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前往合阳

    整个赵家上上下下三百余人纷纷朝着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下跪,这一幕若是让旁人看到,定然会惊掉下巴。

    “你跟我进来,有话问你。”

    萧辰对着赵鸿文吩咐了一声,便率先走进内厅,而赵鸿文脸色一喜,连忙起身一路小跑跟在后面,态度极其恭敬。

    赵之庆见此微微松了一口气,显然萧辰是打算放他们一马了,他立刻朝着众人命令道:“都出去,百米之内不准有人!”

    不管萧辰要问老太爷什么,都不是他们有资格窥听的,众人纷纷默然有序离开大院,转眼间整个大院空无一人,只有雷翰把守着门口,不让闲杂人等靠近。

    此时大厅内。

    赵鸿文有些不安的站在那,时不时用眼角余光瞥一眼萧辰,但足足过去了一刻钟,他脸上闪过一丝失望。

    这个看起来才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似乎比他这个一百多岁的老头子还沉得住气,不急不缓的喝着茶,反而让他心中有些焦急起来。

    半晌,萧辰放下了茶杯才抬头望着他道:“你们赵家三番四处触怒我,可知我为何不动你们?”

    “老朽愚昧,我猜应该是先生宅心仁厚。”

    赵鸿文不动声色拍了个马屁。

    “别跟我绕这些弯子,我就问你一件事,你如果回答的不能让我满意,这笔账我还是要算的。”

    萧辰的话让赵鸿文不禁心中一秉,立刻正色洗耳恭听。

    “你可青铜大殿?”

    赵鸿文闻言瞳孔微不可查的一缩。

    半个小时后,赵之庆亲眼目送萧辰离开了赵家,心中那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一群人立刻走到大厅,望着坐在那一言不发,陷入沉思的赵鸿文,不禁面面相觑。

    赵之庆等了片刻见老爷子还没有回过神,忍不住开口问道:“老爷子,您没事吧?”

    赵鸿文被惊醒,瞥了他一眼,一反常态的冷声道:“吩咐下去,萧先生的事一个字都不准透露出去!违者杀!”

    赵之庆等人纷纷心中一秉,立刻躬身点头。

    “那两位古拉克家族的帮手怎么处理?他们还处于昏迷之中。”

    “杀了。”

    “啊?”

    赵之庆眼皮一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们既惹不起萧辰,也惹不起古拉克家族啊。

    “到时候他们问起来,就把原因归咎到萧先生身上,但切记不能泄露萧先生的身份。”

    蒙城火车站,周平光带着小月,两人脸色复杂的望着萧辰。

    “萧先生,您不跟我们一起走嘛?”

    小月轻咬嘴唇问道。

    “我还有些事要处理,这位周平光和我关系莫逆,有麻烦就找他。”

    萧辰笑了笑说道。

    他已经和周平光商量好了,让他们先回去,一来周平光离家很久了,周家没了主心骨,需要有人处理事务。

    二来,自己能教的已经交给周平光了,他目前的实力也帮不上自己的忙,后面的路危险重重,自己没有精心去顾及到他。

    火车缓缓发动,两人上了车,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

    萧辰深吸了口气,身形一动,瞬息来到了另一辆准备前往北境省会,合阳市的火车。

    北境地广人稀,山高密林,纵然有地图也很容易迷路,萧辰自然不愿意利用神通赶路,不禁费力还费神,不如搭个便车半天的时间就能到。

    火车上。

    萧辰直奔车上补票处,刚好买到了最后一张包间票,正当乘务领着萧辰准备去包间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吵闹声。

    “先生真的不好意思,最后一张包间票被人给买走了,要不您买张软卧吧?”

    售票员对着眼前,这位穿着一身名牌,头皮梳得油光发亮的男子解释道。

    “哼!知道我是谁嘛?老子是周明俊!让你们站长出来跟我说!”

    男子冷哼一声,这幅口气一看就是身份不凡,售票员一时间也有些慌了,她立刻对着还没走远的萧辰两人喊道:“这位,您先别走!”

    “有什么事?”

    萧辰皱了皱眉头问道。

    “先生,要不您把这最后一张票让给他吧,我们免费给您安排一个软卧铺。”

    “不行。”

    萧辰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转身就准备离开。

    这时,周明俊突然动身拦住了萧辰的去路,目光瞥了一眼他手中的车票,冷声道:“小子,别不识好歹,给你一个机会把票让给我,不然有你苦头吃的!”

