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六章假货

    北海湾寸土寸金的海景房区,一栋单门独院的三层别墅里。

    “龙老板,冒昧打扰,还请见谅啊。”

    龙天翔扫了一眼眼前的一老一少两位男子,老的七十有余,鬓发皆白,脸上笑眯眯的,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好感。

    而小的,二十左右,穿着一身褐色长衫,身形挺立,眉宇之中透露着一股傲气。

    “曹老太客气了,请坐请坐。”

    龙天翔笑着邀请两人坐下,而后才把目光移到曹姓老者身旁的男子身上问道:“这位是?”

    “这是我侄孙,曹志诚,听到我要来拜访龙先生,吵着要跟我来看看传闻中的龙先生真人模样。”

    曹老说完,身旁的年轻人立刻拱手道:“晚辈见过龙先生。”

    龙天翔不咸不淡点了点头,一位晚辈而已,不足以让他多看一眼。

    没等他开口说话,曹老便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曹志诚。

    曹志诚拿出了一块裹着黄布的包裹,笑吟吟的双手呈上道:“这是晚辈的一点心意,还望龙先生收下。”

    龙天翔也注意到两人细微的表情变化,有些好奇的反问道:“这是什么?”

    曹志诚拆开裹在外面的黄布,露出了一颗像是水晶球般的东西,这颗‘水晶球’晶莹剔透,但细看之下会发现,里面时而闪动着黄、绿、红三色光晕。

    球体下面是一个四仪八卦盘,上面刻满了细小的篆文,乍一看,煞是不凡。

    曹志诚松开了右手,仅仅只用单手拖着八卦盘,令人惊奇的一幕出现了。

    水晶球竟悬空浮在八卦盘上空,缓缓转动起来,而八卦盘上表明天干地支的篆文,也随着水晶球的浮动,纷纷亮起。

    看到这么惊奇的一幕,龙天翔也顿时来了兴趣,伸手接过这东西,越看越是喜欢,忍不住问道:“这应该是法器吧?”

    曹老点了点头道:“不错,这其实是一件风水法器,具有镇邪、聚富、驱灾的效果。”

    法器有好有差,但对于想龙天翔这般普通人而言,无需门槛使用的风水法器,更是珍品中的珍品。

    “哈哈哈,那我就多谢两位的好意了,两人今天突然到来,应该是有什么事吧,不妨直说吧。”

    龙天翔一边把玩着法器,一边随口问道。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龙天翔是生意人,自然对这句话理解更深,他可不相信曹老两人是专门来送礼物拜访自己的。

    而且一出手就是一件风水法器,这手笔太大了,更是预示着他们有求于自己。

    看到龙天翔喜上眉梢,曹老眼中闪过一道异色,当即斜瞥了一眼曹志诚。

    曹志诚起身正色道:“实不相瞒,我其实追求龙先生的女儿很久了,今天来就是想.”

    没等他话说完,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先生,您看我带谁来了。”

    泰阳领着萧辰,兴冲冲的走了进来。

    龙天翔刚准备开口训斥,目光扫到萧辰时,脸色愣住了。

    “萧先生!”

    他连忙起身上前迎接,完全把准备阐明目的的曹志诚两人晾在了一旁。

    曹志诚目光阴沉的盯着萧辰,恨不得一掌拍死他,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打断他。

    曹老脸色也有些难看,他们酝酿了半天,好不容易要直入主题了,没想到这个时候来事了。

    两人纵然心中不爽,但也不好表现出来,耐着性子等龙天翔和萧辰寒暄完。

    龙天翔邀请萧辰坐下介绍道:“这位是萧辰,萧先生。”

    “这是曹银川,曹老,北海湾有名的玄门大师!当初我们龙氏集团总部选址,都是曹老的爷爷给亲自挑选的。”

    “身旁这位是曹志诚,曹老的侄孙。”

    萧辰听完点了点头,并没有太多表示。

    曹银川和曹志诚都有些好奇的审视起萧辰,他们十分不解,龙天翔为什么对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小辈如此客气?

    “对了,萧先生,正好你来了,给瞧瞧曹老他们送我的这件风水法器如何?”

