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章天人

    韩天行嘱咐完一些注意事项后,准备离开却被萧辰喊住道:“你不跟我们一起进去?”

    韩天行苦笑道:“只有老师所负责的部门才有资格和里面的人接洽,我带你们来已经是违反规定了。”

    “反正你已经违规了,不如一起看看吧,也算不虚此行。”

    萧辰不在意道。

    韩天行显然也有些心动,虽然关于里面的资料他有一大把,但还从未亲眼见识。

    毕竟这种高机密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那我就陪着你们一起吧,免得你们闯祸。”

    韩天行点了点头。

    三人一同动身,走了十几分钟,韩天行在前面拿着地图领路,四周对比地形寻找入口。

    走在后面的萧辰突然手掌一翻拿出一颗宝珠,赫然正是那颗借给柳老爷子的暗界珠。

    周平光看到萧辰手上的暗界珠,眼睛都直了,有些震惊低声道:“你掉包了?给了一颗假的给他们?”

    萧辰笑着摇了摇头,意味深长道:“不,这颗才是假的。”

    “哦!你想.”

    周平光恍然大悟。

    “嘘!”

    萧辰立刻打断他后面要说的话,以免被韩天行听到,继续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赶路。

    泰山景区后面是一大片保留了植被的深山,因为道路崎岖并没有被开发出来。

    随着萧辰一路走来,随处可见倒塌、断裂的大树,巨大的碎石更是遍地都是。

    这里被弄成这种模样,萧辰也占了很大一部分责任。

    两人路过一道山崖时,看到一道深约十丈的沟壑,简直要将这山崖一位分二,下路的裂缝刚好允许一个人走进去。

    “这应该就是入口了。”

    韩天行拿出一份地图比照了一下说道。

    三人立刻走了进去,大约十分钟的时间他们穿过了裂缝,眼前一栋拔地而起的青铜大殿呈现在他们眼前。

    “什么人!竟敢擅闯这里!”

    一道娇咤声响起,紧接着两男一女穿着一身古朴的素杉拦住了萧辰两人的去路,脸色不善的打量着他们。

    萧辰打量了一眼他们三人,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这三人看起来都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但是气息沉稳,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他们连呼吸都是有规律的三短一长!

    ‘吐纳心法!’

    这种呼吸方式正是萧辰当年修习九品玄典时,入门的第一课!只要熟练之后就能无时无刻在修炼。

    韩天行笑着上前道:“我是柳文康的学生,韩天行,这两位是我的助手,今日特此来拜访。”

    “柳文康?就是那个九十多岁的老东西?”

    左侧的女子丝毫没顾忌韩天行等人当场,对着同伴问道。

    韩天行闻言,脸色一僵,如此不尊重他的老师,若是换了其他人,他早就暴起出手了。

    不过他明白眼前的这群人,自己惹不得,也不能惹,万一影响了上头的计划,他一个小小的将军算的了什么?

    别看他顶着军神的名头,被众人敬畏,但韩天行混了几十年早就看透了,上头想捧一个人很简单,想换一个人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华夏不缺武者,更不缺天才,他不过是天才当中运气比较好的一个罢了。

    为首的男子点了点头道:“我也记得这个人,你们有证明吗?拿出来看看。”

    韩天行拿出那封介绍信递上去,男子看完并没有表态,而是对着一男一女的同伴道:“你们盯着他们,我去禀告少主。”

    “老实点!知道嘛?”

    韩天行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强压着心里的怒火。

    这才接触不到五分钟,他就已经感受到赤裸裸的蔑视和羞辱。

    这根本就不是他从文件上所看到的,两个势力的平等外交!这三个人估计也就是看守之类的底层角色,却毫无顾忌的直呼他老师的大名,并且对他们的态度也十分恶劣。

    他终于明白了上头为什么指派柳文康负责这事,而严令其他人私自接触。

    因为他们和这群人的关系就是蝼蚁仰望巨人,明知道人家瞧不上他们,还碘着脸上前谄媚奉承,努力想引起人家的注意,真是可悲!

    堂堂一个大国却要对一个神秘势力低三下四的讨好,这让当了一辈子军人的韩天行,莫名的升起一阵邪火。

    ‘老师啊,老师,你居然瞒了我这么多年。’

    小院。

    柳文康望着那壶已经冷却的茶水,自顾自的倒了杯,浅尝了一口气,随即叹了口气喊道:“勤务兵!”

    立刻有人走了进来。

    “去问问韩天行回来没?”

    “没有,刚刚基地的人还打电话问我们,他在不在这,说有一堆文件等着他签署。”

    勤务兵摇了摇头。

    “什么!他还没回来?”

    柳文康脸色微变,勤务兵见他脸色不对劲小心翼翼的问道:“需要我派人去找韩将军嘛?”

    但柳文康却半晌没说话,良久叹了口气道:“算了,你下去吧。”

    韩天行这么久都没有回来,想必是和萧辰等人一起进去了。

    ‘天行啊,我待你如子,有些事你不知道为好,如今知道的太多,怕是不安全了。’

    柳文康摇了摇头,将桌子上的冷茶一饮而尽,立刻起身道:“准备司机,我要去研究所。”

    与此同时。

    萧辰三人站在原地等着,但是周平光却没闲着,一直找着话题和那位年轻的女子搭讪。

    一开始人家也懒得搭理他,那种从内而外表现出的不屑之色,是发自内心的,不过周平光心智超乎常人,口才又十分好,耐心的一次又一次搭话,竟不知何时和她们聊了起来。

    萧辰和韩天行也不插嘴,一直听着周平光套她话,从中得知一些信息。

    这女子名叫管淑娴,身旁的男子叫管鸣,是兄妹俩。

    “管姐姐,你们宗门有多少人啊?”

    “不多,千来个,每百年宗门长辈才会下山挑选几个有天赋的弟子回来。”

    管淑娴显然是从小在这里长大,哪里听得懂周平光在套她话,没多想就如实回答。

    ‘百年才出世招弟子!难不成那些人都是长生不老的老妖怪?’

    萧辰暗自心惊,也愈发感觉九品玄典的出处和他们有某种联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