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出手

    萧辰等人循声音望去,只见一群人十分嚣张的走了过来,为首的男子脸上有一道明显可见的刀疤,脖子处露出半边纹身,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鲁老大!您怎么来了?”

    吴老板脸色一变,眼中的畏惧之色根本掩饰不住,但还是硬着头皮上前赔笑道。

    他一边上前说着,故意遮住了身后的吴素锦,悄悄打了个手势让其赶紧上楼。

    没等他走上前,纹身男子一巴掌抽了过来,将其打倒在地,十分痛苦的捂着流血的脸盘。

    但众人并没有正眼瞧他,而是不约而同望向了不远处的吴素锦,眼中闪烁着淫邪。

    “哟,素锦妹妹,你爸说你去外地进货了,今天这么巧碰上了啊。”

    纹身男子笑吟吟的走上前,吴素锦脸色大变。

    “快跑!素锦!”

    躺在地上的吴老板喊了一声。

    “去你妈的!”

    两个小混混立刻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让他疼的快晕死过去,吴素锦没多想就冲上前,扶起他父亲查看伤势,不过这也让他丧失了最后逃跑的机会。

    “素锦妹妹,你爸欠了我们三十万,现在是一天一万块利息,恐怕这辈子都还不上了,不如你帮你爸还吧?”

    纹身男子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众人纷纷淫笑了起来。

    “鲁老大,我求求你,放过我女儿,钱我一定会凑齐的!”

    吴老板喘着粗气,艰难着哀求道。

    “老东西,别跟我扯那些没用,老大让我们来收账,交不上账我们是要掉脑袋的,不过我可以保证你女儿一定能卖到最好的窑子里,兴许还能傍上某个大款呢?”

    纹身男子冷笑道。

    “大哥,这妞儿真水灵,我快忍不住了。”

    “是啊!趁着她被卖掉之前,我们先玩玩,反正老大也不会知道。”

    众人纷纷淫笑着望着吴素锦,这让她心中一凉,眼中闪过一丝绝望。

    “行啊,但是要等我先爽过再说。”

    纹身男子嘿嘿一笑,伸手准备扯她的衣服。

    就在这时。

    ‘咻!’

    一道破空声传来,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彻整个街头。

    所有人都一脸愕然的望着纹身男子的手掌,上面扎了一根烤串的竹签,将他整个手掌都洞穿了!

    “妈的!是谁干的?”

    纹身男子忍着剧痛,目光来回扫视着,立刻就盯住了不远处桌子上的萧辰两人。

    “是你们干的?”

    众人尽皆面色不善的朝着他们走去。

    萧辰脸色淡然,吃完了一根烤串才缓缓抬头道:“对啊,怎么了?”

    他这幅无所谓的态度,让纹身男子等人彻底恼火了,在他们的地盘动手,还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嚣张!太嚣张了!

    “你们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家和女人,好意思吗?”

    周平光也冷声道。

    “呵呵,外地来的吧?不懂规矩是吧,敢管我们的事真是不知死活!”

    “兄弟们!把这两个人给我打死,尸体丢到西河喂鱼!”

    纹身男子一声令下,众人纷纷冲了上来。

    但没等他们走两步,只见萧辰单手一拍桌面,桌子上的竹签全都震飞起来,而后急速射向他们。

    一连串惨叫声骤然响起!

    这些竹签犹如子弹般射穿了他们的身体,运气好的没伤到重要部位,只是躺在地上疼的打滚。

    运气差的则直接当场暴毙,连惨叫声都喊不出来。

    仅仅一息的时间,纹身男子呆呆的望着十几个小弟纷纷倒下,脸上满是震惊!

    随即,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立刻拔腿就跑。

    周平光冷哼了一声,也捡起一根竹签甩了过去,一道惨叫声响起,纹身男子应声倒下。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仅仅在电光火石之间,一旁的吴老板父女看傻眼了,眼中充满了惊骇!

    吴素锦脸色有些复杂,在父亲的催促下扶着其走了过来。

    “两位恩人,谢谢你们的出手相助。”

    吴老板说完就准备跪下,却被萧辰单手凌空一扶,让其怎么也弯不下腿。

    这让他们父女眼中的惊骇更甚了。

    “谢谢你们,我对我之前的失礼,向你们道歉。”

    吴素锦也低着头说道。

    “你们坐下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

    两人点了点头坐了下来,吴老板叹了口气道:“这三角区是三国边界,属于三不管地带十分混乱,我妻子前些年得了大病急需用钱治疗,我迫于无奈向当地一个势力借了二万块,可他们的利息太高,短短一年就涨到了三十万!我实在还不上,只能冒着风险晚上也开业赚钱。”

    “恩人,你们快走吧,等天亮了,他们发现地上的尸体会派人来报复你们的。”

    吴素锦说道。

    “既然遇上了,我就索性帮忙帮到底,你们不用担心。”

    萧辰不在意的笑了笑。

    他若是走了,这对父女恐怕接下来的下场更凄惨,他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基本的原则还是有的。

    “恩人,恕我说话难听,他们有枪的!根本不在乎你是什么身份,到了三角区,谁人多枪多就是老大,他们做事不会有任何顾忌的。”

    吴老板叹了口气道。

    “是啊,恩人,你们还是快走吧,前几天有一家人因为得罪了他们,被他们当众打死,根本就没人敢管的。”

    “放心吧,我们说了会帮你们,就一定不会食言。”

    周平光有些无奈的笑道。

    连A国都拿他们没办法,这个小小的三角区势力又算的了什么?

    一间酒吧包厢中。

    充斥着香烟、酒精的味道,还有女人的娇嗔和男人的大笑声。

    突然房门打开,两个手下一左一右架着一个只剩半口气,身上满是血窟窿的男子走了进来。

    “没看到我们正在玩嘛?你们进来干什么?”

    一名光头大汉立刻起身怒斥道。

    “小张,你坐下来让他们说。”

    一道平静的声音响起,但光头大汉却十分顺从的坐了下来,门外的三人望着那位说话的中年男子,当即脸色一变结巴道:“老.老大,我们.不知道强强哥也在。”

    “别紧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中年男子点燃一根雪茄不急不缓问道。

    那两名手下深吸了口气道:“鲁阳一行人去收账,结果死了十个,还有六个重伤,就剩这个还能勉强清醒着。”

    “什么!是谁干的?北河区的那群王八蛋干的嘛?”

    光头大汉闻言脸色也渐渐沉了下来。

    中间那名男子勉强喘着气道:“是两.两个外地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