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五章前往滇缅

    萨州的警备在五分钟后自行解除了,原本下达的一系列命令也当成了空话,基地内大部分士兵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纷纷摇了摇头又恢复正常。

    此时,会议室内。

    雷克赛领着剩下的十五名高级军官,如临大敌的望着眼前的两位男子。

    萧辰似乎没有一点危机感,坐在原本属于雷克赛的位子,脸色平静的望着他们。

    两者之间的对峙僵持了五分钟之久。

    直到雷克赛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打破沉默道:“阁下到底想干什么?,我只要一声令下,整个基地一万五千名士兵就会把你团团围住!大不了鱼死网破!”

    雷克赛眼中满是恼怒之色,这两个亚洲佬简直欺人太甚!居然堂而皇之来到他们的高级会议室坐下,一副不把他们当回事儿的样子!

    赤裸裸的羞辱、蔑视,令他这个沙场老将气愤难当,军人可以战死但不可能跪着苟活!

    他身后的十几名军官都握紧了背后的手枪,等待着雷克赛下达命令打萧辰两人一个措手不及。

    就在两伙人的剑拔弩张之时,萧辰突然起身笑了笑道:“别激动,我就是来道个歉。”

    “道歉?”

    众人闻言一怔。

    周平光也点了点头道:“我们无意引发更大的矛盾,所以特意前来道歉,还望此事就此打住。”

    这番话一出口,众人尽皆面面相觑,有些看不懂他们两个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了。

    他们都把底牌压上了,准备来个鱼死网破,这时候突然跟他们说道歉?这只是一场误会?

    开什么国际玩笑,还有这么玩的?

    “这件事完全就是个误会,还有你那颗战斧导弹,听说一颗得好几百万美元吧?真是可惜了。”

    萧辰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雷克赛差点没当场气得吐血。

    “都打成这幅局面了?你一句误会就能了结?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吧?”

    雷克赛气得浑身发抖,眼中闪过一丝杀机,放在桌子下的手已经悄悄摸向了腰间的手枪。

    “连血狼王都差点被我打死,你们确定要动手吗?”

    萧辰似笑非笑的望着他们,此言一出众人脸色彻底变了。

    “什么?血狼王都被你.”

    就在A国发射战斧导弹的一瞬间,世界诸国的情报组织都悄悄打探起消息。

    但萨州好像从未发生过任何事一样,该州州长亲自出面发表了生命,发射导弹只是临时演习罢了。

    但这种公关声明,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都不会相信,谁特么演习在自己家的地盘上发射货真价实的战斧导弹,且不说一颗导弹价值几百万美元,爆炸遗留的问题太多了,需要花费更多的资金去处理掉。

    不过纸终究保不住火,萧辰闯入萨州干掉一只满副武装的CIA行动队,打溃一只机械化营团,又一剑斩灭八机黑鹰轰炸机群,最后还堂而皇之在萨州军事基地走了个来回。

    这一件件战绩,简直太过惊人!

    一时间,世界各大隐藏组织纷纷将萧辰这个名字列为头号,不可招惹对象!

    一人横压一国!普天之下再无对手!

    此时,华国。

    韩天行放下手中的报纸,有些头疼的叹了口气,随即自顾自的苦笑起来,对着一旁的柳文康道:“老师,看起来我们还是太低估萧辰了。”

    “是啊,我当初只感觉他有些与众不同,但没想到他会一鸣惊人,你去打份报告把这件事跟上头禀告一下,如今的萧辰再也不是我们能随意对待的了。”

    柳文康意味深长的说道。

    这样一个人形绞肉机,值得上头不惜一切代价拉拢!

    滇省,华夏和缅、泰边境之处,这里早在八九十年代,是国际罪犯最喜欢的地方,山高密林,远离华夏中央。

    同时靠着缅、泰,有很多办法偷偷入境,尤其是靠近三角区的城市,更是三不管地带。

    军火、粉档、鸡档在这里的交易随处可见,也因此催生了诸多新生势力各自控制一方,积累了大量财富。

    但同时,这里是平民最危险的区域,不等天黑各家各户都关好了门窗,夜晚还敢在街上晃悠的,不是世家子弟,就是有恃无恐的黑帮小弟。

    一家烧烤摊上。

    萧辰和周平光十分放松的坐在大排档里,吃着烧烤喝着啤酒,这种接地气的生活,对他们而言十分奢侈也弥足珍贵。

    “老板,再来十串烤腰子!”

    周平光打了个酒嗝,望着满是吃剩竹签的桌子,意犹未尽喊道。

    老板是一个三国混血,看起来五十多岁了,听到周平光的话,走上前脸上有些为难的说道:“两位先生,这都已经天黑了,你们还是别吃了,如果你们是来旅游的,赶紧找家旅店休息一晚上吧?”

    “老板,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们又不是不给钱,哪有做买卖的不给卖的道理?”

    周平光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头。

    萧辰也感到有些奇怪,这才夜晚的黄金档时期,这条大街上居然空无一人,确实有些诡异。

    “老板,贵姓?”

    萧辰问道。

    “免贵姓吴。”

    萧辰不动声色放了二百块在桌子上继续问道:“你话里有话,能不能说清楚?”

    吴老板并没有动手去拿桌子上的钱,依旧脸色犹犹豫豫,不肯多说。

    “我爸好心劝你们走,你们就别多问了!赶紧走!”

    突然一道悦耳的女声传来,一名二十左右的女子,几乎融合各国人的体貌优势,高鼻梁、大眼睛、窈窕的身材、鹅蛋般的面孔让人忍不住继续打量她。

    只见女子从里面楼上走下来,脸色不悦的望着他们。。

    “素锦,不要对客人无礼,你不回楼上睡觉跑下来干什么?”

    “爸,这两个外地人不识好歹。”

    吴素锦有些嗔怒瞪了一眼萧辰两人,但看起来却十分俏皮可爱。

    “算了,我老实告诉两位,这里晚上是不能随意走动的,你没看到各家各户都早早关门了嘛?”

    吴老板低声解释道。

    “那为何唯独你还在开业?”

    “哎,这事说来话长,该说了我都说了,言尽于此,你们自己考虑吧。”

    就在吴老板带着吴素锦转身离开的一刹那。

    一道极其嚣张的声音骤然传来。

    “吴老板!你欠我们的钱攒够没有?实在不行就拿你女儿来抵账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