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 我为何要逃?

    杨学东双手猛然大开大合,在身前画出了个弧形半圆,一股无形气劲开始在其中凝聚。

    犹如一层半透明的水波,摆脱了重力浮现在众人眼前。

    “能将气劲几乎凝实!肉眼可见!宗师果然名不虚传啊!”

    “杨宗师可是黄老太爷最器重的人,他的实力自然毋庸置疑。”

    “我倒是比较好奇这小子能扛得住多久?”

    “哈哈哈,真是笑话,宗师含怒一击,一招即可灭杀他,还想抗多久?”

    众人纷纷议论着,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好萧辰。

    毕竟宗师的威名,寻常人听到都心里发憷,何况要直面一位真正的宗师高人。

    看到杨学东出手了,黄子明彻底放下心坐在一旁让几个属下给他的手臂打了绷带,王哥则一脸谄媚的递上一根烟,亲自为他点燃。

    “黄公子,有杨宗师出手,您大可放心了。”

    黄子明嘴角扬起一抹冷笑道:“有杨叔在,我需要担心嘛?我要好好想想一会儿怎么折磨他!”

    他从小到大都没有吃过这样大亏,萧辰居然当众让他丢尽颜面,他恨不得生啖其肉。

    一旁的小月则满脸担忧,她在这里工作了半年,自然眼界和阅历和之前不同而语。

    萧辰为了她,触怒了一位宗师,这让她心里充满了愧疚。

    ‘萧先生,您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这时,杨学东身前的圆形‘水波’已经成型,他猛然一拳打出,击打在上面。

    顿时,水波另一侧凝聚出一个巨大的拳头,足有半人大小,飞向了萧辰。

    一阵狂风,凭空生出,不少站在两排靠的比较近的人,都差点被这道狂风掀翻!

    这让不少人都微微色变!这就是宗师的力量嘛?

    仅仅气劲拳风都有如此威能,若是实打实挨上一下,只怕五脏六腑都爆裂了吧!

    众人的目光迅速集中到萧辰身上,每个人生来心里最深处,都多多少少有嗜血的欲望,有些迫不及待看到即将发生的血腥场面。

    就在这道气劲即将打在萧辰身上时,萧辰脸色平静的手捏剑指,朝着其骤然划下。

    他抬手划下的动作留下了一道道虚影,仿佛时间流速都在变慢,但那群门客武者看到这一幕,却脸色猛然大变!

    杨学东见此脸色微微一怔,但没等反应过来,只见那道剑芒摧枯拉朽般,轻松击溃了他的气劲,然后余威不减的朝着他继续攻来。

    “不好!”

    杨学东仅仅怔了半秒,立刻瞳孔一缩,心里狂叫。

    望到这剑芒的时候,他心中突然感觉到有种极其强烈的危险逼近。

    不能硬抗,只能逃!

    脑海中瞬息浮现了这个想法,杨学东凭借多年混迹江湖的经验和本能,立刻转身后退。

    然而,他仅仅只来得及扭过头,甚至他的身体都没有完全转过身,一阵剧痛从胸口突兀传来。

    他的身体顿时僵住了,犹如一尊滑稽的雕像保持着这个姿势,然后缓缓低头一看。

    胸口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道拳头大小的空洞,洞穿了他的胸膛,仅仅一眨眼,鲜血就浸湿了他的衣服,甚至他能看到自己腹腔的内脏。

    “扑腾.”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杨学东倒下了,他生前最后一眼看到的是,那个二十出头的男子,犹如君王般冷冷的注视着他。

    在那么一瞬间,他突然知道了这个男人的身份,亚裔,二十出头,实力超群.只有可能是那个横压一国的华夏最强者,萧辰!

    可惜他知道的太晚了。

    望着杨学东突兀倒下,生机全无,黄子明脸上的笑容凝固了,面如死灰。

    一众门客武者也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眼中充满了惊惧之色。

    一击瞬杀一位宗师!这个年轻人到底有多厉害?实力简直堪称恐怖!

    全场鸦雀无声,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

    萧辰缓缓放下手,目光直视着黄子明,这一眼犹如神佛俯视众生,让黄子明身体猛然颤抖起来。

    “扑腾”一声,他忍不住跪下了。

    身后的一群门客武者也纷纷跪在地上,不敢抬手直视萧辰,王哥也彻底看傻眼了,早就吓得瘫在地上,地上还有一滩黄色的不明液体。

    连宗师都被他一招秒杀了,他们这些乌合之众根本不够瞧。

    黄子明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刚刚准备开口求饶。

    这时,一道中气十足的大喝声传来。

    “敢在我的场子上杀人!是不是活腻了!”

