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二章 白眼狼

    若有路人看到这一幕,定会惊讶的目瞪口呆,堂堂龙氏集团的董事长,龙天翔居然对一个青年卑躬屈膝。

    而一旁的泰阳捂着伤口慢腾腾站起来,眼中充满了惊惧,也走到了萧辰身旁低头拱手道:“萧先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您是宗师高人,希望您大人有大量,还望恕罪!”

    “对对对,是我让他出手试探一下您的,本无恶意,如果先生要怪罪,还让我来承担吧。”

    龙天翔再次拱手一拜。

    看到这两人姿态放的这么低,萧辰脸色稍微缓和了点,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行了,不必多礼了。”

    听到萧辰发话,两人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

    “为了以示诚意,若先生不嫌弃,今天晚上在豪门酒店,让我请先生吃个便饭吧?”

    龙天翔一脸希冀的问道。

    一位极境宗师其实还做不到让他如此卑躬屈膝,放下身段,但萧辰这么年轻,就有如此恐怖实力,不由让他多想了一些。

    也许这个年轻人背后有个庞大的势力靠山,秉着商人敏锐的直觉,他十分笃定,一定要交好这个年轻人。

    “免了,我还有事,下次吧。”

    萧辰根本不给龙天翔开口的机会,眨眼间,身影已经渐渐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

    萧辰在便利店买了一份北海湾的微缩地图,转悠了一个晚上,寻找着可疑的建筑物,但并没有什么收获。

    只剩下海军港那片区域他还没去,因为被划为了军事禁地,一到夜晚几十台探照灯,将那里照亮,宛如白昼,他也没办法无声无息的进去。

    硬闯?

    他也考虑过,但军港里停泊着一整只航母舰队,万一他闯进去没发现青铜殿的存在,麻烦可不小。

    次日,萧辰刚来到李彤家楼下,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一阵争执声。

    “这是我准备给妈买补品调养身体的钱!你不能拿走!”

    李彤有些愤怒的挡住门口,不让面前的男人立刻,她的声音中充满了无奈。

    男子冷冰冰的将她推搡在地,戏谑道:“给妈买补品需要这么多钱?呐!拿着!留两百块就行了!”

    说完,男子从怀中那四沓现金里,抽出两张丢在李彤身上。

    房间里的李母,脸色苍白的走了出来,看到李彤倒在地上,立刻上前扶起她,对着男子质问道:“李桦!你怎么能对你妹妹动手?你拿着这些钱又要去赌嘛?”

    “老东西,我做什么事,你管得着嘛?”

    李桦被她这么劈头盖脸的一番质问,有些恼怒起来。

    “哥,听我一句劝,不要再赌了,把钱留下来,现在家里全都指望这笔钱用了。”

    “李桦,你可以不认我这个当妈的,但是这些钱都是你妹妹赚来的,你害死了你爸,不准再拖累你妹妹了!”

    听到两人的指责。

    李桦的脸色顿时扭曲了,十分狰狞的盯住了两人冷声道:“闭嘴!你们这两个人还真是讨人厌啊,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弄死你们!让你们和父亲去团圆!”

    “来啊!你有本事就先弄死我这个老东西!”

    听到儿子这般无情的话,李母脸色惨白,彻底对他死心了。

    李彤父亲还活着的时候,虽然日子过的拮据,但也也算幸福美满,他们对着这个儿子也是抱以厚望,希望等他念完书找到一份高薪工作,抗下家里的压力,改善生活质量。

    可苦熬了二十多年,他们辛苦挣钱供李桦读完书毕业了,事情却没有按照他们预想的发展。

    黄赌毒,她不知道李桦沾了几样,但几年下来,家里的房子被收债的拿走了,攒了十几年的那点微薄积蓄,也被李桦悄悄取出来,拿去用了。

    不到五年,家里一穷二白,李父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抑郁过度死了,上天也似乎跟她开了个玩笑,她也得了一场重病卧床不起,使得这个家庭雪上加霜。

    全家的唯一收入来源,都指望着李彤每个月二千块的工资。

    “好啊!你既然求死,老子就成全你!”

    此时的李桦犹如一颗不稳定的炸弹,而李母的话却像是点燃了导火索,让其彻底爆发了!

    望着李桦突然抬脚朝着李母的脑袋踹下,李彤脸色彻底变了,她怎么也想不到陪着自己长大的亲哥哥居然变成这样的人!

    她立刻抱住母亲,露出后背想挡住李桦这一脚。

    可等了两秒后,意想之中的情况迟迟没有发生。

    两人都有些疑惑的对视了一眼,而后转身望去。

    只见一只手臂突然掐住了李桦的脖子,将其遥遥举起,使得他脸色憋得通红,很快就翻起了白眼。

    萧辰冷漠的望着李桦,掐住他脖子的手指慢慢缩紧,准备直接了断这个白眼狼了。

    “住手!别杀他!”

    李彤立刻扑上前,拉扯着萧辰的手臂。

    “萧先生!求您别杀他!”

    李母也是脸色一惊急忙开口道。

    萧辰见此,微微皱了眉头,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松开手。

    李桦扑腾一声摔倒在地,劫后余生般大口呼吸着久违的空气,望着萧辰的眼神充满了恐惧,但因为被掐住脖子太久,半天都说不了话。

    “这种人,你们居然还心存怜悯?”

    李母一脸黯然的摇了摇头道:“他以前很好的,变成了这样,我也有过错,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他都是我的儿子。”

    可怜天下父母心,任谁看到自己儿子变成这样,都会痛心疾首,但不管怎么样,为人父母者,总是对着他们抱有一丝希望。

    李彤扶起母亲,冷冷的望着李桦道:“你走吧,以后都不要回来了,从今天起,我们再无关系!”

    李桦捂着脖子连滚带爬的跑到门口,临走时眼神怨毒的瞥了一眼萧辰,含糊不清道:“小子.咳咳,你你有种.别跑!”

    “滚!”

    萧辰阴寒的声音,立刻在李桦耳边炸响,犹如平地惊雷,让其心神一阵恍惚,一个不注意,惨叫着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萧先生,我那逆子狐朋狗友很多,他一定会找人报复您的,您赶紧走吧。”

    萧辰闻言,脸色平静的坐了下来道:“你们最好祈祷他不要回来,因为下一次我不会再给你们面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