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八章和静清寂

    萧辰将那份报纸拿了出来放在韩天行的面前问道:“泰山是否也出现了这种建筑?”

    “不错,你想干嘛?”

    “进去看看。”

    “不行。”

    韩天行十分果断的拒绝,没有一丝谈判的余地。

    “你知道的,你拦不住我。”

    韩天行眉头皱着愈深,低声道:“这件事不是我能决定,哪怕以我权限,也不能随便告知任何这种事。”

    “那就给我最高权限。”

    萧辰脸色平静道,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无足轻重的小事,若不是看在韩天行的面子上,他们根本不会提前来拜访韩天行,而是直接悄悄摸上山,一探究竟。

    他有一种预感,这些青铜大殿互相之间都有着什么联系。

    韩天行脸色阴晴不定,犹豫了很长时间,半晌才叹了口气起身道;“你们跟我来。”

    萧辰没有废话,起身跟了上去,周平光也出于对萧辰的信任,跟在身后。

    三人离开大楼坐上一辆军用吉普车离开基地。

    道路崎岖,一行人颠簸了十几分钟停在了一栋不起眼的小院门口。

    但有点眼力劲的人都能看出这小院的主人不平凡,单单门口一个加强警卫班的守卫站岗,四周百米之内,从萧辰一路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至少有十几处暗哨,甚至还有更多,没有被萧辰发现。

    他十分确定,如果开车的不是韩天行,他们连同这辆吉普车都会被打成筛子。

    韩天行一下车,几个警卫就立正敬礼。

    “老首长在里面嘛?不忙吧?”

    韩天行问道。

    “在,上午才送走一批来签文件的人,到现在都没什么事。”

    韩天行点了点头,带着萧辰两人走了进去。

    这种小院从外面来看实在是简陋破败之极,但一进到里面才发现内有洞天。

    是个标准的四合院,里面显然翻新过了一遍,外面的破旧估计是掩人耳目。

    他们径直走向中间的一间房内,一个年近九旬的老者躺在太师椅上,十分悠闲的扇着蒲扇,颇有点归园田居的味道。

    面对这老者,韩天行显得有些拘谨,走到面门便轻声喊道:“柳老,天行来拜访您了。”

    听到这话,老者微微睁开眼一看,立刻笑着起身道:“天行贤侄来啊,快快坐下。”

    韩天行领着萧辰两人一起走进屋,指着萧辰和周平光做了个简短的介绍道:“这位是中海周家的周平光;这位是前任蛟龙特战队的总教官萧辰,您应该听说过。”

    听到韩天行的话,老者垂老的眼中猛然闪过一道精光在两人身上扫过,随即停在了萧辰身上,显然他对萧辰的了解并不少,今日得见真人有些意外。

    “这位是我的老首长,当年领我入行伍的老师,柳文康老爷子。”

    “晚辈见过柳老爷子。”

    萧辰和周平光异口同声道,不敢有丝毫倨大。

    韩天行已经是当代军神般的人物,在军中的地位已经是最高了,而这位柳文康居然是韩天行的老师,这份资历说出来大到吓死人。

    联想到柳老爷子接近九十岁的高龄,让两人都不禁怀疑他会不会是当年授衔的第一批将军。

    “来,喝茶,我这还珍藏了半斤顶级大红袍,如今那些老朋友都没了,留着一个人喝也是浪费。”

    柳文康十分客气的拿出一袋茶叶,亲自给众人烧茶。

    韩天行仿佛了解柳文康的性子,也不敢开口打搅,静静的望着他烧水沏茶,这简单的茶艺到了他的手中,仿佛成了一种享受。

    “老师,我今天来是想.”

    “先不谈公事,尝尝我这茶怎么样。”

    柳文康打断道,给众人一一倒了一杯。

    萧辰自然也不是耐不住性子的人,仅仅才见面五分钟他就能看出柳文康是一个有城府的人,大概能猜出他们此行所谓何事,可并不打算这么容易让他们达成目的。

    茶道最讲究心境,‘和静清寂’便是茶道的最高境界,唯有这种心境的人才能泡出一壶顶级的好茶,和其原料无关。

    喝茶也有讲究,需要做到‘细品小酌慢回味’,这样才能让感受出茶水最朴实的味道。

    韩天行虽一肚子话但也不敢多言,只好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像他这种从小就出身行伍的人,自然不会懂茶道。

    柳文康苦笑着摇了摇头,又把目光转向周平光。

    周平光脸上带着微笑,他出身世界,对这种礼仪了解的十分透彻,一眼就看出柳文康是想考验一下他们。

    于是不急不缓的端起茶杯,先放在鼻子旁嗅了嗅,点头称赞道:“至少是十年以上储存良好的大红袍,过滤完第一壶茶水后,第二壶更显清香。”

    说完,便放在嘴边慢慢抿了一口,分三次才缓缓喝完一小杯,然后闭着眼睛慢慢回味道:“醇厚、清甜、余香久而不散!”

    良久才缓缓睁开眼望着柳文康,柳文康略微满意的点了点头突然问道:“还有呢?”

    这下倒让学富五车的周平光愣住了,他已经按照茶道中的规范做完了,闻、尝、品三个步骤都完成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看到周平光讪笑着摇了摇头,柳文康眼中闪过一丝失望,随即把目光望向迟迟未动的萧辰开口道:“请!”

    萧辰跟周平光不同,他没有接受过专业的礼仪教育,但他比周平光多了一份‘心境’。

    学了周平光八分形似的萧辰,也如法炮制了一遍,喝完后放下茶杯。

    “你感觉到了什么?”

    “苦。”

    “什么苦?”

    “茶苦,说明泡茶的人心也苦。”

    萧辰淡然道。

    此言一出,周平光脸上有些挂不住,赶紧用手悄悄砰了下萧辰低声道:“别乱说,大红袍是以清甜回甘闻名的。”

    显然在他看来,萧辰根本就不懂茶道,估计是想乱说一套糊弄下柳文康。

    可柳文康明显是精通此道之人,哪有那么容易糊弄,萧辰这是在祖师爷面前班门弄斧了。

    然而令众人没有想到的是,柳文康黯淡的双眼陡然一亮,突兀笑了起来。

    “说的好,小小年纪能有如此深的悟性,不愧能在暗榜有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