    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路,只见一老一少两名男子一起走来。

    左侧的是一位二十七八的男子,穿着一身名牌,气度不凡,一看就是出身世家,脸上那抹从容不迫,是旁人很难学会的。

    而他身旁那位老者,穿着一袭朴素的青色长衫,面如枯槁,露出来的手指更是犹如纤细的竹节,仿佛只有一层皮包裹着他,仿佛一阵大风就能吹翻。

    看到这两人,众人脸色一惊,纷纷低下头躬身喊道:“赵公子,雷大师。”

    “赵公子!雷大师!你们可算来了!”

    黄子明看到来人,脸色欣喜若狂,连滚带爬的跑了过去。

    这年轻人便是赵家二公子,赵启明,也是今天派对的举办者。

    赵家在蒙城可是一流世家,黄家相比其,至少低了一个量级,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更别说赵家背后还有一个大靠山,在这蒙城简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是怎么回事?”

    赵启明脸色阴霾的扫了他一眼和地上的杨学东尸体,脸上有压制不住的愤怒。

    他赵家二公子的场子都有人敢搞事?真是太岁头上动土,不知死活!

    黄子明迅速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说了一遍,赵启明听完,脸上更是怒不可遏,望向萧辰的眼神充满了杀机。

    一旁久久没说话的雷大师也蓦然盯住了萧辰,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个年轻人居然有种让他感到忌惮的感觉,如果对方是一位仙风道骨或者隐世不出的高人,他还可以理解。

    但眼前这个男子看起来才二十左右,未免太过年轻了!

    这样一位年轻人不仅瞬杀了杨学东,还能让他感到危险,这就值得狐疑了。

    虽然杨学东的实力比不上他,自己也能做到轻易碾压杨学东,但杨学东好歹也是一位宗师,普天之下能瞬杀一位宗师的存在,几乎个个都叫得上名来,唯独他对这个年轻人没有丝毫印象。

    没等他多想,赵启明已经阴着脸呵斥道:“小子!你居然敢在我的场子上杀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萧辰瞥了他一眼,指着地上的尸体道:“刚刚,他也是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的,现在已经死了。”

    萧辰的声音不大,但众人听的清清楚楚,这番话犹如泼在油锅里的水,瞬间炸开锅!

    “简直是狂妄过头了!他以为自己能杀了一位宗师,就能不把赵家放在眼里?真是可笑至极!”

    “呵呵,听这小子口音就是从内地来的,根本不明白赵家在蒙城的势力有多大,宗师虽然厉害,但是在赵家面前还算不了什么!”

    “我可是听说这位雷大师,已经是极境巅峰实力!相当于半步神境!”

    一个知情人话音刚落,人群再次炸开锅。

    宗师也分三六九等,而雷大师这样的人,已经是站在世间武道的巅峰了!

    传闻中的神境强者不出世,宗师已经是世间最强者了,而极境巅峰则是站在金字塔最顶点的一波人。

    赵启明脸色十分难看,这个男人居然如此羞辱他,他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连拍了三下手掌道:“好!看来是我赵家的名头已经镇不住你们这些外来人了。”

    “雷大师,不知道您有没有把握拿下他?”

    赵启明转而对着雷大师拱手道。

    雷大师摆了摆手道:“那就看你要死的还是要活的了,若是死的,我十秒就可取他性命,活的,最多不过一盏茶的功夫。”

    雷大师的语气充满了对萧辰的不屑,甚至从始至终脸色都没有太大的波动。

    他身为一位半步神境的武者,已经是世间无敌了,纵然萧辰的身份让他有些惊疑不定,但不影响结局。

    这世上能让他低头的,只有神境强者,但神境强者几乎个个都是隐世不出的老怪物,早已经不会对世俗的一切感兴趣了。

    赵启明闻言撇过头望了一眼萧辰,脸上闪过一道冷笑道:“那就麻烦雷大师多费点功夫,我要活的!”

    胆敢蔑视他赵启明,无视他赵家在蒙城的地位,这种人若是简单的杀了,根本不足以震慑其他人。

    他要活捉萧辰,让他生不如死,方能威慑旁人!

    这时,小月上前对着萧辰低声道:“萧先生,我知道你实力高强,一个人逃走是没有问题的,你不要管我了,快走吧。”

    神境强者,单单这个四个字眼都让小月心中生出一阵胆寒,这种站在世间巅峰的人,已然无敌,萧辰纵然厉害,但面对这样的对手,胜算实在不大。

    萧辰闻言突兀一笑道:“杀他,我连半盏茶的时间都用不到,我为何要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