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章 单手拦车

    正当李彤准备上前阻挠萧辰继续施针时,萧辰松开了手,银针却依旧扎在李母的腹腔上。

    只见他伸手轻轻在银针上轻轻一弹。

    “嗡!”

    银针以极小的幅度震动起来,频率却极快!

    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萧辰立刻伸手将银针拔出。

    一道褐红、发臭的血柱喷射而出!

    看到这一幕,李彤瞬间惊呆了,忍不住捂着嘴倒退了两步。

    “这是什么?小子你干了什么?”

    江医生微微一怔,立刻朝着萧辰兴师问罪起来。

    “这是李阿姨体内淤积多年的心头血,寻常手段根本检查不出来,时间拖久了,就会产生心脏病的假象。”

    萧辰缓缓解释道。

    “笑话,仪器都检测不出来,你仅凭肉眼就能看出来?唬鬼呢!”

    江医生根本不相信萧辰的一面之词,瞥了眼躺在床上还处于昏迷的李母,又对着李彤道:“小彤,这小子明显就是个江湖骗子,越说越离谱,若不是之前这小子阻拦我救治,李阿姨早就没事了,现在拖久了,我也无能为力了。”

    江医生心思缜密,一番话把自己的责任撇的干干净净。

    而一旁的李彤闻言,脸色一白,望着母亲的眼睛立刻红了。

    “小彤,你放心吧,就凭我的人脉,我一定会将这小子送进监狱,让他牢底坐穿!”

    江医生说完,冷笑的望着萧辰。

    不管这小子是什么身份,仅凭无证行医和治死人这两条罪状,三十年保底的牢狱是少不了。

    “小小彤。”

    一道声音突然响起,江医生脸色一怔,猛然转过身望着声音来源,躺在床上的李母。

    而趴在床边已经哭成泪人的李彤也停止了啜泣,有些不敢相信的抬起头望着床上,已经醒过来的母亲。

    “妈!你醒了!”

    李彤喜极而泣,立刻扑进了她的怀里。

    李母有些欣慰的拍了拍她肩膀,转而把目光投向了萧辰,虽然她刚刚处于昏迷,但恍惚之中隐约听到了众人的对话,自然也知道刚刚医治她的人是萧辰。

    江医生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愣了一下,便堆出笑容上前问候道:“李阿姨,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舒服?”

    李母摇了摇头,有些奇怪的说道:“原本一直有些隐隐作痛的胸口也不疼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掀开被子,下了床站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李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母亲患病三年,早在半年前就失去了自理能力,只能躺在床上,就算是上厕所也需要人搀扶。

    可.仅仅一眨眼的时间,她母亲就奇迹般的痊愈了!

    江医生也是一脸懵逼,有些结结巴巴的道:“这这.这不不可能啊!”

    他这几年给李母注射断肠草药剂续命,就算没有因病而死,也会被断肠草积累的毒素给慢慢害死。

    这也是为什么,李母的身体每况愈下。

    但这其实怨不得他,毕竟李彤一家太穷了,根本付不起医药费,若不是贪恋李彤的美色,他连断肠草药剂都不愿意给李母使用。

    “萧先生,我妈的病是完全好了嘛?”

    李彤望向萧辰的眼中夹杂着歉意和感激。

    萧辰摇了摇头道:“我仅仅只是暂时缓和了她的病情,想要完全痊愈,至少还要三个疗程,主要是你妈这病拖的太久,而且还有一些其他因素。”

    话音刚落。

    没想到李彤突然朝着萧辰跪下道:“先生,之前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希望你怪罪我就好了,千万不要因此牵连到我妈,只好你能治好我妈,要我干什么都行!”

    说完,李彤就准备磕头赔罪,可她脑袋刚刚低下去,还没碰到地面就停住了,仿佛有堵空气墙挡住了她。

    萧辰将她拉起来道:“既然遇上了便是缘分,没治好你母亲之前,我暂时不会离开这里。”

    “谢谢!”

    李彤激动的快要哭出来,千言万语在心里,却不知如何表达。

    李母也有些羞愧的低下头一起道谢。

    望着李彤母女和萧辰聊的热络,江医生眼中满是阴霾,恨的咬牙切齿,但他已经无颜再待下去了,准备悄悄的离开。

    可没等到他来到门口,一道身影就挡住了他的去路。

    “小子!你还想干什么?”

    江医生脸色铁青,眼神有些躲闪的望着萧辰。

    李彤母女也有些不知所以然的望着萧辰。

    只见萧辰抬起手露出那根断肠草针剂道:“这玩意,你给李阿姨注射多久了?”

    “你胡说什么!我这是迫于无奈,第一次准备用,这不是被你拦住了嘛?”

    江医生反驳道。

    “是嘛?只有长期注射了断肠草药剂,血液才会变成深色的褐红色,我看你至少使用了二年以上,难道李阿姨你们不知道嘛?”

    萧辰此言一出,李彤美目瞪得老大,指着江医生咬牙切齿道:“我每个月的工资,一半都交给你去买药了!你居然一直以来给我母亲注射着这种慢性毒药?”

    李母脸色也十分难看,如果不是萧辰点破,她根本想不到江医生居然是这种人!

    “我”

    江医生张了张嘴想要辩解,但显然事实摆在眼前了,他脸色阴晴不定,突然瞄准一个空挡,趁着众人没反应过来,想冲出去逃走。

    但在萧辰面前,这种小心思又怎么可能得逞,没等他跑出几步,突然眼前一黑,直接从楼梯上滚落下去。

    三层楼的楼梯,江医生像个圆球一样直接滚到了楼房道门口,然而晕死过去。

    但他的出现却将那几名熟睡的乞丐惊醒,几人有些发懵的望着昏迷过去的江医生,当即对视了一眼,毫不犹豫的对着其拳打脚踢起来。

    萧辰犹豫了一下,又留下了两万块给李彤母女,而后便离开了这里。

    对于他来说,几万块不过是毛毛雨,但对于李彤母女而言却是一笔巨款。

    但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他和两人不过萍水相逢,留下这笔钱不过是权当结个善缘罢了。

    接下来,他要想办法打听青铜殿的下落了,据古拉克族长所说,北海就有一座青铜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