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八章扑朔迷离

    “救命啊!”

    走在下山的途中,萧辰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呼救声,他微微侧首望了过去,脸色有些古怪的喃喃道:“这鬼地方怎么会有人来?”

    这里还处于山区的深处,到处都是毒虫蛇瘴,别说游客了,就算是经验丰富的采药农也不愿意孤身犯险。

    萧辰也没多想,循着声音来源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

    一个男子脸色惊慌的在山林无头乱窜,而他身后不远处竟然跟着一只老虎。

    这老虎显然也是饿极了,醒来就看到了自己的‘早点’,自然穷追不舍。

    但人又怎么跑得赢老虎,再加上男子十分紧张,没等老虎追上就撞上了一棵树,左腿直接被卡在了树杈之间。

    “不要过来啊!”

    望着愈发逼近的老虎,男子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就在老虎准备扑上来美餐一顿时,一道气劲准确无误打中了它,这让其痛呼了一声,立刻转身逃走了。

    “行了,别叫了,它已经走了。”

    萧辰不急不缓的走过来,扫了一眼男子。

    他刚刚之所以没有杀老虎,是不愿意沾惹太多因果,虎乃百兽之王,按道家的说法,这种动物天生就是被气运加身,不可妄自杀害。

    或许是因为修为的精进,萧辰愈发相信道家学说。

    “谢谢。”

    男子咽了口唾沫,如释重负般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看你打扮既不像游客也不像采药农?一个人来这里是想干吗?”

    萧辰好奇的问道。

    男子一变喘着粗气,一边随口回答道:“哎,还不是为了挣点钱嘛,前几天我遇到个老头,他让我来这里找个人替他转交一样东西,原本只是以为跑腿的差事,加上报酬不菲我就答应了下来,哪知道差点丢了命。”

    男子叹了口气,还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

    萧辰听到这话,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马问道:“什么老头?他叫什么?来这里是找谁?”

    男子也没打算隐瞒,毕竟萧辰刚刚救了他的姓名,于是一五一十说道:“那人叫什么我不知道,只是让我来这里找一个叫萧辰的人,替他转交一样东西。”

    “我就是萧辰,到底是什么东西,快给我看看。”

    萧辰急迫的问道。

    他已经可以确认男子口中的老头肯定是师傅,师傅自己没有回来,反而让别人给他带了一样东西,这让他愈发感觉事情不对劲了。

    “你就是萧辰?”

    男子愣了一下,也没多想,毕竟这深山老林几乎无人居住,能碰上一个活人还恰好救了他的几率真的万中无一,所以他不怀疑萧辰的话,便从怀中拿出了一块似玉非玉,似石非石,又或许是金属之类的东西递给了萧辰。

    萧辰接过东西,反复看了好几遍,一脸懵逼的问道:“他没让你带其他东西吗?或者口信什么的?”

    男子想了想说道:“对了,他让我转告你,天命不可违。”

    “没了?”

    “没了。”

    萧辰呆呆的望着这块石头,喃喃道:“天命不可违,难道师傅出事了?”

    当年师傅说过师祖他们去了泰山之巅,入了登仙门,从此了无音讯,难不成师傅也去了?

    不可能啊,那道光门早已经关闭,上头也封闭了那里,方圆五十里都化为禁区,名义上是建立军事基地,但实际就是研究泰山发生了什么。

    纵然师傅实力通天,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离开,这么久也没听说过什么动静。

    那师傅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萧辰越想越头疼,良久,将这块小石头收了起来,对着男子说道:“最后再问你一件事,你是在哪里见到那个老头的?”

    “连云港,我当时在搬运货轮上的货物,他找到了我。”

    男子回答道。

    “行了,你跟着我,我带你一起下山吧。”

    萧辰没有再多问,师傅没有留下任何口信,说明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的行踪。

    “喂,周平光吗?我是萧辰。”

    萧辰坐在一家快餐店里,拨通了周平光的电话,他准备离开中海了,走之前和这个位相处了几天的‘师侄孙’告个别。

    “萧先生,您等到师祖了吗?”

    周平光的声音有些沙哑,不知是何所致。

    “没有,我怎么听起来你的精神不太好。”

    萧辰问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周平光才解释道:“我大伯去世了。”

    “什么?他是怎么死?”

    听到这个消息,萧辰也是一惊,立刻问道。

    “电话里不方便说,我和您见个面吧。”

    “也好,我在青年路十三号的快餐店等你。”

    挂断了电话,不到十分钟,一辆银色雪佛兰停在了门口,坐在车上的正是周平光。

    萧辰上了车,扫了一眼周平光,他的脸色不是太好看,显然周阳泉死的消息对他的打击十分大,他自顾自的开车随意的乱转悠。

    “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平光深吸了口气说道:“还记得我们在山上,第三天我接了个电话吗?”

    “记得,当时你走得匆忙,我也没多问。”

    “我的一个手下打电话给我,说一位蒙面神秘人闯入周家打伤了我大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个人好像不是为财也不是为名,明明可以杀了我大伯,却留了他一口气,他将我大伯和他自己关在一个院子里足足十天!”

    “妄我们周家自称中海第一世家,所有人日夜不休围攻了那人十天,却没有伤到他分毫!”

    说到这,周平光十分懊恼的用力得拍了一下方向盘,为自己无法救出周阳泉而自责。

    “之后呢?”

    萧辰皱着眉头问道。

    “第十天,他便了结了我大伯的性命,淡然离去,甚至我连那个凶手的面貌都没看清!”

    周平光眼眶中满是血丝,心中憋着火气却无法发泄出来。

    萧辰听完叹了口气道:“若我当时在,兴许能帮上忙,你应该打个电话给我。”

    “我有过这个念头,但是那人实力太强,甚至比传闻中的神境还要强!更重要的是,我怀疑他杀上周家,就是为了逼你出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