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 徒手接子弹

    一旁的周平光都看傻眼了,感情萧辰不仅武功高,连魅力都这么大,还有人来投怀送抱的?

    玛娜妮大脑瞬间空白了,一脸茫然的望着眼前这个陌生人,她只是逢场作戏,这个臭流氓居然趁机吃她豆腐!

    这可是她的初吻啊!

    她瞬间反应过来,想推开萧辰,但萧辰如同一块压在她身上的巨石,纹丝不动。

    良久,萧辰才松开了她,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拿他当挡箭牌,至少也得付出点什么吧?

    而他们面前的颂猜一脸铁青,额头青筋暴起,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机。

    这个男人成心就是故意的,在当众羞辱他!

    “小子!你在找死!”

    颂猜突然一声大喝,让大厅内众人纷纷侧目望来。

    玛娜妮有些恨恨的瞥了一眼萧辰,一副嫌事情不够大的样子,还故意娇滴滴的靠在萧辰怀里说道:“颂猜,你就算比不上我男朋友,也没必要这么大动肝火吧?”

    玛娜妮的话如同彻底让颂猜爆发了,他猛然抽出一把枪对准了萧辰的脑袋,冷笑道:“我比不上他?他算个什么东西?”

    “小子!你不是很狂嘛?跪下给爷爷学三声狗叫。”

    颂猜满脸嘲弄,身后一众手下纷纷大笑了起来。

    附近围观的众人都十分识趣的后退,让出空间,这种事在他们看来是十分正常的。

    三角区每天都在死人,一年死亡人数更是超过一千以上,要么你杀别人,要么你被别人杀。

    颂猜更是月桥区大佬的儿子,刚成年就接管了他父亲部分生意,在这里也算得上小有名气。

    没有人傻到会去得罪他,更别说跟他抢女人,无异于自寻死路。

    “你若是跪下给我学三声狗叫,我也可以放过你。”

    萧辰话一出口,众人纷纷愣住了。

    随即一阵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这小子是哪里冒出来的?这么狂妄?”

    “真是笑死我了,被人用枪指着,还能放狠话?长见识了!”

    “这人不会是哪个小帮派的少爷吧,估计是第一次来,没见过颂猜,这些他要连累不少人了。”

    一些阅历丰富的老人纷纷摇头,在三角区,大大小小势力多不胜数,除了掌控整个三角区的叶木扎,没有人能这么肆无忌惮的行事。

    玛娜妮也愣住了,她根本没打算害死萧辰,可萧辰这番话却把自己给逼上了绝境!

    “你疯了嘛!他是”

    玛娜妮脸色一变急忙低声想说些什么。

    却被萧辰抬手打断道:“他就是天王老子,在我面前也得跪下!”

    “狂妄!”

    颂猜再也忍不住了,径直打开了手枪保险。

    “哒哒.”

    听着手枪保险打开的声音,玛娜妮脸色大变急忙起身挡在萧辰身前道:“颂猜!我警告你,这个人你不许动!”

    “哼,你父亲来了说这话,我或许能给三分面子,可你嘛?还不够格!”

    颂猜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两个手下上前将玛娜妮拉到了一旁。

    “说吧,你最后的遗愿是什么?”

    颂猜脸色平静道,在他眼中萧辰已经是个死人了。

    萧辰不急不缓的拿起桌子上的香槟抿了一口道:“说完了嘛?”

    “什么!”

    见到萧辰居然在嘲讽他,颂猜再也忍不住了,‘砰’的一声,开枪了!

    四周围观的众人纷纷摇头,准备散场,这种戏没什么看头。

    然而,一道刺耳的低鸣声骤然响起,让不少人都惊疑的望了过来,眼前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傻眼了。

    萧辰依旧坐在那,一只手端着香槟,只见他另一只手不偏不倚的捏住了一颗高速旋转的子弹!

    高速旋转的子弹被人给捏在手中!这画面简直让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

    “这是什么神通?”

    徒手抓子弹?还能保持子弹运动的状态?

    “天啊!他到底是什么人!”

    “我没看错吧?他抓住了子弹?”

    人群惊骇的议论声此起彼伏,望向萧辰的眼神浑然变了。

    而站在萧辰面前,还保持着举枪瞄准姿势的颂猜,彻底僵住了,眼中充满了疑惑、震惊还有茫然。

    他身后的一群手下脸上的冷笑也凝固了,纷纷闭上了嘴,倒吸了一口凉气。

    玛娜妮惊讶的张大了嘴,能塞进去一颗苹果,萧辰的手段彻底让她折服了。

    但很快,心中便出现一个疑惑,‘这个男人是谁?’

    她自幼在这里长大,几乎各大势力的后辈,同龄人都认识,他们有什么能耐,自己也心知肚明,唯独没见过萧辰,更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徒手接子弹。

    “跪下!”

    萧辰突然一声大喝,落在颂猜耳中如同惊雷在耳,不自觉腿一软跪下了。

    他浑身都在微微打颤,脸色煞白,望向萧辰的目光中充满了恐惧。

    身后的手下则鸟作兽散,立刻跑了没影了,连子弹都能接住的神人,他们哪里还有底气面对?

    整个大厅的气氛变得十分诡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喝香槟的男子身上。

    “这小子虽然有点本事,但是打人不打脸,当众逼颂猜跪下,他父亲颂古知道了此事,只怕这小子有麻烦了。”

    “不错,我可是听说颂古身边有一位高手,和西河区老大的幕僚阿鲁奇,同出一脉!”

    “比阿鲁奇还厉害?”

    “不知道,不过阿鲁奇顶多只是国际罪犯,各国也没有费什么劲去抓他,但那位阮先生就不一样了,曾经被TAI国组织全国围捕追杀过他,悬赏高达一千万美金!”

    一旁的众人闻言,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千万美金啊!能让别人出这么大的代价悬赏,可见其实力有多强!

    玛娜妮脸色有些复杂的望着萧辰,暗自叹了口气,这件事因她而起,但却失去了她的掌控之内。

    如今覆水难收,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内厅。

    一名满脸络腮胡的大汉,和一名带着眼睛的中年男子,正和伍文强两人聊着什么。

    阿鲁奇瞥了一眼,那名看起来十分文静中年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忌惮。

    “师弟?怎么你看到我都不打算跟我打声招呼嘛?”

    中年男子笑了走上前。

    阿鲁奇刻意往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冷声道:“阮师兄,你我之间各为其主,有什么好聊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