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周阳泉之死

    “因为我大伯临死之前,只留下了一句话,让我去找你。”

    周平光的一番话让萧辰一时间无法消化。

    他突然感觉师傅的失踪,让他等上十天,恰好这时候周家被强敌入侵,有着某种联系。

    “你就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吗?比如那个人的口音,体型特征。”

    周平光说的信息太过笼统,他完全窜连不起来。

    “那个人也许是.东瀛人,因为我看到了他穿着木屐。”

    萧辰从怀里拿出了那块石头递给周平光问道:“这是我师傅托人带给我的,你认识吗?”

    周平光接过石头打量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讶色道:“这是玉化石,一种极其罕见的东西,其珍惜程度不亚于稀土!”

    “这东西一般都是以克为单位,早年我在一家拍卖会见过一小块大约有十克重的玉化石,拍出了上亿的天价,你手中的这么一大块,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这东西有什么用?”

    萧辰有些纳闷,师傅为什么给他这个。

    “玉化石含有多种稀有元素,是各国都想大量囤积的物资,而对于武者来说,这东西蕴含大量灵气,只有极境宗师才可以吸纳其中灵气,帮助修炼令修为突飞猛进,看来师祖给你这东西,是给予你厚望啊。”

    周平光说完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又补充道:“对了!这玉化石只有东瀛才有!”

    “看来,我得去一趟东瀛了,我要弄清楚师傅到底怎么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萧辰沉声道。

    虽然他不相信师傅会出现意外,但是他心中总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

    “等我几天吧,我要把大伯的后事料理好了,陪你一起去,我一定要找到那个凶手,亲手为他报仇!”

    连云港。

    “师祖最后就是出现在这里?”

    萧辰点了点头,望着海面说道:“这里是前往东瀛最快的航道,老头子活了二百多岁,肯定没身份证和护照,是个黑户,他想出国唯一的办法就是偷渡。”

    “马上就要开船了,我们也上去吧。”

    周平光说完,两人一起上了船。

    “分开打听一下,兴许有些线索。”

    如果师傅真的从这里上了船,至少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萧辰的想法和周平光不谋而合,两人约好碰头时间,立刻行动了起来。

    萧辰打定主意,看到一些在甲板上抽烟的船员就上前打听消息,一路从甲板走到大厅,又从大厅转悠到厨房,但是一路下来都没有得到啥有用的信息。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距离和周平光碰头的时间还有一会儿,萧辰也累的够呛,坐在一旁的客房服务区歇息了会儿。

    这时,一道微弱的女子尖叫声传来,这声音在嘈杂的服务区里直接被掩盖了,但是萧辰五识敏锐,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

    一间客房内。

    一名裸着上身的男子,满脸邪魅的朝着床上惶恐不安的少女走去。

    少女穿着一袭白色碎花裙,看起来年纪只有十八九岁,但是发育的却十分良好,前凸后翘的身材让人血脉喷张,尤其是她蜷缩在床上角落,看起来愈发惹人心疼,也更加刺激了男子的兽欲。

    “叫啊,继续叫啊,我想玩你是你的福气,多少女人脱光了让我上,我都不屑瞧她们一眼,小妞儿好好享受吧,哈哈哈”

    “别过来!我求你别过来!我家很有钱,我可以给你很多钱。”

    少女惊惧的尖叫道,声音中带着哭腔。

    “你这样的尤物可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男子愈发靠近了,少女脸上满是绝望,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男子要扑上来之时,突然房门被人踹开。

    男子听到动静,有些恼火的望着闯进来的萧辰厉声呵斥道:“狗东西,你想找死不成?敢坏我.”

    “啪!”

    没等他话说话,萧辰一个耳光就抽了过去,这一巴掌直接把男子打懵了。

    “你他妈”

    “啪!”

    又是一巴掌。

    男子的嘴角都扇出血了,嘴巴也肿的像两根香肠。

    “我我.是.”

    萧辰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刚抬起手,男子已经吓得直接抱头鼠窜了,躲在墙角惊恐的望着萧辰。

    “废话真多,真是贱骨头,不打就不服。”

    萧辰摇了摇头,转而走到床边望着吓的魂不守舍的少女道:“没事了,你安全了,跟我出来吧。”

    少女望了望萧辰,突然扑了上来,在萧辰的怀里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这让萧辰也有些失措。

    萧辰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了一会儿,让她平静下来后,带着她离开了房间走到隔壁的服务区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一个人出来的吗?没有朋友和家人?”

    萧辰问道。

    这少女看起来就是出身富贵人家,不可能出门没有随从保护吧。

    少女也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那你叫什么名字?”

    萧辰又问道。

    少女依旧摇了摇头不说话,不过望向萧辰的目光隐约警惕了起来。

    萧辰见此也有些无奈了,于是从怀里拿出一张信用卡放在桌子上道:“好吧,你不说也没关系,如果你饿了就自己买东西吃,困了就去开间房睡觉,我还有事先走了。”

    “别走!”

    萧辰刚转身,少女慢吞吞的说出一句话不太标准的中文,听着口音她应该是个东瀛人。

    望着少女那楚楚可怜的眼神,萧辰也有些不忍心把她丢下,于是开口循循善诱道:“那我再陪你一会儿,但是你要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叫千田晴子。”

    听到少女终于能正常交流了,萧辰微微一笑道:“那我就叫你晴子了,晴子,你是不是一个人偷跑出来的?”

    谈到这个话题,晴子低下了头似乎不愿意说。

    就在这时,晴子眼角余光一瞥,脸色一变指着不远处一群朝着他们走来的人。

    这群人为首的自然是刚才被萧辰暴打了一顿的男子,此时他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走来,脸上满是阴霾。

    “就是这小子!给我打!出人命了我负责!”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