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五章 暗界珠的下落

    会场的安保人员听到动静纷纷赶来,萧辰散去长戟内的真气,它顿时又恢复原样,立刻被萧辰收入了戒指中。

    “先生,发生什么事了?”

    保安队长扫了一眼坍塌墙面对着走来的萧辰问道。

    “我刚刚练功不小心毁坏了你们的房间,你们算算要多少钱,我照价赔偿。”

    听到这话,一众保安纷纷傻眼了,这墙可不是那种小区的豆腐渣工程,采用特殊材料,不禁隔音,而且抗撞击能力十分强!

    眼前这个青年居然说是他弄倒的,不禁让众人有些愕然。

    萧辰也懒得跟他们多解释,写了张支票递给他道:“这笔钱应该够赔偿了。”

    说完,萧辰便转身离开了,段常瑞临走时和他约定碰面的时间也快到了。

    不到五分钟,萧辰赶到了,段常瑞等人早已经在等候他了,一行人直奔内厅会场。

    会场采用的是圆形环座,已经稀稀拉拉坐了不少人,一行人找到位子坐下。

    段箐箐还没有从刚刚的赌石兴奋劲回过神来,还在叽叽喳喳的和段常瑞说着什么。

    “你们刚才开出什么好料子了嘛?”

    萧辰随口问道。

    不等段老等人回答,段箐箐接话道:“那是自然,我爷爷可是火眼金睛,就刚刚那么一小会,他爷爷就开出了一块纯种翡翠料子,估价一千万呢!”

    段箐箐有些得意的朝着萧辰炫耀,一旁的段常瑞笑着摆了摆手道:“都是一些取乐的小玩意罢了,没什么大不了。”

    “一千万的玉石料子,也算得上不错了。”

    萧辰点了点头。

    当他这种不咸不淡的态度,顿时引起了段箐箐的不满,她冷哼道:“也算得上不错?你知道一千万的玉料有多罕见嘛?想要开出这种顶级玉料,光凭运气是不行的,只有我爷爷这种毒辣的眼力劲才能挑出来!”

    萧辰笑了笑,没有和她多解释,段箐箐觉得萧辰应该是被自己的话给呛得哑口无言,也心满意足的闭嘴了。

    很快,整个会场都快要坐满了,萧辰扫了一眼四周忍不住问道:“这鉴宝会是什么性质的集会?”

    一旁的邱文耀笑着摇了摇头道:“萧小友应该是第一次来合阳,不懂这里的风俗。”

    “合阳上靠E国,左连西欧,很多见不得光的黑货都会聚集在这里,但东西有真有假,需要专业的人要鉴别,这就需要像段大师这样的人来鉴别,确定是真货就当场估价,由主人选择卖不卖。”

    萧辰点了点头,大概听明白了,又继而问道:“往年出现过什么十分珍贵的好东西嘛?”

    如果单单只是鉴别古董,应该用不上这么大阵仗,但萧辰发现的,这个会场里就有不下五个极境宗师!化境武者更是多不胜数!

    “有!去年有一把来自西欧的黄金权杖,上面还镶着一颗巨大的三色宝石!据说是一群盗墓贼从法老墓里挖出来的,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不过却被一个收藏家花了天价买下了这东西。”

    邱文耀啧啧称奇道。

    三色宝石,这种东西极其罕见,比钻石还稀有!只存在在童话故事里,这若是真的,拍出天价倒不奇怪。

    “邱叔叔,我记得去年不是还有一颗发光的珠子,当时可是引发了不小的骚乱。”

    段箐箐随后插了一句,萧辰闻言一怔立刻盯着她反问道:“什么样的珠子?”

    “大概.这么大,还能发光,就像大号的夜明珠,挺奇特的。”

    段箐箐比划了一下,萧辰见此瞳孔微微一缩,他突然有种预感,段箐箐所描述的可能是暗界珠!

    “最后那东西到哪里去了?”

    萧辰迫不及待的问道。

    没等段箐箐回答,一旁的段常瑞却开口打断道:“萧先生,箐箐可能是记错了,当时有一颗海底夜明珠,虽然很罕见,但也算不得什么。”

    说完,段常瑞撇过头对这段箐箐使了个眼色,段箐箐心领神会,立刻闭上了嘴。

    “段老,难道有什么事要瞒着我吗?”

    他们这些小动作自然瞒不过萧辰的双眼。

    “萧先生言重了。”

    段常瑞讪笑了两声,打了个哈哈想转移话题。

    “邱先生,不如你告诉我?”

    萧辰立刻把目光转向了邱文耀,邱文耀脸色一僵,有些犹犹豫豫,似乎忌惮着什么,他扫了一眼四周,压低声音说道:“萧先生你别问了,那东西最后被霍家人拿走了,当时还死了不少人,这件事是禁忌,不能提!”

    霍家在北境如同土皇帝一般,纵然当年有不少目击者,都对此事守口如瓶,不敢多提一个字。

    试想,连霍家都惊动了,还为此杀了人,谁还敢惦记?除非活腻歪了。

    ‘霍家.’

    萧辰目光闪烁,也没有继续多问了,看来这趟他来对了。

    会场的另一侧,一位三十左右的男子,穿着一身卡其色西装,头发梳得油光发亮,靠着一个女人的大腿上,一旁还有两个女仆为其捏腿按摩。

    男子手中端着一杯红酒,显得十分悠闲自在,这时一个戴着眼镜,像是秘书般的男人走上前低声道:“三公子,七公子已经出院了。”

    “嗯,七弟他没什么大碍吧?”

    男子抿了口红酒问道。

    秘书犹豫了一下,从怀里拿出一张病例报告单递上去,男子撇过头扫了一眼,顿时瞪大了眼睛,豁然起身,眼中燃烧着怒火。

    “永久性精神损伤?无法医治?”

    男子的声音犹如冰窟般寒冷,让他身旁的几个女子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纷纷低着头不敢说话。

    秘书也吓得一哆嗦,立刻跪在地上哭丧着脸道:“三公子,从昨天晚上开始,我就一直在医院跑前跑后,为七公子找了最好的医生,但他们都说没办法治疗。”

    “凶手呢?凶手是谁,你该查到了吧?”

    男子深吸了一口气,嘴角微微抽搐着,这意味着他心中的怒火已经达到了顶点!

    霍家家大业大,有三个支系,七弟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如今却变成了傻子!他要找出凶手,千刀万剐都不足以泄愤!

    “查到了,这是监控录像拍下的照片。”

    秘书拿出一张照片,小心翼翼的递上前,上面赫然正是萧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