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不辞而别

    萧辰还没准备动手,周清这个软骨头已经疼晕过去了,见此,萧辰也懒得理他了,像丢垃圾一般将他丢在了地上。

    之前早就侯在一旁,不敢轻举妄动的保镖立刻冲了上来将他抓了起来。

    “吓傻了?”

    萧辰瞥了一眼还处于愣神状态的周平光,调侃道。

    周平光愣了一会儿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望着萧辰的眼神立马变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怎么做到的?”

    “这么快速度,哪怕是极境宗师也做不到,除非你是.神境”

    周平光求证道。

    “神境武者我也杀过一个,你是问题太多了。”

    萧辰打断了他,有些不耐烦的转身准备离开,他还要赶着去看师傅。

    这次来了中海,正好他有很多问题想要请教他师傅,最让他寝食难安的莫过于那颗星辰种子了。

    当初让他去泰山的是他师傅,但是师傅透露的信息却含含糊糊,总让他觉得师傅有什么瞒着他。

    如今他要一次性问清楚,到底泰山光柱是什么引起的,那道光幕的世界不可能全是他昏迷时的幻觉,还有星辰种子是什么来历。

    他有一种直觉,师傅一定知道,现在是时候揭开谜底了。

    “那个.喂.萧先生,你要去哪儿?”

    周平光尴尬的喊住了萧辰,他想了半天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萧辰。

    萧辰看起来和他年纪差不多,但是论起辈分,自己和他差了三辈,最难堪的莫过于自己被他救了。

    萧辰停下脚步望了他一眼,突然反问道:“我要见一个和你有莫大渊源的人,你要来吗?”

    “等等我,我也去。”

    不知为何,周平光自己都有些诧异,自己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因为内心深处他已经信任了萧辰。

    “公子,这个人怎么办?”

    身后一群保镖喊住了周平光问道。

    周平光望着周清,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机说道:“这种忘恩负义的小子留着也是祸害,你们自己处理吧。”

    龙泉山深处密林。

    萧辰和周平光一路走了过来,或许是因为萧辰已经表现出强横的实力,所以周平光一路上显得十分拘谨。

    “萧师叔祖,您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啊?”

    周平光忍不住问道。

    “我比你长不了几岁,你还是喊我萧先生吧,我们要见的人是我师傅。”

    萧辰淡然回答道。

    “哦。什么!你师傅!”

    周平光愣了一下,立刻反应了过来,有些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周家的发家史,他们这些嫡系子弟自然听过,据说当年他爷爷周玉树是跟了一位神秘高手学了一身本事,从而才有了周家如今的辉煌局面。

    他爷爷都去世快十年了,难不成爷爷的师傅还活着?这个消息一下子让周平光消化不了。

    “怎么?你大伯没跟你提起过师祖?他老人家可是一位神人,如今至少有两百多岁了,还能吃能喝。”

    萧辰笑着问道。

    “没有,我们平日也不敢妄自谈论师祖。”

    周平光摇了摇头,有继续说道:“我来时不知道是去见师祖,没有准备什么像样的礼物,一路走来十分狼狈,如今去见会不会太失礼了?”

    “不用担心,我等会儿带你去见见他老人家,兴许他老人家一高兴指点你一二句,你未来的成就一定不会比你大伯低。”

    萧辰这般说着,也加快了脚步。

    周平光脸上难掩激动之色,十分恭敬的紧跟其后,能亲眼看到师祖,这无疑是种莫大的荣幸了。

    不到五分钟,两人远远的就看到一栋茅草屋。

    萧辰走了过去,大声喊道:“师傅!我回来了!我还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梨花酿。”

    “嗯?怎么没动静?”

    随着萧辰靠近茅草屋,他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安,以他如今的修为,方圆百米内有任何活物都逃不过他的感知,而这里仿佛真的没有人了!

    萧辰不敢多想,立刻跑上前推开了茅草屋,屋内空荡荡,除了几件老家伙置换下的脏衣服外,别无他物。

    “师祖去哪儿了?”

    周平光跟了进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萧辰脸色渐渐凝重了起来,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自打我拜师以来,我们就一直在这深山密林里住着,自耕自用,师傅几乎不会离开这里。”

    “哎,你看那桌子上好像有字。”

    周平光瞥了一眼屋外的桌子,指着说道。

    萧辰走过去一看,桌子上满是酒水,令人惊奇的是这些酒水没有溢开,反而紧紧的凝固在一起成为了一行字:

    ‘小辰,我要离开了,若十日内我没回来,就不要再等我了。’

    “这是什么意思?师祖离开了吗?为什么看起来有些”

    周平光瞥了一眼萧辰严肃的表情,没敢继续说下去。

    良久,萧辰长叹了口气道:“看这桌面上的水渍,师傅应该刚走不久,我们来晚了一步。”

    他很清楚师傅的性格,没有什么重要的大事,轻易不会离开,尤其是他看到了师傅留下的这行话,让他愈发不安了起来。

    ‘十天,我等。’

    萧辰自顾自坐了下来,拿出那两坛给师傅准备的梨花酿,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慢细酌起来。

    周平光也没有走,拿起桌子上的杯子,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时间一天天过去。

    第三天。周平光接了个电话,和萧辰道别离开了龙泉山了。

    第五天,萧辰喝光了一整坛梨花酿,望着另外一坛叹了口气。

    第六天,仍然没有任何动静,偌大的龙泉山仿佛陷入死寂般。

    第十天,萧辰打开了最后那坛梨花酿,端起酒坛一口饮尽。

    “是时候离开了。”

    萧辰放下空酒坛,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茅草屋,他了解师傅,师傅说十天内能回来就一定能回来,如果没有.

    萧辰不敢继续往下想,据他所知这个世上不可能有人能伤到他师傅分毫,因为师傅的实力隐藏的太深了。

    “师傅啊,师傅,你偏偏在这个时候离开了,你是不是知道我要回来,又不想回答我那些问题,所以提前溜了。”

    萧辰苦笑着摇了摇头,身影渐渐隐入山林之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