    龙天翔说着将那件法器摆在萧辰面前。

    曹志诚有些轻蔑的瞥了萧辰一眼,他们曹家是玄门世家对法器素有研究,寻常人哪里能看得出法器的好坏。

    在他们看来,龙天翔此举如同是给瞎子摸象。

    哪知萧辰仅仅扫了一眼便开口道:“假货。”

    此言一出,众人脸色各异,气氛一下子僵住了。

    龙天翔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有些不可思议望着萧辰,一脸不解。

    而曹银川爷孙则脸色一沉,目光唰的一下,就盯住了萧辰。

    “萧先生,敢问您师承何门何派?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曹志诚压不住火气,立刻冷声质问道。

    曹银川没有说话,但那副阴沉的脸色,显然也是对萧辰有所不满。

    “我散人一个,无门无派。”

    萧辰淡然道。

    听到这话,曹志诚脸上的不屑之色更甚。

    一个无门无派的散人,居然敢质疑他们曹家人送出手的东西,真是可笑。

    曹家世代传承玄门术法,早在曹银川的太爷爷辈就已经在北海湾闯出名了,偌大的北海湾,谁人不知道他们曹家人眼力劲的毒辣。

    “哦,散人也无妨,玄门一道博大精深,若小兄弟有什么见解,不妨直说,让老朽也长长见识。”

    曹银川阴阳怪气说道。

    他这话是摆明了要看萧辰出丑,也料定了萧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一旁的龙天翔见气氛紧张,笑着打圆场道:“我想一定是萧先生搞错了,随口一句玩笑话罢了,别当真。”

    曹志诚拿出的这法器,明显不是凡品,饶是一旁默然不语的泰阳,都能看得出这是个好东西。

    所以萧辰说这是假货,他自然是不信的,但萧辰身份不一般,他还是需要帮萧辰说话打圆场,免得引发更大的矛盾。

    “龙先生不必这样,老夫并无恶意,只是单纯的想听听这位小兄弟的见解罢了,若说不出个一二三四来,只要跟我赔个不是就好,老夫也不是斤斤计较之人。”

    曹银川斜瞥了一眼萧辰冷声道。

    萧辰不急不躁的缓缓开口道:“我说这是假货,它就是假货!”

    啪!

    “小辈!你也太放肆了!”

    曹银川气得拍案而起,怒目直视道。

    “萧先生,你可以质疑我们的水平,但你这话未免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吧?”

    曹志诚脸色阴沉,若不是顾忌到龙天翔在此,他早就忍不住要动手了。

    一旁的龙天翔见萧辰这番颇有些狂妄的话语,脸色也有些尴尬。

    他沉默了片刻,笑着缓和气氛道:“萧先生,曹老是北海湾玄门界德高望重的前辈,他送的东西,应该不会是假货,萧先生你可能是搞错了。”

    “曹老、贤侄,你们也不必这么生气,大家都给我个面子吧。”

    见龙天翔都这么说了,两人纵然心有不忿也不好继续发作。

    “哼,既然龙先生都发话了,老夫又怎敢继续喋喋逼人,但我们曹家的名头可不能让一个小辈给蔑视了,他必须要给我们赔礼道歉!”

    曹银川冷哼道。

    “赔礼道歉?”

    萧辰脸色微微一怔,随即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曹银川脸色愈发难看了,萧辰笑的莫名其妙,更像是一种无声的嘲讽。

    “我笑你啊,明明送的假货,却不承认,还要我给你赔礼道歉,真是笑话!”

    萧辰笑着摇了摇头,一副不把曹银川放在眼里的样子。

    这幅姿态彻底惹恼了曹阴川,他当即厉喝道:“小辈!若不是有龙先生在此,我岂容你如此放肆!”

    “爷爷,别跟他废话了,这种不识好歹的毛头小子,有什么可说的。”

    曹志诚冷声道。

    龙天翔见此,脸色也挂不住了,他三番两次为萧辰说话,哪知萧辰根本不领情,也不打算顺着台阶下,让他一时间也哑然了。

    站在一旁的泰阳,忍不住开口道:“两位请息怒,或许萧先生误会了什么,不如解释清楚吧?”

    两人尽皆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萧辰目光一转,突然伸手朝着桌子上的水晶球法器,一掌拍下!

    这一幕来的太突然,以至于连龙天翔都没有反应过来。

    “哗啦!”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桌子上的水晶球法器已经被萧辰这一掌拍的粉碎。

    顿时,碎渣四溅,巴掌大小的水晶球几乎化为了粉丝,没有任何修复的可能了。

    下面那个四仪八卦托盘,也被这一掌的余威给震成了上百块碎片。

    一件价值不菲的风水法器,转眼就成了一堆垃圾。

    曹银川爷孙傻眼了

    尤其是曹志诚死死的盯着眼前这堆废屑,目光呆滞。

    龙天翔彻底懵了,张了张嘴几欲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他身后的泰阳也是瞪大了眼睛,一脸懵逼。

    整个房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依稀能听到众人沉重的呼吸声。

    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曹银川再也忍不住了,体内猛然爆发出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毫不掩饰的望着萧辰威胁道:“你不打算给我一个交代?”

    萧辰指着这堆废屑道:“交代?你家法器是用沙子当原材料做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