    看到周明俊如此赤裸裸的威胁,要明抢车票,两个乘务脸色阴晴不定,却没有开口阻止。

    周明俊说话的口气这么嚣张,一看就是来头不小,反观萧辰穿着的普普通通,像个乡下小子进城一样。

    若是让她们选择帮谁,自然是帮周明俊,但是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到位。

    “不如这样,先生您把票让给这位周先生,我双倍退款再免费送你一张软卧票。”

    乘务笑着上前说出这个折中的办法。

    “不行。”

    萧辰依旧那副淡然表情,从嘴中吐出两个字。

    这一下,乘务脸上也挂不住了,她们给的条件依旧足够优越了,这小子还不知足,不懂见好就收,真是愣头青!

    两人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既然萧辰给脸不要脸,她们自然也不会再管了,纷纷扭过头去,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剩下的事和她们无关了。

    周明俊的脸色也彻底冷了下来,眯着眼睛盯着萧辰道:“小子,这张票你不让也得让!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他活动了一下双指,发出噼啪的爆裂声,一看就是练家子,四周围观的众人见此脸色一怔。

    “怪不得这人这么嚣张,原来是个武者!”

    “啧啧,那个年轻人有麻烦了,刚才还不见好就收,估计一会儿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时,不远处的一位老者望着萧辰,眼中闪过一丝惊疑,而他身旁坐着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女。

    少女瞥了一眼萧辰,摇了摇头道:“爷爷,你说这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烟儿,别胡言!此人非同小可!”

    老者立刻板着脸训斥,又意味深长的说了句。

    少女不屑的努了努嘴道:“还非同小可呢?我倒要看看他是怎么解决这件事的。”

    就在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传荡整个车厢。

    “都让让!”

    “你们吵什么吵?这里不是菜市场!”

    “站长来了!”

    众人纷纷让开一条路,只见一名五十余岁的中年男子身后跟着两位特勤满脸不悦的走了过来。

    站长扫了一眼萧辰和周明俊,又对着一旁的乘务询问道:“怎么回事?”

    乘务低声把事情复述了一遍,站长原本一直板着的脸,在听到‘周明俊’三个字的时候,突然一怔,有些愕然回过头重新打量周明俊。

    “你叫周明俊?”

    “废话!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周明俊面对站长,依旧没有给好脸色。

    “合阳周家人?”

    站长愣了一下,并没有在意他的无礼,继而有些不确定的又问道。

    “不错,看样子你是知道本公子的大名了?”

    “原来是周公子啊,您来了怎么不跟我说声,我好给您安排一下啊。”

    站长突然态度大变,满脸堆笑的谄媚道。

    “哼,既然你来了也正好,替我把这个小子处理了。”

    周明俊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有些得意的斜瞥着萧辰。

    而四周的众人听到这段对话,纷纷脸色一变,人群立刻炸开锅了。

    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此人一上车就如此嚣张至极,原来他是合阳周家的人。

    合阳周家可是北境一流世家,比之蒙城的赵家丝毫不差,而且周家依附霍家,真要在一流世家中分个三六九等,周家当属第一!

    就算周明俊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就凭着合阳周家的名号,也没几个人敢惹他。

    “原来是周家的人,怪不得这么跋扈。”

    少女撇了撇嘴道,显然对着众人极其畏惧的周家,不以为然。

    老者也是眼观鼻鼻观心,在一旁看着,他看到萧辰的第一眼起,就觉得这个年轻人不简单,身上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让人无法探清虚实,这对于他来说是十分罕见的。

    此时,站长对着萧辰命令道:“我做主,你的票作废了,这个包间归周公子了。”

    “周公子,这边请,我带你去歇息。”

    说完,站长就准备带着他离开。

    但萧辰却突兀的说道:“我同意了嘛?”

    他的声音不大,但四周众人却听的清清楚楚,尽皆愕然的望着萧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站长可是这车上权利最大的人,这个年轻人居然还敢用这种态度说话?

    站长的脚步也为之一滞,猛然转过身盯住了萧辰,脸色阴霾道:“你说什么?”

    “你是耳聋嘛?我不喜欢重复自己的话。”

    萧辰的声音冷清,没有给他丝毫面子。

    站长脸色铁青,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了,他身后两名特勤也脸色不善的盯住了他,随时准备动手。

    周明俊意兴阑珊的瞥了他一眼道:“别跟这小子废话了,打一顿丢下车,看着碍眼。”

    “没听到周公子的话吗?还不动手把他丢下车!”

    站长对着两个手下吩咐了一声,两人立刻一左一右上前准备擒住萧辰。

    众人纷纷摇了摇头,都觉得萧辰太过年轻气盛,连站长都敢惹,真是不自量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