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八章 庸医一个

    李彤勉强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多说,显然是没把萧辰的话当真。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接通后没几秒,脸色大变道:“妈,你别着急,我马上就回家!”

    “萧先生,我家出了点事,能不能.”

    没等李彤说完,萧辰起身道:“带我一起去看看吧。”

    以他的耳力,自然听清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声音,看起来情况很危机。

    李彤也没有时间多想,两人出了酒店,便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家里。

    出租车开了十几分钟停在了一片贫民区,这里的房屋大多都是危楼,放眼望去,墙壁上布满青苔裂痕,看起来摇摇欲坠。

    李彤下了车直奔一栋廉租房,一路小跑到三房,急忙忙的打开门,萧辰也紧跟其后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五十平方的小套房,虽然外面看起来环境十分差,但房间里却收拾的整整齐齐,还有一股清香味。

    一进门,萧辰就注意到了躺在床上脸色煞白,已经陷入昏迷的中年妇人,妇人手中还紧紧攥着屏幕没关的手机,看起来像是打完电话就昏过去了。

    李彤连忙跑上前来,拿起床头的药给她母亲喂下,又稍微给其喂了点水。

    李母也缓缓睁开眼醒来,扫了一眼李彤,目光渐渐集中在萧辰身上,声音有些虚弱的问道:“这是你朋友?”

    “嗯,先别问这个了,您身体怎么样了?前些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又犯病了?”

    李彤关切的问道。

    李母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我这身子骨最多也就再抗两三年,拖累你了。”

    “妈,你胡说什么呢,您先躺好休息,我去喊楼下诊所的江医生来给您看看。”

    “不用麻烦了,我之前已经打过他电话了,兴许这时候他在赶来的路上了。”

    李母抓住李彤说道。

    “那哥呢?您没给他打电话,让他回家嘛?”

    李彤疑惑的问道。

    听到这话,李母眼神有些黯淡,摇了摇头没有多说,显然对于这个儿子不愿多谈。

    萧辰也注意到大厅放着一张床,不过床上有一层灰,显然很久都没有人睡过了。

    这时,楼下传来一阵脚步声,萧辰站在窗口顺势往下瞥了一眼,只见一位二十七八岁,带着眼睛,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人,提着一个医疗箱来到廉租房楼下。

    楼道门口有几个无家可归的乞丐,蜗居在楼梯道睡觉,对于在北海湾拼搏的华人来说,若是长期都找不到工作,最后只能沦落为乞丐,风餐露宿。

    男人走到楼道门口停下了脚步,皱着眉头望着这几个乞丐,一脸鄙夷和嫌弃,踢了一脚小石子在他们身上说道:“你们这些渣滓,都给我滚开,挡到老子的路了。”

    几个乞丐被惊醒,嘟喃抱怨了几句便挪了位子继续睡觉,像男子这般衣衫整洁的人,自然不是他们几个乞丐能惹得起的。

    很快,男子上了楼,推开李彤家虚掩的房门。

    男人看到萧辰脸色一怔,眉宇之中闪过一丝阴霾,但随即就被其掩饰起来,转身就进了里屋。

    萧辰也感觉到了这个医生似乎对他有些莫名的敌意?

    “江医生,您总算来了,快给我妈看看,她今天突然晕倒了。”

    李彤看到来人,欣喜的说道。

    江医生笑着点了点头道:“李彤,你别担心,我来给阿姨检查下。”

    说完,他走到床边,拿出听证器、温度计等医疗器具给李母检查,五分钟后,他收起了东西说道:“阿姨没什么大问题,可能是太久闷在屋里,所以有些阴阳失调罢了,没事出来晒晒太阳活动一下,这样的情况就不会再发生了。”

    “谢谢你啊。”

    听到江医生的话,李彤微微松了口气。

    李母也十分感激的望着江医生道:“江医生,麻烦您了。”

    “阿姨言重了,大家都是街坊邻居,我们认识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治病救人本就是我的责任。”

    在李彤母女面前,男子看起来十分谦虚,彬彬有礼,这让李母越看越顺眼,忍不住问道:“江医生好像还没结婚吧?”

    听到这话,江医生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你看我们家小彤怎么样?你们认识也有好几年了,小彤也没有男朋友。”

    李母说完,一旁的李彤脸色一怔,随即有些尴尬的开口道:“妈,你乱说什么呢,我还小。”

    江医生悄悄斜瞥了她一眼,显然是深知欲擒故纵这个道理,笑着转移话题道:“等李母身体养好了,再说吧。”

    不得不说,他说话十分巧妙,让人听得十分舒服,李母望着他,眼中愈发赞许了。

    正当她还要说些什么时,突然捂住了胸口,脸色变得煞白,满脸痛楚之色。

    “妈,您怎么了?”

    李彤见此有些慌了,急忙对着江医生问道:“我妈这是怎么了?”

    江医生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被其隐藏的很好,强作镇定道:“没事,阿姨患上心脏病多年,这是正常现象,等我给阿姨开点止痛药就好了。”

    “心脏病?”

    萧辰突然开口,江医生这才注意到一直站在门口的萧辰,皱了皱眉头对着李彤问道:“李彤,这是你朋友?”

    李彤点了点头,却不知道怎么介绍萧辰,想了一会儿说道:“他叫萧辰,是外地来旅游的,聘用我当向导。”

    “萧先生是吧?我在给病人看病,麻烦你出去把门关上。”

    江医生语气冷淡的下了逐客令,仿佛这里是他家一般。

    “我若出去,只怕李阿姨今天就要死在你这个庸医手里了。”

    萧辰此言一出,三人脸色都是一变。

    “小子!你什么意思?质疑我的医术?”

    江医生脸色阴沉的可怕,盯住了萧辰。

    李彤连忙打圆场道:“江医生,您别生气,我替他向您道歉。”

    对于她来说,一个是高薪雇佣她的老板,自己不能失去这个工作,另一只则是关系到她母亲性命的救命稻草,自己更加不能得罪。

    “不用道歉,他连李阿姨的病情都诊断不出去,我骂他是庸医一点毛病都没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