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九章 断肠草药剂

    原本准备大事化小的江医生听到这话,脸色再次骤变,豁然起身盯住了萧辰,厉声道:“小子!你在胡言乱语什么?难不成你是医生嘛?”

    李彤见此,脸色微变,她有些后悔带萧辰来了,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萧先生,江医生是学医出身的,也当了很多年医生,您应该是弄错了。”

    萧辰闻言摇了摇头,没有多解释什么,他早就发现这个江医生医术不精了。

    李母根本不是得了心脏病,也不是因为所谓的阴阳失调而晕倒的,这个江医生从头到尾都是胡扯。

    李母瞥了一眼萧辰,脸色不悦的开口道:“萧先生,我的事就不劳烦您费心了,如果没有别的事还是请回吧。”

    想比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头的小子,她更偏向江医生,毕竟江医生是正牌的医生,而且给她的印象一直都很好。

    “听到了嘛?还不快出去?是要我请你出去嘛?”

    江医生冷嘲道。

    萧辰见李彤母女都不信他的话,多说无益,转身准备离开。

    这时,李母再次捂着了胸口,似乎疼痛加剧了,没等李彤反应过来,她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江医生见此眼皮一跳,立刻从医疗箱里拿出一管绿色针剂准备给其注射,就在这时,一道身影闪到他面前,一记掌刀打在他的手腕上,将他手中的针剂打落,而后另一手抓住了这根针剂。

    李彤和江医生见此一愣,望着眼前的萧辰,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小子!你他妈再捣乱!老子就客气了!”

    面对萧辰接二连三的挑衅,江医生再也忍不住了,准备撕破伪装爆发了。

    李彤脸色也十分难看,对着萧辰质问道:“萧先生,你要干什么?我母亲危在旦夕,你还要添乱!”

    萧辰脸色淡然的拿起那根针剂凑近扫了一眼,转而望着江医生道:“这针要是打进去了,你妈就真的没救了。”

    “胡言乱语!”

    江医生立刻开口怒斥道,但眼中却不经意闪过一丝惊疑。

    “什么意思?”

    李彤依旧冷着脸问道。

    “你问问他,这是什么药水就知道了。”

    李彤将信将疑的转而望着江医生,投向询问的目光。

    江医生脸色微变,但随即恢复如常回答道:“这是强心剂,能缓解你母亲的病情。”

    “是嘛?据我所知,这应该是断肠草做成的吧?虽然有短效急救作用,但是副作用极大,还会产生依赖性,最后不是因病而死,就是被断肠草的慢性毒素给耗死。”

    萧辰一番话说完,李彤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望着江医生,想听他的解释。

    江医生闻言脸色彻底变了,再也掩饰不住,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萧辰。

    他怎么知道这是断肠草做的?

    仅仅凭感觉嘛?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江医生如同见了鬼一般,脸色十分难看,闭嘴不言。

    李彤见他表情如此,心中‘咯噔’一下,沉到了谷底,看来萧辰真的说中了。

    “他说的没错,但这是唯一能救李阿姨的办法,我也没有办法,其他的急救药物太贵了,北海湾的药品跟金子一样珍贵,小彤,你应该也知道。”

    江医生对着李彤承认了,但转而就把自己的过错推的一干二净。

    让李彤也没有办法反驳,事实也是如此,他们住在贫民区,用的药物都是最劣质的,效果好的药,动辄几千上万,还是按美金算的,她根本负担不起。

    “小子,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那么能说会道,有本事你来治啊?”

    江医生讥讽道。

    李母的病症很诡异,类似心脏病但又有所不同,估计就是市里的专家都无法给出准确答案。

    “让我试试吧。”

    萧辰没有理会他,而是对着李彤说道。

    李彤有些狐疑的望着他,暗自叹了口气,既然萧辰能仅凭肉眼就能看出药剂成分,应该也是懂些医理的,权且死马当活马医。

    于是她点了点头道:“可以,但如果我发觉不对,你就要立刻停止!”

    萧辰不没有多说,走到窗前拿出了那捆银针带展开放在一旁,这东西在他身上放了很久了,也已经很久没有再使用过了。

    李彤见他居然能拿出银针带,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寻常人哪里会随身带这种东西,心中不由得对萧辰的身份更加好奇起来。

    江医生也有些惊疑的望着这一幕,直到看着萧辰挑选了一根最粗的银针,忍不住冷笑道:“这么粗的银针,一般都是在背上开创口的,你打算扎哪里?”

    “李彤,你赶紧让他停下,这小子估计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万一不小心治死了阿姨,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李彤脸色犹豫着,但并没有开口制止。

    江医生脸上闪过一丝阴霾,心中暗道:“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治这病的。”

    他虽然诊断不出李阿姨的病症,但能看出李阿姨已经命不久矣了,尤其是刚刚她再度昏迷的时候,他心里已经大概猜到了,李母大限已到。

    本来准备用断肠草给其强行续命,然后等自己走了以后,李母就算死了也赖不到他身上。

    而如今,萧辰非要来装大头蒜,他其实心里是乐见其成的,只要李母挺不过去,他立马就报警抓人!

    两全其美!

    正当江医生心中暗自思躇时,萧辰手捏银针,双眼闪动着光芒在李母小腹部位寻找着什么,因为他背对着两人,所以李彤等人并没有发现他眼中的异常。

    二个呼吸的时候过后。

    萧辰突然手起针落,扎了下去。

    织毛线衣粗的银针就这么扎进了李母的腹腔,银针没入三分之一,还在不断深入!

    看到这里,李彤脸色一变,急忙喊道:“快停下!再这么扎下去,我妈就没救了!”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哪有针灸是这么用的?那么粗的银针在腹腔扎进这么深,万一有所偏差,刺穿内脏就完了!

    江医生见此也是一怔,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这哪里是治病啊,简直就是杀人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