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随着萧辰话音落下,只见他右手缓缓抬起,突然一阵变化,短短一秒的时间,他五指结出了上百个法印!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众人只感觉自己看到一个短暂的幻灯片一般,留下一道道残影,而后手捏剑指对准了姚平。

    姚平看到这一幕,突然脸色一变,眼中充满了骇然,失声喊道:“掌中结阵!瞬息成法!”

    人群隐藏的几个极境宗师听到这八个字,纷纷脸色大变,不可思议的望着场中那个年轻人。

    术法一道,远比武道更加繁杂晦涩,鉴别一个术法高手到底厉害不厉害,最简单的一点,就是看他施展术法的速度。

    像姚平这般的修法高人,已然是站在术法界最顶层的一波人,举手投足,几个呼吸间就能施展术法,杀人于无形!

    可这位年轻人,却比姚平还要厉害数倍!瞬息成法!这是术法达到巅峰后的征兆!

    而掌中结阵更是了不得的神通!

    玄门术法分南北两派,南派大师多是术法高手,精通阵法、符箓、法器,北派主张‘借势’,借天地之势,引日月之气。

    而这掌中结阵,是南派术法第一人,齐白虹老先生成名技!

    除了他之外,根本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哪怕天赋再妖孽的修法高手,也没有成功过!

    华夏中海周家,周大师曾经尝试过,但却是双手结阵,没有达到了齐白虹老先生那等境界。

    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到底是谁?难不成他是齐白虹老先生的关门弟子?

    不仅他们心中这般想着,就连段常瑞也跟他们想到一起去了。

    萧辰年纪轻轻但行事沉稳果断,实力不俗,若说他没有名师教导,根本没人信。

    此时,萧辰剑指举起,对着姚平遥遥一点,一股无形的气场顿时荡漾而开!

    他指尖凝缩着一道米粒般的光辉,骤然射出,光芒无限放大!笼罩住了姚平。

    姚平只感觉自己身体一沉,双腿动弹不得!

    ‘杀阵和术法的结合!’

    姚平心中‘咯噔’一下,凉到了谷底,此时他就算想开口求饶也来不及了,当即一咬牙,立刻从怀里拿出一把铜钱剑,手腕猛地一震,上百块铜钱立刻四散飞溅而出。

    这些铜钱飞到半空中猛然爆裂而来!

    “轰隆隆~”

    一连串的爆炸声,让不少人脸色一变。

    “这七星铜钱剑可是姚大师的成名法器!就这么.没了?”

    邱文耀一脸愕然道。

    段常瑞也处于极度的震撼之中,萧辰居然能逼得姚平自爆法器,求得一线生机!太强了!

    段箐箐也睁大了美目,她今天接二连三的被这个年轻人给震惊了,之前心中对于他的那一丝芥蒂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强者无论干了什么都是对的,好比有钱人哪怕长的巨丑也是‘帅气逼人’!

    霍明华望着半空中犹如烟花般的爆炸,当场石化,他身旁的杨秘书更是吓得腿都软了。

    “咚!”

    趁着一道爆炸的烟硝,姚平立刻脱困逃了出来,后撤了十几米远,而后猛地吐了口血,望向萧辰的眼中满是骇然!

    “你可服?”

    萧辰再度举起剑指,对着他问道。

    姚平脸上又惊又怒,他活了一大把年纪,见惯世间浮沉,总算在花甲之年熬出头,成为人人敬畏的姚大师,如今却差点折在一个二十余岁的小辈手中。

    他扫了一眼众人,将他们的神情尽收眼底,深深吸了口气道:“小子!我承认你很强,若是在以前我定然认输求饶,可今天,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

    “哦?你还有杀手锏?那尽管用出来吧。”

    萧辰浑然不在意道。

    天师道都被他差点灭门了,这个前天师道的弃徒算的了什么?

    姚平再次往后退了两步,直到靠在那尊三头六臂的法相上,眼中闪过一道精芒,突兀狞笑了起来。

    “我奔波了数十日,就为了寻它,你们只知道它是藏南的一尊法像,却不知道它真正的用处是什么。”

    姚平说完,突然双手快速结了十几个奇怪的指印,而后猛地拍在法相左右肩上,一股精纯之极的真气毫无保留的灌入其中。

    看到这一幕,人群中那几名极境宗师脸色微微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

    “完了!我知道这是什么了。”

    段常瑞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众人有些不明所以,但董老和吴先生闻言却十分默契的抬头对视了一眼,似乎被段常瑞这句话给点醒了。

    “爷爷,你在说什么?这法相难道有什么不同之处?”

    段箐箐皱着眉头问道。

    段常瑞脸色阴沉,叹了口气道:“我以为那就是个传说罢了。传说藏南是佛教发源之地,那里从古至今生活着一群狂热的信仰者,供奉着他们心中的神佛,长达上千年的供奉,产生的信仰之力不断滋养着这些神佛,只要时机到了,它们就能‘活’过来!”

    “什么?”

    段箐箐和邱文耀听到这番话,当场傻眼了。

    难道很久之前,这些神佛是真的存在嘛?它们哪怕已经‘消失’了,还会利用人的信仰之力,有机会再次活过来。

    “七百年前,北漠的游牧名族发现了藏南这块肥沃的土地,而当地人都是信徒并不擅于战斗,结果藏南血流成河,当地信徒差点被灭族,直到一个神秘人出现,以一己之力击退三千铁骑!甚至让他们数百年来都不敢再踏进那里一步。”

    “至今藏南和北漠都有这个传说流传,据说就是某个寺庙的法相突然‘活’了过来,当然事情过去了太久,无从考证。”

    段常瑞摇了摇头,双眼死死盯着那个法相,他也不敢相信这个传说是真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三头六臂的狰狞法相上面,整个会场诡异的安静了。

    “咔嚓~”

    一道极其细微,犹如陶瓷裂开的声音响起。

    众人望着那三头六臂的法相突然脸色一变,只见法相表面的石壳犹如蛛网般裂开,迅速蔓延!

    姚平眼中的兴奋已经达到了一种癫狂的境界,突然跪在地上喊道:“普巴金刚尊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