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三章皇室子弟

    谁也没有注意到,走在萧辰身旁的千田晴子看到这些人,脸色猛然一变,趁着萧辰和周平光不注意悄悄混入人群走散了。

    若是在以前,他身边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可是萧辰太放心这个小姑娘了,加上晴子又一直跟着他身边,形成了心理习惯。

    等萧辰两人穿过这道‘人墙’,才猛然发觉晴子走丢了。

    “那个小丫头人呢?”

    周平光问道。

    萧辰也一脸懵逼道:“难不成刚刚人太多,把她挤散了吧。”

    “哎,都是我的没注意,我们快找找,晴子现在可是我们唯一的线索。”

    两人目光不停扫视着里面,萧辰甚至都动用透视了,但是依旧一无所获,仿佛这个小姑娘人间蒸发了。

    “真是见鬼了!”

    人群已经慢慢散去,只有三三两两几个磨磨蹭蹭的人,但是根本没有晴子的身影。

    两人扩大范围找了十分钟,还是一无所获。

    “该不会是那小丫头故意逃跑的吧?”

    周平光猜测道。

    怎么说也是十六七岁的人了,就算走散了,也知道站在原地不要乱跑的常识,可他们扩大范围找了这么久,就算是只耗子也被找出来了。

    这时,堵在海关口的保镖人墙中走出一个人,他看了一眼手表说道:“下一班船在五个小时候抵达,你们先去休息,留下两个人站岗。”

    一群人得到命令纷纷离开,只剩下两个人十分悠闲的抽起了烟。

    这时,一阵轻微的水声传来,在这么嘈杂的广场是没人能听得到的,但是萧辰却敏锐的发觉了。

    他眼中闪过一道微光望了过去,随即嘴角扬起一抹微笑道:“怪不得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

    “你看到她了?在哪儿?”

    周平光连忙问道。

    “水里!”

    广场正中心的一个露天喷水池中,晴子小心翼翼的浮出水面,目光警惕的打量着四周,看到出口的人大多都离开了,这才悄悄的走了出来,想趁他们不注意赶紧离开。

    仅仅十几秒的时候,晴子仿佛使出了吃奶的劲,趁着看守的两人回头聊天,猛然发力冲了过去。

    两人似乎也放松了警觉,根本没注意到她,直到晴天冲到不远处的公园座椅上才大口的喘着粗气。

    没等她歇一会儿,两个身影站在了他面前。

    “我”

    晴子望着萧辰两人,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

    “你说吧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也不是坏人,但你如果藏着掖着,我就不愿意帮你了。”

    萧辰叹了口气道。

    “小姑娘,看来你藏着还挺深啊,你是皇室的通缉犯?你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能让皇室出动这么大人力搜捕你?”

    周平光意味深长的望着晴子问道。

    晴子低下了头,又陷入了沉默,目光有些躲闪,半晌才叹了口气道:“我说实话,你们会信嘛?”

    “当然,我们是不是朋友?”

    萧辰点了点头反问道。

    “你救了我,算是吧。”

    “那朋友就应该坦诚相待,如果你老是隐瞒,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晴子犹豫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我是筱仁亲王的孙女,真名叫筱仁晴子。”

    “亲王?”

    萧辰和周平光闻言不禁对视了一眼,这个消息还真是够震撼的。

    他们原本以为晴子是通缉犯,惹怒了皇室了,所以东躲西藏,没想到眼前还是一位‘公主。’

    “你既然是皇室的人,为什么东躲西藏?”

    周平光继续问道,想看看她言语之中有没有漏洞。

    “我不想再杀人了我只能离开。”

    说到这,晴子的声音带着些许哭腔,竟慢慢啜泣了起来。

    “好了,我们先离开这,边走边说。”

    萧辰拍了拍她的晴子,三人朝着最近的酒店走去。

    半个小时后,三人来到一家酒店开好了房间,他也差不多了解了晴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皇室有钱有势,但那仅限于直系皇族,晴子的爷爷筱仁亲王不过是个继承头衔的旁系子弟,大多数皇室旁系都会慢慢消亡,死于挥霍无度之后的穷困潦倒。

    所以近代以来,很难再看到亲王之类的人,亲王这个头衔只能给他们带来一些与众不同的地位,但是钱和权还是需要自己去争。

    但晴子的爷爷是个不一样的人,他利用本身的资源开办了公司,越做越大,因为‘业务需要’,所以吸收了东瀛的黑帮组织,美名其曰是保镖,实则掌控了半个东瀛的地下势力。

    据晴子说,他们家族的人从小就要接受培训,格斗、乔装、暗杀等等项目,为了就是让家族的后代不会像别的亲王氏族一样消亡。

    晴子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便逃了出来,在外面过了很长一阵子流浪生活,直到遇到萧辰。

    “你爷爷也太狠心了,我们去跟你爷爷说说情吧。”

    周平光建议道,他还想利用筱仁家的势力帮他打听消息,所以不打算得罪他们。

    “我爷爷已经去世了,现在的筱仁亲王是父亲。”

    “那我们和你父亲去谈也行。”

    周平光有些尴尬的说道。

    “从我逃出来的那天起,我父亲就已经表示要和我断绝关系了,为了立威,一旦我回去,他会毫不犹豫放弃我。”

    晴子脸色愈发黯淡。

    生在这样一个家庭,她根本感受不到亲情和快乐,虽说已经二十一世纪,但是筱仁家依旧保持了古老的皇室传统和规矩,其实不过是做样子给世人看,显现出他们皇室和普通人的不同。

    “我就不信你父亲再怎么生气,还能杀了你不成。”

    周平光皱了皱眉头道。

    “也许吧。”

    晴子回忆起那张冷漠严肃的脸,苦笑着摇了摇头。

    “算了,你别回家了,暂时先跟着我们吧。”

    萧辰摇了摇头道。

    自古最是无情帝王家,华夏还讲究虎毒不食子,他估计东瀛人都没听过这句古话。

    要不然当年怎么那么多人二愣子切腹自杀,把命都不当回事。

    周平光也有些头疼的躺在沙发上,本以为可以顺藤摸瓜,反而却摊上了一个大麻烦了,还要被皇室追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