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剑道高手

    竹内信良也没多废话,直接走上了台,他的对手是一位赤裸着膀子的光头大汉。

    在此之前,光头大汉已经连续挑战了三人,输在他手里都会当场被毙杀,他家的主子也高兴的不行。

    短短几分钟就为他赢得好几家场子,显然今年这趟他没白来。

    “小子,跪在地上求我,我可以考虑让你死的痛快点。”

    光头大汉舔了舔嘴唇,带着残忍的微笑道。

    竹内信良冷哼了一声,也不跟他废话,直接冲了上去,手底下见真章。

    两人立刻缠斗在了一起。

    光头大汉的力量巨大,一拳一脚都会将地板打出一个坑洞,这若是在人身上不死也得半残。

    竹内信良自然不敢与之硬拼,利用敏捷的身手纡回缠斗,在躲闪之余还能找到空档攻击两下光头大汉。

    此消彼长,不到五分钟,胜负已分。

    “砰!”

    竹内信良瞄准机会,一脚踢中他的下肋,将他踹下台去。

    滚落下台的光头大汉人事不省的昏死了过去,干净利落的结束了比斗。

    “妈的!这个废物居然输给了林家!”

    林家不是东瀛本土势力,林海峰是作为上门女婿来到东瀛,依仗着妻子家的势力发家的,所以在座的众人对于林家都有一种从骨子里的瞧不起。

    毕竟这些势力无论大小,都是传承悠久的家族,往上推几代,很多人古时还是王公贵族。

    竹内信良走了回来,林海峰也是毫不吝啬自己的赞许。

    但萧辰能感觉到,这个竹内信良似乎真正的目标是林雪奈,一直有事没事就望着林雪奈,自己作为林雪奈的‘男朋友’,他想弄死自己也情有可原。

    这时,伊藤家的人起身挑战了铃木家,瞬间成为全场的焦点。

    伊藤家往年都是第三名的实力,只有去年被风魔太郎一刀秒杀了,名次十分难堪,今年应该是有备而来。

    伊藤家派出的打手,是一位和风魔太郎一样拿着武士刀的中年男子,眼神闪烁着寒芒,普通人都不敢与之对视。

    尤其是他周边自然而然散发着威压,令对方未战先怂。

    气势上的压制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好比一个天才高手突然面对着一位隐世老怪。

    被其气场压制,十成实力能发挥出七成就算不错了。

    “这人是剑道社的,我曾经见过他一面。”

    林海峰皱着眉头说道。

    “剑道社不是孤立组织吗?除了皇室没人能指挥得动他们。”

    林雪奈好奇的反问道。

    “我明白了,伊藤家新找的靠山,该不会就是”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诧异。

    “看来,今年前三之争还是十分有难度的。”

    林海峰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

    第一名是风魔家,他的地位无人可撼动,如果没有其他的黑马,第二名应该就是伊藤家了,至于第三名,铃木家是拿定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道理林海峰还是懂的。

    果不其然,伊藤家的那人仅仅两个回合就将对手斩杀,看着对方的头颅飞到半空中,全场都安静了。

    东瀛剑道,讲究的就是快准狠!

    居合斩,这是剑道最顶级的境界,往往拔刀就意味着致胜。

    虽然这个中年男子还没有达到这种境界,但是两个回合就完胜,也说明其实力不俗。

    “哈哈哈,去年你们铃木家如何嘲笑我们的,今年我就原原本本还给你。”

    伊藤家代表十分得意的讥讽道。

    去年他们可谓是成为了众多势力的耻辱,手下被人一刀秒杀,再无能撑场面的人可出站,被众人给褥了羊毛。

    “你!你不要得意!”

    铃木家的青年冷哼道,也没继续多言了,说多了都是自取其辱。

    “下一个,挑战林家!”

    伊藤家代表话音一落,林海峰的脸色猛然大变。

    “伊藤井,我们两家可是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挑我们?”

    林海峰强压着心底的愤怒,但还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哼,你不是我们东瀛人,而且你还只是个贱民,能有资格和我们坐在一起,全是靠了女人的关系,如果你怕了,自己滚,以后不得再参加比斗,我可以饶了你。”

    伊藤井冷笑道。

    全场几乎百分百之九十九的人都和他一个想法,不过林家发展的太快了,他们除了嘴上咒骂几句,根本做了什么。

    此言一出,林海峰的脸色也冷了下来,他当年发家的黑历史是他最不愿让人提起的。

    无论东瀛还是华夏,靠女人的裙带关系发家都是让人耻笑的,虽然他这些年做了那么多,让林家成为了东瀛一只不可小觑的势力,可以往的事永远抹不去。

    “信良。”

    “在。”

    “你若能杀了伊藤家的手下,我就把雪奈嫁给你。”

    林海峰没有一句废话,直接抛出了这个巨大的诱惑。

    竹内信良闻言也是脸色一喜,原本有些怯战的心思也被抛到九霄云外了。

    “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竹内信良眼神一凝,径直走上了台。

    两人的对话丝毫没有顾忌一旁的林雪奈,和她名义上的‘男朋友’萧辰,仿佛在他眼中,一切都是可以利用的。

    竹内信良深吸一口气走上台行礼道:“竹内信良,请多指教。”

    “松岛村下。”

    中年男子简单的说了自己的名字,并没有太多行动,这在东瀛的礼仪中无疑是种蔑视。

    “松岛阁下未免太看不起我了!”

    竹内信良有些恼怒道。

    “我从来不和死人多废话,出手吧。”

    松岛村下还是那副司马脸,根本瞧不上你的样子。

    见此,竹内信良也是火的不行,立刻走到一旁的武器架上,取了一把武士刀在手中。

    松岛村下突然皱了皱眉头道:“放下你手中的武士刀,你没有驾驭它的精神,不配用,我也不用,这样公平了。”

    他说完将武士刀放下,拿着一个剑鞘对着竹内信良示意了一下。

    东瀛人的比斗虽然更危险,但是更讲究荣誉感,尤其是众目睽睽之下,竹内信良冷哼了一声拔出武士刀放下地上。

    松岛村下就是使用武士刀才会发挥十二分战斗力,没了刀就如同老虎没了牙,他说不定真的有机会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