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虎毒不食子

    “砰!”

    萧辰只是轻轻一跺脚,一声闷响传出。

    紧接着以他为中心,一道气劲轰然散开,将所有人都击退出三米开外!

    若不是萧辰顾忌到这船上许多游客,万一下重了手,把这艘客轮给打穿了个窟窿就麻烦了。

    被气劲击中的人全都撞在了墙壁上,不是疼的哭爹喊娘就是直接昏死过去。

    郑雄和船长对视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震惊。

    这是什么功夫?跺跺脚就就能把人给震飞出去?未免太过恐怖了吧。

    唯独船长望着萧辰的眼神立刻变了,他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颤声道:“我不知在下是武者,有所冒犯,还望见谅。”

    “郑雄!你这个逆子还不快给这位先生赔礼道歉!”

    船长的态度之快不禁让萧辰等人诧异了,就连四周的众人也一脸愕然。

    不过人群中有不少见识广的人,他们能明白船长为什么突然态度转变如此之快。

    武者本就是极其罕见的群体,而萧辰又似乎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绝对不是那种普通武者。

    十几个壮汉都不一定敌得过一名外劲武者,更别说像萧辰这般,跺跺脚就能震飞十几个人的存在。

    “爸,这可是我们的地盘!我们还有”

    郑雄话还没说完,船长立刻打断呵斥道:“不长眼的东西,没听到我的话吗?”

    郑雄迫于无奈,只要恶狠狠的望了一眼萧辰,不情不愿的说道:“对不起,我错了。”

    “这位先生,犬子已经赔礼道歉,您看?”

    船长赔笑着望着萧辰问道。

    “知错就好,但是我原谅他没用,要她原谅了才行。”

    萧辰说完拉着晴子的手问道:“你接受他的道歉嘛?”

    晴子摇了摇头,一脸厌恶的看着郑雄道:“他是个坏人,这种人在我们那做了错事,要自残才能谢罪!”

    “自残?小贱人!你别太过分了!”

    郑雄本就不情不愿,听到这话,也顾及不上他父亲使劲对他挤眉弄眼,示意他别冲动。

    “犬子虽然有错,但是两位又没受什么伤,不如化干戈为玉帛怎么样?”

    船长叹了口气说道。

    “你听到她的话了,自残谢罪,你之前想用什么玩意侮辱晴子,就割什么玩意吧。”

    萧辰冷声道。

    哪怕船长之前不知道事情经过,现在也猜得七七八八了。

    萧辰居然想让他儿子自宫!他可就这么一个儿子,这不是逼着他断子绝孙吗!

    想到这,船长心头怒火‘噌’的一下又冒了上来。

    “我敬你是武者,别以为我真怕了你!我手下有上百号精挑细选的海员,就算遇上海盗都不曾慌张,别得寸进尺了!”

    “我说了,她的话就是最后的决定,你们不执行,那么动手吧。”

    萧辰毫不在意的说道。

    这些普通人哪怕再来几百个都碰不到他一根毫毛,况且他本就不是君子,只是想讨个公道,对于郑雄这种渣子,不施以惩戒不足以平愤。

    “郑船长,出了什么事?你怎么离开了这么久?”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来人正是周平光。

    看到周平光,郑船长脸色一喜,连忙恭敬的上前说道:“周公子!”

    显然无论到了哪里,周平光周家嫡系的身份都十分好用,才和萧辰分开不到二个小时,立刻就和郑船长聊熟络了。

    “雄儿,还不快过来见过周公子,他是中海周家,术法大师的嫡系传人。”

    郑雄听到周平光的名字,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之色,也恭敬的跑上前打招呼。

    “周公子身为术法大师的家族传人,想必实力不俗吧。”

    “正好,我这遇到了一个刺儿头,想要让我断子绝孙,还望周公子能出手替我们解决了他。”

    郑船长看到周平光后,立刻有了底气。

    不管这个年轻人是不是什么厉害的武者,那肯定也敌不过千变万化的术法,而且周平光还是周家最出色的子弟,想来实力肯定不会差。

    郑家父子两人尽皆冷笑的望着萧辰,好似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回儿该轮到他们考虑怎么处置萧辰了。

    周平光顺势望了过去,当看到萧辰后,脸色一怔,随即开口道:“萧先生!他们是不是不长眼惹到了您?”

    “嗯?”

    听到这话,郑家父子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周平光。

    原本还对郑船长和颜悦色的周平光脸色立刻阴了下来,冷声道:“按辈分,萧先生是我的师叔祖,你们是打算围攻我的师叔祖?”

    “不敢啊!周公子饶命啊,我们真的不知道他的身份啊。”

    “萧先生,求您网开一面饶了我们!”

    郑家父子听到这话,顿时腿一软,神色慌张的跪在地上求饶。

    一个萧辰就已经十分难对付了,如今还要再加上一个周平光,他们顿时没了半天反抗的心思。

    “萧先生,他们怎么处理?”

    周平光走上前问道。

    萧辰没有再看他们一眼,自顾自的说道:“他们知道该怎么办。”

    听到这话,郑雄脸色惨白,身子都在微微发抖,有些绝望的望着他爹。

    郑船长也叹了口气,但是他没也办法,于是颤巍巍的从一个手下腰间拿出一把匕首递向了他。

    郑雄没有接过匕首,而是哀求道:“爸,我可是您唯一的儿子啊”

    没等他说完,郑船长眼中闪过一丝厉色,突然手起刀落砍了下去。

    “啊!”

    这一刀不是砍向郑雄的命根子,而是他的脖子,直接了结了他的性命。

    他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成天惹事,还差点把他搭了进去,若他没了命根子也就是个废人,留着还会是个祸害,自己这些年各地跑也有几个私生子,是时候换人培养了。

    郑船长的举动让萧辰等人都暗自咂舌不已,所谓虎毒还不食子呢。

    “萧先生,周公子,我这个逆子死不足惜,不知道能否平息你们的怒火。”

    郑船长小心翼翼的问道。

    “行了,你下去吧。”

    萧辰摆了摆手,对于这种连儿子都杀的,他可不愿意和其多交流,现在重要的是问问周平光有没有打探到师傅的消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