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 你太慢了

    这种地盘划分为由的聚会习俗,已经延续了几十年了,但是每年风魔家都是稳当第一。

    风魔太郎更是这五年来,每次都能力压群雄的天骄,在他看来每年的聚会都是那么无趣,很难让他找到一个能正视的对手,可萧辰一上场,他本能的有一种危险感。

    这是直觉,他也不明白是为何。

    直觉告诉他,这个约莫二十左右的男子十分危险,甚至会轻易要了他的命!

    仅仅几秒钟后,风魔太郎突兀自嘲般摇了摇头,抛去了脑海中驳杂的思绪。

    ‘不过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居然让我心神恍惚了几秒钟,或许感觉错了。’

    此时。

    擂台上的松岛村下自顾自的拿起了武士刀,深吸了一口气摆出了举剑进攻的架势,望着萧辰。

    萧辰却背负双手,站在原地再没有丝毫动作,这一幕持续了两秒,台下众人纷纷小声议论了起来。

    “林家派出的这个小子,也太托大了,居然都不打算拿武器?”

    “哼,他是华国人,华国人总是这么狂妄自大,恐怕他根本不明白松岛先生的剑术有多厉害。”

    “说的也对,等这个小子被松岛先生一剑劈成两半,我想看他死亡的一瞬间表情是如何。”

    有人残忍的笑了笑道。

    对于这些各自掌控着一方的大佬而言,人命和蝼蚁一样贱。

    他们每个人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血,又有多少手下为此送命,这些手下不过是一串数字,有利用价值的话,那么这个‘数字’就能有资格让他们记住名字。

    “哼,我以为这个小子会是什么隐藏高手,现在看来,不过是个眼高手低的毛头小子!”

    林海峰脸色铁青,重重锤了一下桌子,内心十分的愤怒。

    他根本没觉得萧辰会给他惊喜,从萧辰走上台的一刹那,他注定就是一个死人了。

    但死也要死的有价值,至少能和松岛打上两回合,不至于让他林海峰太过丢脸就行。

    萧辰的对手是一位剑道大师,并且拿起了最擅长的武器,但萧辰居然没有拿武器?

    无知!愚蠢!

    这是林海峰对萧辰的评价。

    手无寸铁的面对一位剑道大师,只需要一个回合就会被秒杀。

    与此同时。

    台上的松岛村下也微微一怔,随即脸色就沉了下来,质问道:“萧先生,我作为你的对手,给予你最高的尊严,你这是在蔑视我?”

    萧辰淡然道:“我用不惯你们东瀛人的武器,只需一双铁拳足以。”

    “哼,那好,就让我领教一下阁下的实力!”

    松岛村下不再多废话,立刻小跑着冲向萧辰。

    他的跑动的速度看似很慢,但是越来越快,十几米的距离,他仅仅用了一点五秒就来到了萧辰面前。

    然后豁然出剑,四十五度角斜切!

    “噌!”

    剑芒闪动,仿佛这一剑把空气都撕裂开了!

    众人忍不住起身,瞪大眼睛望着这一幕。

    “居合斩!”

    “这就是剑道大师独有的居合斩嘛?”

    无论是一方大佬,还是那些手下都把目光聚集在了松岛村下身上。

    作为极度崇拜武士的国家,居合斩是所有使用武士刀的人,最梦寐以求学会的招式。

    一击必杀!剑未收鞘,人已暴毙!

    据说东瀛历史上,只要有人使出这一招,必然有人死亡。

    纵然是两位剑道大师决斗,同时使用这一招,也一定有一位会死,不存在双方安然无恙。

    这是舍命一击,完全无视自身防御,只为致对手于死地。

    就连一旁漫不经心的风魔太郎也微微侧首关注了这一幕。

    “慢了。”

    松岛村下已经冲到萧辰身边,挥刀斩下时,萧辰突兀从嘴里冒出两个字,这一下让已经觉得胜券在握的松岛村下瞬间警惕了起来。

    高手对决,分秒必争。

    哪有像萧辰这样,已经快被斩下头颅了,还若无其事的说话?

    除非这个年轻人不是托大,而是真的有实力。

    “砰!”

    萧辰突然伸出双手夹住了他的武士刀,刀刃如同卡在金石之中,发出嗡嗡的颤鸣声!

    “什么!他用双指接下了这一击?”

    “我没有看错吧?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是居合斩啊,历史上从未有人能全身而退!”

    所有人都沸腾了,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一幕,这反折的太快,让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林海峰犹如石化般愣在当场,张了张嘴却久久说不出来话。

    他身旁的林雪奈也是一脸愕然,使劲掐了下自己,感觉到痛才明白自己不是在做梦。

    萧辰比她想象的,还要强上一百倍!

