,我今天就得向你讨个说法了。”

    周平光眯起了眼睛,暗自运起了功,以便随时准备出手。

    萧辰看都没看他一眼,自顾自的转过身悠悠道:“你还不够资格,让周阳泉亲自来,我或许能赏脸陪他聊两句。”

    “大胆!大伯父乃是术法大师,你居然敢如此轻视,根本不把我们周家放在眼里!”

    周平光愈发恼怒了起来,如果不是忌惮萧辰的实力,他早暴起出手了。

    他从小天资绝艳,头脑和心智也是上乘,也没有那些纨绔子弟的坏毛病,反而处处谨慎,不会打没有准备的仗。

    “周阳泉是你大伯,这么说来,你应该是周阳朔的儿子?”

    萧辰闻言转过头多看了他一眼。

    “哼,别想着攀交情了,你敢侮辱我们周家,还对大伯父不敬,我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周平光眼中闪过一道寒芒,藏在背后暗自运功的双手豁然伸出。

    两旁的泥土下好像有什么东西下面滚动,一左一右飞快的朝着萧辰攻来。

    周清看到这幕,也暗自松了口气,幸好没露馅,萧辰又作死引起了周平光的怒火,暂时周平光不会找他算刚才抗命的账。

    ‘早就听说周家嫡系修炼无上术法,威力无穷,若我也能得到,以后那些市政官员、地方大佬看到我还不得点头哈腰。’

    周清望着这一幕,心中暗自盘算着。

    若是之前,他是绝对没有胆量惦记的,但是刚刚他也被萧辰用身体硬抗汽车给吓到了,再加上周平光怒火上头,说不定两人会打个两败俱伤。

    他这次为了以防万一,还特意带了‘秘密武器’,如果时态能如同他预料中的发展,仇也能报了,还有周家最神秘的功法,说不定也能从周平光身上得到。

    周清一出手,萧辰微微诧异了一下,这是九品玄典中的招式,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没等他多想,两股翻涌的泥球已经冲到了他脚下,猛然扎出了十几根地刺,飞射而来。

    萧辰伸手一拂,一道气劲拍上去,地刺通通消散,化为了一捧黄土。

    “怎么会这样!”

    周平光心中大惊,萧辰只是随手一挥,就消去了他的术法。

    难不成这个年轻人不仅是一位外功武者,还是一个术法高手!

    “别费力了,周阳泉两年前都不是我的对手,你还不及他十分之一。”

    萧辰摇了摇头。

    若和同辈相比,周平光确实天赋过人,九品玄典修炼十分艰难,他花了十几年打熬基础,才能厚积薄发。

    周平光不过是学了半吊子的残缺功法,也能施展术法,算得上是非常厉害了,但比不了他,因为他有一位好师傅啊。

    萧辰的一番话入了他周平光的耳中,令他再次震惊,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萧辰。

    “你难道就是萧辰!”

    “不错。”

    萧辰点了点头,没有打算隐瞒。

    周平光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但随即就坚定了眼神,冷声道:“二年前,我不知道你如何打败了大伯父,但今日我一定要和你一较高下,洗刷我们周家之耻!”

    “我就站着不动,让你三招,你能让我移动分毫就算你赢。”

    萧辰淡然说道。

    毕竟周家和他还算沾亲带故,他也不愿意和一个小辈计较。

    虽然萧辰是好心,但是周平光从小就心高气傲,这话在他看来,无疑更是羞辱!

    “敕!”

    周平光大喝了一声,原本烈日当头的太阳居然被一团厚重的乌云给挡住了。

    能引起天地变色的情况只有两种,一、就是异宝出世,二、就是有人要施展毁天灭地的大神通。

    ‘果然天赋了得,才堪堪二十岁就能勉强施展引起异象的术法,若是能让师傅教导,辅以完整的功法修炼,说不定他以后会比我强。’

    萧辰望着他,没有丝毫危机感,反而暗自点头称赞了起来。

    随着时间推移,异象愈发宏大,山中忽然吹起了阴风,让周清等普通人都有些扛不住了。

    周清脸上满是震撼之色,愈发坚定了他心中的想法。

    他本不姓周,只是周家的外戚,可是父母死得早,自己也没有能力很快就败光了家产,千里迢迢来投奔周家。

    自己也比周平光大五六岁,但是为了讨好这些周家嫡系,他甘愿做小,喊他们哥哥。

    虽然加入了周家,他又能回到之前奢靡的生活,还有一群公子哥巴结他,但他已经不想仅限于此了。

    “破!”

    随着周平光口中大喝一声,天上的乌云变幻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四周的寒风越来越大,犹如冰冷又锋利的刀子,无形却又致命!连车窗的玻璃都被其割裂。

    而漩涡的中心则是风力最强的地方,若被卷入其中,就算是一艘特种钢打造的船舶也会被瞬间撕裂!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