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章报复来了

    两个特勤刚准备动手,只见萧辰的身形在原地一阵恍惚,突然‘啪’的一声。

    站长应声而倒,捂着脸惨叫起来,众人纷纷望去,只见他半边脸肿得像个猪蹄,嘴里的牙齿都崩掉了好几颗。

    那两位特勤有些茫然的望着自己的老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种情况太过诡异了,仿佛站长是被鬼给袭击了,两人背后冷汗直流,目光渐渐聚集在萧辰身上。

    ‘难道是这个人干的?’

    所有人不约而同想到了一起。

    原本一副不在意的周明俊见此情况,脸色一变,他也是武者,自然一眼就看出不对劲。

    这个年轻人至少是个化境以上的实力!

    仅仅一眨眼都不到的时间,站长就倒地了,以至于他都没有任何察觉。

    若眼前这个青年想杀他,自己岂不是眨眼间就没了小命?

    一想到这,周明俊望向萧辰的眼神彻底变了,干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道:“你想怎么样?”

    “滚开,别挡着我的路。”

    萧辰眼神淡漠,一副不把他当回儿事的样子,转身准备离开。

    这让周明俊心中怒气升起,但又不敢轻举妄动。

    而躺在地上的站长也因为剧痛直接昏迷了过去,两名特勤哪里还顾得上萧辰,连忙抬着他去医务室。

    “妈的!老子一会儿要你好看!”

    周明俊望着萧辰离开的背影,恶狠狠的低声道。

    不多时,萧辰就找到了自己定的包厢,刚准备关门休息一会儿,突然一老一少出现在了他面前。

    萧辰扫了他们一眼,皱了皱眉头问道:“有什么事?”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刚刚在车厢发生争执,这老者和少女也在。

    老者笑眯眯的拱手道:“老夫段常瑞,这是我的孙女,段箐箐。”

    一旁的段箐箐满脸不耐烦,显然并不乐意陪爷爷来见萧辰。

    “嗯,然后呢?”

    萧辰不咸不淡的继续反问。

    这一下让段常瑞有些接不上话了,他们这么客客气气的上门拜访,你就这幅态度回应,连姓名都不愿意告之,未免太不尊重人了。

    段常瑞毕竟人老成精,虽然心中有些不悦,但隐藏的很好,立刻思索怎么接上话题。

    而段箐箐则没那么好脾气了,立刻冷声道:“你这个人未免太目中无人了吧?你知不知道我爷爷是谁?”

    “箐箐!不得无礼!”

    段常瑞连忙呵斥道。

    “爷爷,您非得拉着我来见他,我看这小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八成也就是某个小世家的纨绔子弟。”

    段箐箐冷哼道。

    段常瑞暗叹了口气,立刻赔笑道:“不好意思,我这位孙女从小就宠坏了,你别介意。”

    如果刚刚不是目睹了这个年轻人出手,以他的身份自然不会这么屈尊来见他。

    就凭萧辰刚刚不显山不漏水的给了站长一巴掌,他就立刻断定出这个年轻人至少是化境巅峰,甚至极有可能是极境宗师!

    才二十出头就有如此恐怖的实力,怎么可能是无名之辈?不过他思索了很久也没猜透萧辰的身份。

    “无妨,我叫萧辰,如果没有别的事,就不要打扰我休息了。”

    萧辰冷淡道。

    这一老一少看起来身份不凡,但在他眼中无足轻重,根本算不得什么。

    “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就不打扰先生休息了,有缘再见。”

    萧辰已经下了逐客令,段常瑞也不可能继续热脸贴冷屁股,说完便带着段箐箐离开了。

    两人走远后,段箐箐有些不爽道:“爷爷,您对那小子这么客气干嘛?不就是个武者吗?连极境宗师看到您都得客客气气的喊声段大师,他算个什么东西?”

    段常瑞摇了摇头,语重心长道:“箐箐,以后你行走江湖要记住一句话,人不可貌相,这年轻人至少是个化境巅峰的实力!你仔细想想他才多大?”

    段常瑞的一句话仿佛点醒了段箐箐,她立刻反应过来,有些震惊的说道:“二十岁的化境巅峰!难道他是京城某个大世家的族人?”

    “京城六大世家根本没有姓萧的,华夏地幅辽阔,世家林立,有我不知道也实属正常,我也就是想着去结识一下,留个善缘罢了。”

    段常瑞说完,段箐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不过心中还是有些不爽,平日里就算一方大佬看到她爷爷也要恭恭敬敬的,今天他们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甩了脸色。

    就在两人回到位子准备坐下,火车靠站的鸣笛声响起,车门刚刚打开,一群小混混陆续走了上来。

    早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的周明俊立刻走上前,一群小混混立刻躬身喊道:“周公子!”

    为首的一名壮汉,脖子处有一道猛虎纹身露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他走上前瓮声瓮气问道:“周公子,是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惹了你?我这就带兄弟们办了他!”

    “阳哥,现在是法治社会,不要张口闭口就是杀啊、办啊。”

    周明俊意味深长的敲打了一句,虽然他是周家的人,但是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做事,更别说这里还是公众场合。

    被称为阳哥的壮汉,立刻心理神会,残忍的笑了笑道:“我懂,周公子您带路,我带兄弟去‘教育’一下他。”

    此时,正在包厢里的萧辰,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以他如今的境界是可以做到不吃不喝的,但每天眯着眼睛休息一会儿,对于心境的稳固是大有裨益的。

    突然一阵脚步声悉悉率率的传来,萧辰也蓦然睁开双眼望着门口,眼中闪烁起光芒。

    不到二秒钟,包厢拉门被人猛地踹开,站在前面的阳哥不知何时手中拿着一根棒球棍,看都没看就朝着床上的位置抽了过去。

    “咚!”

    一道闷响传来,单人小床应声倒塌!

    然而众人的目光望去,纷纷脸色一怔。

    “嗯?人呢?”

    “是不是找错了?还是这小子提前溜了?”

    “不可能!我跟所有车厢的乘务都打了招呼,不让这小子下车,他没地方跑!”

    周明俊脸色阴沉道,他本想来个突然袭击,打萧辰一个措手不及,自己喊来的帮手阳哥,是当地县城有名的高手,化境实力,而且实战经验丰富,对付一个毛头小子不成问题。

    “你们在找我嘛?”

    突然一道阴恻恻的声音传来,让所有人后背汗毛乍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