    仅仅用双指就若无其事的接下了居合斩,这是何等的恐怖?哪怕剑道社的那些元老怪物都做不到吧?

    风魔太郎手中的武士刀也差点被惊落,他和所有人一样都是一脸见鬼的表情。

    扪心自问,换了他处于萧辰的位子上,他不会选择硬接,他也没有把握硬接,只能后退避开锋芒。

    毕竟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只有剑道社的那群疯子才会用。

    场面一时间安静的诡异,只能依稀听见众人沉重的呼吸声。

    此时,萧辰缓缓扭过头望着一脸震惊的松岛村下道:“认输吧,我今天还不想杀人。”

    松岛村下立马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眼中冲满了愤怒,怒吼道:“剑道中人,只会死在决斗中,没有认输之说!我不会答应,我手中的剑也不会答应!你是在侮辱我!”

    “哐当!”

    萧辰突兀用双指扭碎了他的武士刀,刀身碎裂成四五截散落在地上。

    “你连武器都没了,还拿什么跟我打?”

    萧辰平静道。

    “我我.噗!”

    松岛村下仿佛气急攻心,突然吐了口血,眼睛一白倒在了地上。

    萧辰给他的打击太大了,仅仅一个照面,萧辰就摧枯拉朽般击溃了他的心理防线。

    修习剑道的人,心境是他们最大的依仗,但也是最大的弱点,心境破碎,形同人废。

    整个会场安静了很久,直到主持人回过神来,喊了句:“林家胜!”

    这一句话仿佛再次点燃全场,所有人都街头接耳,带着些许畏惧的目光望着萧辰议论着。

    伊藤井脸色最为难看,紧咬着牙却一言不发。

    林海峰还久久没缓过神来,直到林雪奈拉着他的衣服,极为兴奋的说道:“父亲,我们赢了!”

    “赢了.”

    林海峰咽了口唾沫,再次望向萧辰的目光彻底变了。

    随即立刻转过头,脸色十分严肃的对着林雪奈问道:“他到底是谁?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林雪奈不过是十八九岁的少女,他可是在这一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阅历见识可比林雪奈多了去,自然一眼就发现了萧辰身上的不对劲。

    “他是我一个同学,我们是在一个聚会上认识的,我之前就猜出了他是武者,把他带来只是有备无患罢了。”

    林雪奈回答道。

    “同学?”

    听到这话,林海峰眉头皱得更深了。

    连一个剑道大师都被其轻易碾压,这个人只是个学生?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都不会相信吧。

    “这件事,我回去再慢慢问你,从现在开始,我们不能再向之前对待他,要给予他最高的礼遇。”

    林海峰低声嘱咐道。

    他能感觉到萧辰身上一定藏着秘密,不管是什么,他一定是个大人物,不能轻易得罪。

    场上的萧辰无悲无喜,正准备走下台时,突然一道声音喊住了他。

    “小子,我要跟你打!”

    众人循着声音望去,说话的人正是风魔太郎。

    他十分罕见的严肃起来,但是双眼却充满了兴奋之色,因为他找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对手,他是一个好战之人,好战之人若没有对手,哪怕无敌天下也是十分寂寞。

    萧辰皱了皱眉头,望向林海峰。

    但林海峰却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认同意了风魔太郎的挑战。

    他也想知道萧辰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既然有机会知道,他自然不会错过。

    至于萧辰会不会因此怪罪他,那也得等萧辰活下来再说,若活下来就证明了他的价值,自己再赔罪也不迟。

    林雪奈见此忍不住说道:“爸,你放心让他去迎战嘛?万一”

    “没有万一,既然这小子能轻易战胜松岛村下,想来对付风魔太郎也有六成胜算。

    他若赢了,我自然客客气气的对待他,他若输了,就不可能活下来,死人没有任何价值。”

    说到底,林海峰还是一个商人,他的眼中一切都是可以用价值量化的,想赢得别人的尊重,首先你得表现出你的价值。

    萧辰不急不缓转过身望了眼风魔太郎道:“我刚说过了,今天不想沾血。”

    “呵呵,你既然站在这个擂台上,你以为你还能说的算嘛?”

    风魔太郎冷笑道。

    他给萧辰面子是因为看重他的实力,但说白了,他不过是林家的一个下人。

    自己就算不打招呼,直接动手偷袭,全场都没人敢指责他半个字,只因为他是风魔家的人!

    “既然如此,那就动手吧。”

    萧辰有些意兴阑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